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版:文艺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2月17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是任志强

  如果不是出版社的意见,任志强的这本回忆录的名字,本来该叫做《男人的肩膀》。在被问到回忆录的名字为什么起做《野心优雅》之时,任志强以他那近乎标志性的不屑语气回答道,“这件事你问出版社去。”

  如果了解任志强的人会知道,这并非是他在宣泄自己对出版社的不满,毕竟“以批判明确真理”几乎已经成为任志强话语体系的“标签”。“只要是政府出台的政策,他都反对。”王石这样评价任志强。在《野心优雅》之中,任志强的如此个性,仍在延续。

  即便是占据了多个畅销书榜单的首位,但任志强仍以批判的精神对待自己的“业绩”,他说出版社删掉了他书稿中的很多东西,他还说,早晚有一天,他要把这些未予发表的东西公布出来。没错,这就是任志强。

  批判是为了独立思考

  书外

  文/李乐

  《野心优雅:任志强回忆录》

  任志强 著

  江苏文艺出版社

  问:读了《野心优雅》,书中披露了大量的历史内幕,我总是有一种感觉,就是对于与政府有关一些行为,无论是政策、政府行为甚至是政府官员的办事作风、方法和判断逻辑,基本上都持批判的态度,我能不能这样理解,是过往以来的这些经历,让你形成了这种以批判的眼光看待所有政府的习惯或者说是价值体系?

  任志强:在我的经历中,无论是企业经营决策还是其他工作领域,我都很看重两样东西,一是独立,二是思考。我们经常说独立思考独立思考,两者确实是联系的。但是,没有思考就没有独立,没有独立就没有判断,一个人没有独立判断,就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甚至没有分辨简单对错的能力,这是很可怕的。

  说回我对政府的批判态度,也是建立在独立思考的基础上的。如果没有独立思考,你怎么知道政府做的事情是对的还是错的?没有这种判断,我们所说的民主制度从哪来?我们现在的民众,基本上是政府说干嘛就干嘛,这种环境,民主无法发展,你至少要想想政府要你做的事情是对的还是错的。

  民主制度下,一个最基本的因素是,当政府要做一件事的时候,你要问问为什么,民主制度就是你让我干嘛,我要问问为什么。

  问:你这么强调“独立思考”,你认为独立思考的能力怎么来?在你的主导之下,华远读书会一直在倡导阅读的体验和交流,你是否认为读书,开启民智是独立判断的基础?

  任志强:读书会能让大家独立思考,能够正确地认识问题。当中国越来越多地用行政办法干预经济和市场时,我得重新开始学习与实践。我看书的阅读范围很广,主要是经济理论、法律方面的经典著作。近五年来,大概也看了《联邦党人文集》《美国宪法修正案》《常识》等。 这也是我们长久把读书会办下去的初衷。

  绕不过的万科

  问:在《野心优雅》里,我看到你用了很大的篇幅记述了华远当年对万科大股东的收购,收购没能成功,这是否是你的一个心结?我们能否做个假设,如果当时收购成功了,今天的万科又会怎样?

  任志强:当时我们有机会收购万科大股东深特发持有的万科股权,双方前期的接触进行得还算比较顺利,于是我坐飞机到深圳准备和深特发签署具体的股权收购协议。到了深特发,他们在开会,后来我被告知收购可能会有变化,当时我觉得可能是价格条件有变化,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因为深特发党委换届,新上任的党委决定拒绝这笔收购。

  我想,如果当时收购成功,万科会比今天有更大的规模。因为在收购万科大股东的谈判之前,华远已经在香港有了上市公司的平台,也就是说,拥有海外融资的平台。我们都知道,海外融资的成本远远低于国内,如果当时收购深特发成功,万科实际上就有了海外融资的平台。

  问:所以你在《野心优雅》里面写到,如果收购成功,万科不会是今天的万科,华远也不是今天的华远?

  任志强:长期以来,万科没有海外融资的平台,这使他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制约。没有海外融资平台,直到近两年,万科还要去收购一个香港上市公司的壳就是为了打通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提高利润率。如果当时华远对万科的收购成功了,万科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将获得更便宜的钱,发展的规模应该比今天还要大。

  问:那华远呢?

  任志强:我们都可以看到,华远地产这个上市公司,没有增发、没有再融资,这意味着什么?华远地产没有从股民那里拿一分钱。再看万科,在房地产企业再融资闸门关闭之前,万科进行过多次再融资,从资本市场那里拿了很多钱。再看看华远的净资产回报率,要高过万科,这说明什么问题?虽然我们的规模没有万科大,但是我们在没有拿投资者钱的情况下,给投资者更高的投资回报,这样的公司才是好公司。

  个人与大时代

  问:在《野心优雅》里,我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在记述华银信托破产清算的时候,你用了“这个公司后来被一些居心不良的人利用”的这么一句话,判断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这是你习惯的方式?我记得还有一次,在一个活动上,当有人说你是个好人的时候,你偷偷地笑了,这是怎么回事?

  任志强: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喜欢直来直去。你说一个人老年痴呆了,你非不说老年痴呆,非要说奥本斯海默症,这有什么实际意义呢?所以,一个人说话的方式,并不能代表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比如,我经常批评媒体,有时直接批评媒体记者,但是你觉得我那是真批评你们吗?甚至是骂你们吗?

  我那是在开玩笑,我骂完记者就会跟他讲,我骂记者是为了让记者认识到自己有很多知识上的不足,认识上的不足。骂完记者我会将我理解的实际情况、观点和看法告诉他们。我还请记者吃饭,你们见过谁骂完了人还请被骂的吃饭?

  问:不过,在我看来,人是个很复杂的动物,很难用简单的好或坏来分别,一个最典型的事例,就是文革。你在《野心优雅》里面也记述了你自己的“文革”岁月,最近先是陈小鲁,后又是宋彬彬都公开在为“文革”当中的行为道歉,你也是经历了“文革”的人,你怎么看待这样的道歉?

  任志强:我这代人也经历了“文革”,对于“文革”的反思,我们比他们更早,我同辈的同学们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向我们的老师道歉,并且博得了老师的谅解。客观地说,那个年代对于“文革”的反思环境要优于现在,那时,“文革”十年浩劫对于人性、社会带来的痛苦还都历历在目,但是,现在对于“文革”的反思氛围,远远不及20年前。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中文商业传媒网 联系QQ:25991759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宏观
   第06版:宏观
   第07版:财经
   第08版:财经
   第09版:封面故事
   第10版:封面故事
   第11版:天下
   第12版:事件
   第13版:区域经济
   第14版:区域经济
   第15版:区域经济
   第16版:区域经济
   第17版:金融
   第18版:银行
   第19版:银行
   第20版:基金.信托
   第21版:上市公司
   第22版:上市公司
   第23版:上市公司
   第24版:机构
   第25版:解码公司
   第26版:解码公司
   第27版:奢侈品
   第28版:医药
   第29版:科技
   第30版:科技
   第31版:电商
   第32版:营销
   第33版:车视界
   第34版:车视界
   第35版:航空.物流
   第36版:会展
   第37版:先锋话题
   第38版:人文
   第39版:评论
   第40版:评论
   第41版:出行
   第42版:奢侈品
   第43版:文艺
   第44版:时尚乐活
   第45版:第一招商
   第46版:连锁
   第47版:快消.糖酒食品
   第48版:发现中国好项目
我是任志强
一切善良的人们
留住“被遗忘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