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版:商业史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6月02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西风东渐古淮阴
西风东渐古淮阴
抗战爆发初期,淮安仁慈医院楼顶用油漆涂上美国国旗及“USA”的字样,并以竹竿高悬红十字旗,收纳四周前来躲避日寇空袭的当地老百姓,保护了许多人的生命。

  商城记·淮安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夏天,长江中下游及淮河两岸突发大水,七八月间江苏全省“淫雨为灾”,八府一州61县低洼之处尽遭水淹,尤以苏北一带灾情最重。据那年十一月接任两江总督的端方估计,江苏“各处灾民不下二三百万”,“清江留养饥民最多,达49万余口”。

  清江即指淮安清江浦。大水期间,苏北海州、赣榆(均属今连云港市)及沭阳一带的灾民,纷纷就近逃难至清江,冻饿而死者甚多,一时哀鸿遍野。为防止饥民闹事,淮安地方官府在里运河沿岸空旷地方,广搭棚屋安置,棚区宽约七八里、长约二十里,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都是劫后余生的百姓。民间热心人士则预备芦席、设厂施粥,尽力向每日仍蜂拥而来的大批饥民施以援手。

  这些热心人士中,一位蓝眼珠、高鼻梁的“洋人”最为忙碌,也格外醒目。他是地道的美国人,有一个中国名字叫林嘉美,他的正式身份,是美国基督教南长老会在淮安的传教士兼医生。

  洋面孔的“中国人”

  参与这次赈灾活动之前,林嘉美在清江浦已经住了十二年。他的两个兄弟林亨理、林嘉善还要早来几年,他们同为南长老会派遣来华的传教士。

  林氏三兄弟并不是第一批落脚淮安的外国传教士。同治八年(1869年)夏天,基督教中国内地会英籍传教士童跟福,已自扬州经大运河北上清江浦,设立教会。那时距有名的“扬州教案”发生,刚好一年。那次教案中,扬州近万民众因传言洋人“烹食小儿”,围困内地会传教士及家眷,惊动英国驻沪总领事。后者两度率军舰前往南京示威交涉,结果时任两江总督曾国藩及其继任者马新贻,不得不接受惩凶、赔款、护教等条件。童跟福正是该教案的亲历者之一。

  但在淮安,南长老会的影响力后来居上,这主要得益于他们的“开路先锋”赛兆祥牧师。光绪十三年(1887年),来自美国弗吉尼亚州的赛兆祥夫妇,乘坐小木船抵达清江浦,租房定居,开始传教。他被视为“南长老会向苏北地区传教的总设计师”。

  跟在扬州一样,传教士起初在淮安处境非常艰难,当地民众追在他们身后喊“洋鬼子”,用石头、树枝乃至唾沫“欢迎”他们。为了不过于引人注目,赛兆祥平日身穿中式服装,一家人尽量和邻里们和睦相处。

  第二年,林氏三兄弟中的医生传教士林嘉善来到淮安。得到赛兆祥协助,他在清江浦东门口慈云寺内开设了一个西医门诊,命名为“仁慈医院”,这是历史上西医首次出现在淮安。中日甲午战争爆发的那一年,他的弟弟林嘉美携妻子一道来到清江浦参与医院工作,1899年林嘉善返回美国后,林嘉美继任为仁慈医院第二任院长。此前,赛兆祥夫妇已调往镇江继续传教,同行的还有年幼的女儿赛珍珠。

  林嘉美遵从赛兆祥“入乡随俗”的做法,甚至青出于蓝。他苦练本地话,达到日常交流无碍的程度,还学习了很多中国古诗词。他平日外出身穿长袍马褂,头带瓜皮帽,并特别梳了一条假辫子。又经常到运河闸口附近和当地人一起吃早点、聊天,晚上则去运河边上有名的玉壶春酒楼小坐,跟厨师交朋友,兴致勃勃地观摩地道淮扬菜的做法。久而久之,他真的跟当地人打成一片,人称“林四先生”。

  本来,清江浦民众对西医心存疑虑,仁慈医院门诊门可罗雀,但经过赛兆祥及林氏兄弟等洋面孔的“中国人”几番公关努力,情况逐渐有了改变。前来看病的人多起来,传教士借施医施药传播“福音”的初衷,也由此一步步落实。

  以工代赈“林公堤”

  真正让林嘉美等教会人士赢得淮安民众尊敬的,是他们在1906年赈济苏北大水灾中的善行义举。

  此次水灾造成的破坏,远比端方最初的估算严重,后来官方统计,江苏全省共需赈济灾民730多万人。而截至当年8月底止,聚集清江浦的灾民已多达60万人左右,“每日饿毙二三百人”,“草苗树皮剥食俱尽,弃男鬻女,所在皆然”。

  据记载,自当年6月12日起,清江浦教会人士即组织信徒设厂施粥,饥民每人每天可领粥两勺。当时,国内大商埠的中西人士合作成立临时慈善组织“华洋义赈会”,专为应对苏北大水灾。林嘉美目睹现场惨状,经常拍照寄给“华洋义赈会”及各国慈善家,请求放赈,救济灾民。他们先后募来现款20余万元,洋干面上亿袋。

  林嘉美等又建议“以工代赈”,发动灾民对清江浦一带地方的沟渠“备加疏浚,复开支河数道,又筑广衢十,夹道通沟,取土培路,即以行水”,并用面粉作为工作报酬。至今,清江浦临湖堰仍有一条17里长堤,曾名为“林公堤”,就是百年前林嘉美在此发放面粉,以工代赈,筑堤挡水所建成的。

  1907年3月底,大水退去后,寄居清江浦的数十万灾民陆续遣散回家,教会又安排向每户人家发放洋干面一袋,作途中食粮,到家后仍按户逐日发放,至新麦收割时为止,可谓是善始善终。

  据后来林嘉美1935年元旦在《苏北日报》上发表的自述回忆,1906年大水灾后爆发大瘟疫,有800多名难民患上致命的斑疹伤寒,他在诸多本地士绅帮助下,择地设立隔离病院,有效制止了疾病传染。仁慈医院因此得到本地人信任和认同,业务大有发展。但他本人却在治疗病人时不慎感染,落下了听觉上的后遗症。

  另据史料记载,水灾期间,江苏省内不少地方官吏却对“救荒要政,漠不关心”,有的在察看灾情时“索贿受规”,有的竟将赈灾粮款“折扣散放”,以“罔利营私”,寻欢作乐。“父母官”如此铁石心肠,远不如“洋鬼子”古道热肠,怎不令老百姓们心有所想?

  传教士在淮安兴办西式医院、现代学校及积极参与赈灾的种种“善行”,使他们“传播福音”的最终目标得以加速推进。

  据南长老会淮安地区1894年(即林嘉美医师抵达的那一年)的年度报告统计,尽管发放了7000本书籍和福音传单,为6000人提供疾病治疗,但一共只有19位成人和7位婴儿“受洗”,25人领受圣餐。而大约半个世纪后的1949年,仅南长老会便在以淮安清江浦为中心的苏北十余个县区实现传教,共设立98处堂所。到了1955年,南长老会淮安教区拥有传教堂所112处,信徒近5500人,是80余年间先后前来淮安传教的八个基督教教派中,信众最多、影响最大者。

  战火纷飞见“仁慈”

  百余年前,西方列强挟军事及经济优势,持续撞击古老中国紧闭的大门,基督教会及传教士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历来众说纷纭,争议甚大,非三言两语能讲清楚。

  不过,传教士除了带来“福音”以外,也为淮安这样典型的传统商业城市,吹来了一股近代化转型的新风,却是不能轻易否认的。

  比如,仁慈医院因求诊者日增,原有楼房不敷使用,南长老会在清江浦繁华的十里长街最东端运河水渡口码头附近,募资购地80亩,于1912~1914年间完成扩建。新的医院主楼高三层,为外国进口之混凝土支撑及水泥地坪,上盖美国产彩钢瓦。它不仅是当年淮安最好的西式建筑,也是淮安最早使用混凝土柱的工程。那时候,医院还有一辆敞蓬汽车,专供医生出诊使用,是淮安城里最早出现的汽车。医院里又配有两台当时很先进的X光机和三台显微镜,能做比较复杂的外科手术。

  到了1935年,年事已高且听力衰退的林嘉美卸任医院院长,由41岁的医生传教士钟爱华继任,仁慈医院走向鼎盛时期,成为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西式医院,甚至是世界上最大的教会医院之一。20世纪30年代的淮安,早已不复“运河之都”的当年之勇,很难跟迅速崛起的“广(州)大(连)上(海)青(岛)天(津)”等沿海大商埠相提并论,而能拥有如此地位的一流大医院,不能不令人称奇。

  林嘉美初抵清江浦那年(1894年)才出生的钟爱华,是美国来华传教士中又一位响当当的人物。早在1916年,刚从佛吉尼亚医学院毕业的他,像当年的老乡兼前辈赛兆祥一样,携新婚妻子,来到清江浦。他对淮安最重要的贡献,是在中国对日抗战期间,主持仁慈医院,与当地百姓共度了那段无比艰难的岁月。

  1937年底南京沦陷后,江苏省政府自镇江迁址淮安(时称淮阴),日寇战机常从南京飞来轰炸。为避开空袭,钟爱华在仁慈医院楼顶用油漆涂上美国国旗及“USA”的字样,并以竹竿高悬红十字旗。医院附近的教会钟楼,为城内较高建筑物,每逢敌机来临便钟声大作,响起警报,医院则大门洞开,尽量收纳四周前来避难的当地老百姓,保护了许多人的生命。

  1939年初日寇进攻淮阴,曾爆发大小多次激战,抗日伤病员几乎都抬来仁慈医院救治。当年的医护统计显示,抢救伤员最高纪录每天达600多人。3 月1 日淮阴被占领后,城内尚有不少未撤离的前线伤员及江苏省政府人员,医生便安排他们佯装普通病号住进医院。院长钟爱华不顾美驻华领事的劝告,仍然坚持留守,凭借美国人的身份,断然拒绝日军进院骚扰。

  直到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国对日宣战,在淮美方传教士和医生,遭到日军无理凌辱,钟爱华等人才被迫于次年4月回国,仁慈医院由中国籍教会医生接手维持。

  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新四军收复淮阴,仁慈医院成了新四军第三师野战医院。1946年仁慈复业,但两年之后,其主体建筑又在国共内战中,遭败退的国民党军队焚毁。经过此后数十年的沧桑,仁慈医院原址已改建为淮安市中医院,唯有那座孤零零的老钟楼及一块近年竖立的石碑,供来者凭吊。

  钟爱华回美国后第二年,他在淮安出生长大的次女钟路得与葛培理牧师结婚,葛后来成为美国最有影响的基督教福音派领袖和著名布道家。而钟爱华本人,在20世纪70年代初中美关系回暖时,还曾应邀担任美国总统对华事务顾问,直到1973年辞世。按中国人的习惯算法,他正好八十高寿,可谓得享天年。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中文商业传媒网 联系QQ:25991759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宏观
   第06版:宏观
   第07版:财经
   第08版:财经
   第09版:封面故事
   第10版:封面故事
   第11版:封面故事
   第12版:天下
   第13版:评论
   第14版:专栏
   第15版:专栏
   第16版:专题
   第17版:银行
   第18版:银行
   第19版:保险
   第20版:金融
   第21版:金融
   第22版:上市公司
   第23版:上市公司
   第24版:上市公司
   第25版:区域经济
   第26版:区域经济
   第28版:区域经济
   第29版:区域经济
   第30版:地产
   第31版:地产
   第32版:广告
   第33版:解码公司
   第34版:解码公司
   第35版:电商
   第36版:电商
   第37版:科技
   第38版:科技
   第39版:营销
   第40版:营销
   第41版:车视界
   第42版:车视界
   第43版:专题
   第44版:医药.保健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人文
   第47版:私享
   第48版:商业史
   第49版:事件
   第50版:连锁
   第51版:快消
   第52版:中国制造之美
西风东渐古淮阴
“五大奇书”与淮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