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年03月14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晋电外送 山西转型求突破

  本报记者  裴昱  北京报道

  

  曾“因煤而富”的山西,如今正经历“因煤而困”的阶段。

  山西省省长李小鹏两会期间表示:“2015年山西全省煤炭行业亏损94亿2500万,五大煤炭集团负债率达81.79%。目前山西确实有部分煤炭企业出现了工资发放延期、欠缴社保等一些问题。”

  煤炭价格下跌后,山西寄望于经济转型来摆脱困境,但长期“一煤独大”的格局,决定了其现实的转型方向很大程度上无法脱离“煤”。

  目前山西一方面在推动煤炭行业转型升级,另一方面加大文化旅游、装备制造、新能源、节能环保等产业的建设,努力做好煤与非煤两篇文章,但综合来看,山西经济转型之路依然漫长。

  转型路在何方

  寄望电力发展

  最困难时期

  山西寄望于经济转型来摆脱困境,但长期一煤独大的格局,决定了其现实的转型方向很大程度上无法脱离“煤”。

  电力作为山西的另一个支柱产业,煤炭价格暴跌后,山西希望通过煤电一体化来拯救煤炭企业。2012年7月,山西省下发《山西省促进煤炭电力企业协调发展实施方案》,提出“推动煤、电供需双方建立长期协作合同是方向”。

  彼时,山西煤电联营的案例层出不穷。大同煤矿集团就是典型的煤电一体化企业,据同煤有关资料显示,其所有新建的现代化大型煤矿、大型坑口电厂全部引进大唐、国电、中电投、浙能等国内一流的电力企业股权合作,并于2012年重组漳泽电厂,实现了煤电一体化的深度融合。

  山西省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阳煤、焦煤等都在向煤电一体化发展,从电来讲,一个是省内消纳,一个是外送。”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山西省全社会用电量1737.2亿千瓦时,2015年山西电网全年完成外送电量300.37亿千瓦时。

  “山西煤炭占全国四分之一,发电占二十分之一。煤炭大量从山西运出去,需要大力建设包括煤的外送通道。”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山西代表团小组讨论会上表示,“电力从山西运出去,咱们山西就大不一样了。现在怕电力的装机容量上来得太快,完全自己消化有问题,所以必须往外送。”

  3月1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公布了《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关于同意山西省开展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的复函》,山西省成为国内第三个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

  上述山西省政府人士告诉记者,电力体制改革中,跨省跨区电力交易也是一项重点内容。山西已经跟近十个省签订了合作协议。他说:“只要能发出电,盈利水平还是比较高的。”

  “送电比送煤清洁、环保,量也比较大。所以山西要在国家的几条外送通道上抓住机遇,一方面解决煤炭过剩,一方面拉动经济。”一位电力行业资深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电力产业快速扩张,装机容量大幅提高,但是,经济下行全社会用电量也有所下降,电力过剩成为不可忽视的问题。

  “煤电一体化本身是个好出路,难的是现在电力也是过剩行业之一,对火电项目的审批,国家发改委的口收得也比较紧。”一位地方发改委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我们的工资已经被拖欠了七八个月,五险一金也不缴,员工矛盾得不到解决。”山西省煤运系统下属公司的一位员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煤运系统里不能正常发工资的单位不止他们一家,有些公司,发出的工资也只是原来的20%左右。

  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山西GDP增速垫底,2015年山西GDP增速3.1%,排在全国倒数第二。在李小鹏看来:“主导产业煤炭的价格连续55个月下降。山西处在新世纪以来最困难的阶段。”

  2016年两会期间,李小鹏表示,2015年山西全省煤炭行业亏损94亿2500万,一般预算收入下降9.8%,这给保民生、保运转、保工资带来较大压力。

  经济困境也波及到了当地的财政收入,记者了解到,山西一些县区已把“保工资”放在第一位。

  从企业层面看,李小鹏表示,应收账款在上升、企业负债率在上升,但企业效益在下降。以省属五大煤炭集团为例,应收账款去年年底达到687.2亿元,是2011年的2.4倍。2015年,五大煤炭集团负债率达81.79%。“目前山西确实有部分煤炭企业出现了工资发放延期、欠缴社保等一些问题。以山西某煤炭集团为例,2015年,该集团延期发放工资3亿多元,延期缴纳社保7亿多元。”

  曾经因煤而富的山西,如今受累于“一煤独大”的单一产业结构,经济发展举步维艰。

  山西一位银行业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煤炭、钢铁企业已经被列入发放贷款的黑名单,就连煤炭行业的上下游企业想贷款也非常难。

  过剩电力的出路令人担忧,转型之路也要向综合、纵深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同煤集团董事长张有喜在建议中提出,希望加快煤电一体化进一步向下游转化的项目审批,加快传统动能改造升级,煤电再进一步深度转化为煤化工、铝业等。下一步要创新思维,实现煤炭的深加工和清洁高效利用,使煤炭伴生物由中端产业链向高端产业链再延伸。

  李小鹏表示,从近期看,要贯彻落实中央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着力推动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一,要化解过剩产能,提升优质产能。具体思路是“五个一批”,即淘汰一批、重组一批、退出一批、核减一批、延缓一批。第二,要推进煤炭管理革命,提升煤炭管理水平。比如,探索煤炭价格形成和价格自律机制等。第三,要积极稳妥推进煤炭国企改革。第四,要坚定不移推动煤基科技创新,促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第五,要“以煤会友”,推动合作共赢。密切与世界上产煤国家和省州的联系,加强国际产能合作,在全球范围内探讨推动煤的清洁高效利用。

  “‘十三五’期间,同煤集团拟关闭退出12座矿井,化解产能1255万吨,减少亏损12.4亿元,涉及人员14873人,通过关闭矿井前内退分流、建新矿、产能置换分流、转产转型分流解决人员安置问题。”张有喜表示。

  对山西来说,除做好煤炭产业转型这篇文章外,非煤产业的发展也在不断推进中。 

  2015年6月,山西省政府办公厅正式印发《山西省新兴制造业三年推进计划(2015年—2017年)》和《山西省新兴制造业2015年行动计划》,规划布局、重点扶持八大新兴制造业。这八大产业分别为装备制造产业、新材料产业、节能环保产业、信息技术产业、食品产业、医药工业、轻工业、纺织产业。

  “对于新兴产业的建设也是目前正在主抓的项目,山西正在三年规划的基础上每年推进。2016年的行动计划也在制定中。”一位熟悉山西投资规划的人士表示。

  “但是,由于一些新兴产业在山西缺乏基础,资金相对短缺,所以进展比较慢。”前述人士表示。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在谈及对山西经济转型的建议时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化解供需矛盾才能支撑价格,降低成本固然重要,去产能只是一个手段,同时要刺激需求。我国中小城市、乡镇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很大空间,通过政策刺激提振经济,政府要从供给和需求同时发力。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中文商业传媒网 联系QQ:25991759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要闻
   第06版:要闻
   第07版:宏观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银行
   第10版:银行
   第11版:机构
   第12版:机构
   第13版:上市公司
   第14版:上市公司
   第15版:互联网金融
   第16版:互联网金融
   第17版:车视界
   第18版:车视界
   第19版:车视界
   第20版:车视界
   第21版:出行
   第22版:出行
   第23版:专题
   第24版:专题
   第25版:医药
   第26版:医药
   第27版:地产
   第28版:科技
   第29版:快消
   第30版:快消
   第31版:连锁
   第32版:文化教育
   第33版:先锋话题
   第34版:历史
   第35版:评论
   第36版:专栏
   第37版:两会
   第38版:两会
   第39版:两会
   第40版:两会
   第41版:两会
   第42版:两会
   第43版:两会
   第44版:两会
   第45版:两会
   第46版:两会
   第47版:两会
   第48版:两会
   第49版:广告
   第50版:两会
   第51版:两会
   第52版:专题
经济发展“换核” 五年内我国科技贡献率将达6成
晋电外送 山西转型求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