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版:评论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2月17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如何打好“市场经济地位”牌

  核心话题

  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原副外长傅莹在农历新年出席第5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时有关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一番表态引发关注。傅莹说,一些过时的观念已失去存在的意义。比如说,欧盟一直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现在中国贸易额已经排在世界第一位,承认与不承认还有什么意义?

  傅莹的这个表态赢得了许多中国人的喝彩,但也有人批评她对市场经济地位的理解错得离谱。不管喝彩还是批评,对傅莹关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见解,我们首先需要注意其身份和讲话场合。傅是个外交家,不是经济学家,因此不能要求其像经济学家一样来理解市场经济地位。另外,她这番话是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讲的,慕尼黑安全会议是个谈国际安全与合作的场合,傅莹也是从这个角度谈到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的,用她的话说,在国际格局和范式发生深刻变化的大背景下,过去的许多思想、观念和治理方式都面临如何适应变化和如何相应改革的问题,因此,制定新的规则和议程,或者修改国际规则时,不能再去试图建立新的堡垒,人为地把世界重新切割成不同的部分。

  尽管如此,傅莹关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表述并非没有问题。过去的许多思想、观念和治理方式确实面临着一个如何适应变化和如何相应改革的问题,一些过时的观念会失去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可傅的这个表态会让人误以为市场经济地位属于过时的观念,从而把它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若这样来理解和看待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显然不妥。道理很简单,市场经济地位的前提是市场经济的实行,要是市场经济地位过时了,那岂不是市场经济也过时了?而如果市场经济过时了,中国以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为目标的改革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进行了,它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否定决策层迄今为止的所有改革努力。这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

  从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推出的一揽子市场化改革措施看,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是行百里半五十,中国不仅需要市场经济,而且是不带社会主义限定词的市场经济,因此,对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不仅必要,且很迫切。不过,有一点需要强调,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不是为了让别人承认,而首先是为自己,也即中国只有成为一个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人的才能、知识、勤奋、努力当然也包括运气在内去参与的市场,中国的市场改革才算完成。

  这样去理解市场经济地位问题,就不会为欧美是否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而焦虑,坦率地说,过去几年,在这一问题上,中国有些过于焦急。假如取得一张“入市券”的目的,是为了倒逼国内的改革按照市场规则进行,这个焦急还有些价值,但一方面,中国抱怨西方没有给自己市场经济地位待遇,用有色眼镜看中国;另一方面,中国自己对某些违背市场经济的做法又迟迟不改正,而是把它作为特色保留下来。

  当然,在国际政治和经济的博弈中,西方对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不完全把它作为一个纯经济的现象来考量的,以欧盟为例,它早就公开说过,考虑提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目的,是在市场经济地位“仍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将其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要求中国向欧洲公司开放更大市场,尤其是在服务领域。欧盟曾提出判断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五条标准,它们基本涉及体系性、制度性问题,无疑,中国难以在短时间内完全达到。

  所以,从减少反倾销等实用目的来考虑,中国若能在适当时机争取市场经济地位,可以努力去争取,但千万不能把这作为国家的一个重要外交目标,以免一些国家以为拿捏到了中国的“软肋”,从而对中国狮子大张口。

  另外,既然中国不想让步,也不要抱怨西方不承认自己的市场经济地位。从时间上来看,欧美是否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已经不重要,或者如傅莹所说,“没有意义”,因为根据入世达成的有关规定,中国的“非市场经济地位”只在入世后的15年内有效,15年一过,中国自动获得这一地位。中国是2001年入世的,15年的时间也就是到2016年,中国将自动成为市场经济地位国家。

  从欧美的角度看,把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作为一张牌来打,任由其单方面对中国整体经济运行进行市场化程度的评判,可以体现其主导国际贸易和经济秩序甚至国际政治的能力。中国自然是不愿认可欧美此种主导权的。既然过去欧美拿这张牌都没卡住中国,现在中国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贸易国,更不可能唯其马首是瞻。因为对中国来说,欧美这样做法的潜在危险是,使得一桩并无国际管辖权的事情,通过美欧的所谓评判,赋予了它们国内法以治外法权性质。在这种单方面认定的情况下,即便中国通过构建所谓市场化综合评判指标来抗辩,也无济于事,欧美出于意识形态的偏见或其他目的,总会对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所取得的成就视而不见,而把视线有意引向不利于中方的个别规定上。

  国家间的博弈,无论是军事、政治还是贸易,最后是以“实力”为原则的。这就是国际现实。中国如今有实力去抗衡欧美对中国不合理的要求,但这并不等于不需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中国需要改正的地方太多,从贸易、经济、社会到人权与政治,总的原则,是保证每个人的自由选择权,从这个意义说,中国离人们通常所说的市场经济尚远,因此,中国需要市场经济地位来证明自己,但这个市场经济地位的评判者是中国的百姓,而非西方国家。

  文/邓聿文

  作者为独立学者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中文商业传媒网 联系QQ:25991759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宏观
   第06版:宏观
   第07版:财经
   第08版:财经
   第09版:封面故事
   第10版:封面故事
   第11版:天下
   第12版:事件
   第13版:区域经济
   第14版:区域经济
   第15版:区域经济
   第16版:区域经济
   第17版:金融
   第18版:银行
   第19版:银行
   第20版:基金.信托
   第21版:上市公司
   第22版:上市公司
   第23版:上市公司
   第24版:机构
   第25版:解码公司
   第26版:解码公司
   第27版:奢侈品
   第28版:医药
   第29版:科技
   第30版:科技
   第31版:电商
   第32版:营销
   第33版:车视界
   第34版:车视界
   第35版:航空.物流
   第36版:会展
   第37版:先锋话题
   第38版:人文
   第39版:评论
   第40版:评论
   第41版:出行
   第42版:奢侈品
   第43版:文艺
   第44版:时尚乐活
   第45版:第一招商
   第46版:连锁
   第47版:快消.糖酒食品
   第48版:发现中国好项目
上接D3
中国如何打好“市场经济地位”牌
麦趣尔:美味乳品香飘万里 烘焙连锁开遍全国
全球经济复苏进入风险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