第47版:思想者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9月23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杰里米·里夫金:
中国可能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
杰里米·里夫金:
中国可能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
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
美国经济学家,作家,公共演说家,政治顾问和社会活动家,目前担任欧盟及多个国家首脑的顾问,同时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高层经理培训项目中担任高级讲师及美国经济趋势基金会主席。

  本报记者  柴莹辉  廊坊报道

  

  总理的关注,促成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在政界和学界的迅速流行,截至目前其销量已超过30万册,让大多数经济类书籍望尘莫及。这也使得本书的作者杰里米·里夫金,在短时间内成为最受国人关注的西方学者之一,尽管他提出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概念早已在西方广受认可。近日,挟著作畅销的热潮,杰里米·里夫金亲临中国传经布道,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更是提出,中国可能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无论这一判断是来自一名西方学者的清醒旁观,还是深谙中国之道的恭维,对于正在经历经济转型摸索的中国来说,都具有借鉴意义。

  经济民主化

  《中国经营报》:你在提出“第三次工业革命”时反复强调,由通信技术和能源系统的结合所带来的变革即将在全球展开。能否为我们描述一下身处第三次工业革命时,身边应该是一副什么景象?

  杰里米·里夫金:纵观人类历史,新型的通信技术与能源体系交会之际,正是经济革命发生之时。新能源革命使得商业贸易的范围与内涵更加广阔的同时,结构上也更加整合。

  未来互联网技术与可再生能源即将融合,并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奠定坚实基础。数亿人将可以在家中、办公室和工厂里生产自己的可再生能源,并通过“能源互联网”实现绿色能源的共享,同我们在网上获取和分享信息一样。值得注意的是,伴随能源民主化而来的是人际关系的根本性重组,影响我们经营企业、教育子孙和参与公民生活的方式。这项工程的结束将标志着以勤劳、创业和大量使用劳动力为特征的200年商业传奇故事的结束;同时,它标志着以合作、社会网络和行业专家、技术劳动力为特征的新时代的开始。

  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传统的、集中式的经营活动将逐渐被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分散经营方式取代,传统的、等级化的经济和政治权力将让位于以社会节点组织的扁平化权力。

  如果互联网通信能够管理绿色能源,地球上的每个人就都成为自己的能量源,无论从字面意义还是比喻义来解释都是如此。数十亿人得以在一个巨大的社会化网络中像分享信息一样分享能源,这创造了全球经济民主化的基础,标志着人类的一个新开端。

  《中国经营报》:在你的预测中,第三次工业革命使普通人生产自己的能源成为现实,人人拥有自己的“电力公司”,这个过程似乎很接近于现在流行的分布式生产3D打印模式?

  杰里米·里夫金:没错,“分布式生产”尽管听起来像科幻小说,但是已经在网络上出现, 而且有可能颠覆我们对工业生产的认识。这个生产过程很不可思议——设想你在电脑上点击打印键,一个电子文档将发送到喷墨式打印机里,但是有了3D打印机,出来的将是三维产品。使用计算机设计的软件发送指令,3D打印机可用粉末、熔融塑料或金属来制作实体支架,能像复印机一样生产复制品。无论是珠宝、手机、汽车和飞机部件,还是医用植入物和电池,所有的产品都可以通过“加式制造”(加式制造是利用逐层增加材料的方式生产各种产品,无需模具,因此被称为无形制造技术。3D打印只是实现加式制造的一种主要方式。编者注)“打印”出来。

  这一新的生产方式所需要的原材料只有传统生产方式的10%,而且能源消耗也低于传统的工厂式生产,从而大大降低成本。

  互联网大幅降低了生产和发布信息的进入成本,促进了谷歌(Google)和脸谱网(Face Book)等新型企业的产生。同时,“加式制造”能大幅降低耐用产品的生产成本,降低准入成本,鼓励无数中小企业挑战处于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经济中心地位的大企业,甚至在竞争中更胜一筹。

  这就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一部分,数字化生产过程的每一个环节都能节约能源、节约材料,降低产品生产和运输能源消耗。如果运用到全球经济体系,将实现能源效率质的飞跃,这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是无法想象的。如果数字化生产使用的能源是可再生的,能就地生产,毫无疑问,第三次工业革命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力。

  《中国经营报》:工业革命这样的字眼总是极具冲击力,但它的过程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你构想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到来需要多久?更为重要的是,它会对现有的企业产生什么冲击?

  杰里米·里夫金:让我们回顾历史,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代表——石油和天然气用了40年左右的时间才逐渐代替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动力能源的统治地位,我认为我们还将需要25~30年的时间,第三次工业革命才会对商业模式进行改变。

  在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一台小3D打印机都能以接近零的边际成本,在全球因特网上越来越多的营销网站为自己的产品打广告。目前亚马逊和Esty就是新兴分布式营销网站,如,90万生产商正在Esty的网站上以零成本为产品打广告。每月有接近六千万来自世界各地的顾客浏览Esty,并有不少人在这个平台上与生产商互动。顾客在Esty购买产品,Esty只会向生产商收取少量费用——这种横向拓展的营销模式使小公司能与国际大公司公平竞争,并使小公司以极少的成本接触到全球广大的用户市场。

  因此我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会对商业模式进行根本变革,未来中小企业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因为它们可以把信息网、能源网和互联网结合,并且以合作社形式彼此合作,从而极大提高生产力。但请注意,这并不意味着大公司会全部消失,有一些大公司会存活下来,但必须应对起来做一些相应转变,以集成的方式与中小企业进行合作提高生产力。

  同时,企业家和管理者也要接受培训,学会如何利用尖端商业模式,包括分布式与合作式研究、发展策略、开发源码和网络商务、绩效合同、能源分享协议、可持续低碳物流和供应链管理。相比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劳动力的技能水平和管理模式将有质的区别。

  中国角色

  《中国经营报》:在书中你说:19世纪,英国引领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美国在20世纪引领了第二次工业革命,21世纪,中国有可能会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支撑你如此预测的理由是什么?

  杰里米·里夫金:中国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最近中国政府宣布其页岩气资源潜在总量约是美国的两倍,而且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风力资源。其中海上风能资源占3/4,根据一项由哈佛大学与清华大学联合进行的研究成果表明,至2030年,风力发电就可以满足中国所有的电力需求。

  此外,中国也是世界上太阳能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但对太阳能的开发与利用却仅仅在近些年才提上日程。中国的生物能与地热能的总量也相当可观,但尚未进行大规模的勘探。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目前陷入两个截然不同的发展方向的角力之中——中国蕴藏着丰富的煤炭和天然气资源,这一诱惑使中国倾向于更加依赖日渐式微的传统能源。然而煤炭和天然气固然令人兴奋,但是相比于巨量的可再生能源而言,却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可以说,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地位正如沙特在石油产业中的地位一样,中国每平方英尺的可再生能源潜力要远高于世界上大多数其他国家。

  因此,中国人需要关心的问题是20年后中国将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是身陷于日薄西山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之中继续依赖化石能源与技术,还是积极投身于第三次工业革命,大力开发可再生能源科技?如果选择了第三次工业革命这条道路,那么中国极有可能引领亚洲和世界其他国家进入下一个伟大的经济时代。

  《中国经营报》: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进程中有没有走在前端的案例,中国可以从中学到什么?

  杰里米·里夫金:德国是引领世界进入新经济时代的先锋。境内生产的电力有25%来自可再生能源,并有望在2020年超过35%。同时联邦政府和德国电信公司已经同德国国内六个地区合作,实验引入一个“能源因特网”。

  “能源因特网”可使数十万德国企业和数百万德国家庭就地收集可再生能源,以氢气的形式储存,并在智能能源因特网上共享绿色电能。在德国,不少社区都在将商业建筑和住宅改造为小型绿色发电厂。到目前为止,德国已有一百多万栋建筑被部分改造为小型绿色发电厂。

  但是我想先敲个警钟:支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几大支柱必须同时存在,否则其基础便不会牢靠,这五大支柱分别是:向可再生能源转型;将每一大洲的建筑转化为微型发电厂,以便就地收集可再生能源;在每一栋建筑物以及基础设施中使用氢和其他储存技术,以存储间歇式能源;利用互联网技术将每一大洲的电力网转化为能源共享网络;将运输工具转向插电式以及燃料电池动力车。

  我很高兴地看到,这五大支柱在中国都或多或少地实现了。我给中国提出的建议是,中国政府在制定经济发展议程时需要非常小心,因为目前化石燃料的使用是主流,需要一个逐步转移的过程。我认为中国政府要先制定可再生能源总体的路线图和框架,再落实到省政府去因地制宜地执行,而至于基础设施的建设,我的建议是中国需要立刻、马上开始去做!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中文商业传媒网 联系QQ:25991759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广告
   第04版:事件
   第05版:宏观
   第06版:宏观
   第07版:财经
   第08版:财经
   第09版:专题
   第10版:封面故事
   第11版:封面故事
   第12版:天下
   第13版:区域经济
   第14版:区域经济
   第15版:区域经济
   第16版:区域经济
   第17版:金融
   第18版:银行
   第19版:保险
   第20版:上市公司
   第21版:上市公司
   第22版:上市公司
   第23版:上市公司
   第24版:金融
   第25版:解码公司
   第26版:解码公司
   第27版:解码公司
   第28版:医药
   第29版:解码公司
   第30版:营销前沿
   第31版:营销前沿
   第32版:与老板对话
   第33版:汽车
   第34版:汽车
   第35版:奢侈品
   第36版:管理
   第37版:IT
   第38版:IT
   第39版:前景产业
   第40版:房地产
   第41版:先锋话题
   第42版:人文
   第43版:文艺
   第44版:品位
   第45版:评论
   第46版:专栏
   第47版:思想者
   第48版:境界
   第49版:第一招商
   第50版:创业圈
   第51版:商业地产
   第52版:电商生态
   第53版:广告
   第54版:广告
   第56版:广告
杰里米·里夫金:
中国可能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
上接D5
里夫金的
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