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版:区域经济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12月03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陷“无力开发”窘境

    世纪晶源闲置的工业用地,部分地块沦为种植用地,停车场。

    陈靖斌/摄影

    世纪晶源有544364.04平方米面积长年闲置,闲置时间短则7年半,长则至9年半,所涉原因被规土委光明管理局认定为“企业自身原因”。

    本报记者陈靖斌童海华深圳报道

    在寸土寸金的深圳,仍有巨量的闲置土地。

    在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下称“规土委”)公示的《闲置土地信息公开表》中,《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发现,深圳有2280426.11平方米面积71块闲置土地,闲置时间短则8个月,长则高达19年。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其中,有544364.04平方米面积的土地均为一家公司所有——世纪晶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世纪晶源”),闲置时间短则7年半,长则至9年半,而其下拥有的闲置土地,占据了整个深圳市闲置土地的四分之一,闲置原因为“企业自身原因”。

    记者在现场发现,所涉地块50多万平方米仍未被处置,部分沦为了停车场,部分却沦为了种植用地。记者深入调查发现,该地块闲置背后,更是涉及层层经济纠纷。

    深圳市规土委指出,上述公开表中200多平方米闲置土地有相当部分已完成处置工作,但仍有相当部分闲置土地因涉及其他经济纠纷或蓄意制造诉讼案件处于司法查封状态,因此无法有效推进后续处置工作。专家认为对于蓄意制造诉讼案件,一旦查实追究法律责任,以此来化解僵局。

    有律师则建议,对于蓄意制造诉讼案件导致的错误查封,如果能够有反担保的相关规定,会对此类僵局有促进作用。

    空头支票

    “工厂什么都没有,不光这里,那边还有更大的地盘,和这差不多,也是什么都没有。”

    位于深圳市光明新区的高新技术产业园,有大量的土地仍处于闲置状态。

    根据记者在深圳市规土委官网上获取最新的《闲置土地信息公开表》统计发现,在光明新区高新技术产业园,有615453.67平方米土地被闲置,占据整个深圳闲置土地面积的近三分之一,其中535029.09平方米面积为工业用地,46040.66平方米为居住用地,33376.92平方米为工业配套宿舍用地,另有1007平方米为军事用地。

    在这其中,世纪晶源有544364.04平方米面积长年闲置,闲置时间短则7年半,长则至9年半,所涉原因被规土委光明管理局认定为“企业自身原因”。

    记者走访现场发现,光明新区位于华夏一路,华夏二路以及观光路周围的世纪晶源地块,本该是工业用地的土地如今成片空旷,有不少沦为了“种植园”,也有不少杂草丛生,沦为了停车场。

    而世纪晶源门口“门庭冷落”,仅建有几百平方米的基础建筑,周边杂草丛生。门口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企业开具“空头支票”,项目未按时兑现承诺,遭遇了不少法律纠纷,如今该公司早已停止生产运营,仅剩一些电工在留守。“工厂什么都没有,不光这里,那边还有更大的地盘,和这差不多,也是什么都没有。”

    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记者发现,目前该公司仍未注销,仍处于存续、经营状态,对于其经营状态是否异常等情况记者致电致函世纪晶源内部负责人予以核实相关情况,截至发稿,未获进一步回复。

    记者再度致电曾与其相关的深圳市世纪晶源投资有限公司,对方称投资公司已与科技公司无直接关联,目前并不了解科技公司内部的生产经营情况。

    事实上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经由世纪晶源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控股的深圳市世纪晶源华芯有限公司注册地位于世纪晶源科技有限公司的产业园内部——世纪晶源综合测试与研发中心,而其董事长及法人代表均为前世纪晶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敬德,2010年8月2日由世纪晶源科技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元控股,如今已变更为世纪晶源投资有限公司控股。

    而世纪晶源投资有限公司在2005年5月20日由吴爱国与深圳市兆泰科技有限公司转让股权予世纪晶源科技有限公司,科技公司68.75%实现控股,短短两个月后,即7月27日,吴爱国退出股东行列,世纪晶源科技有限公司出资5250万元以持股比例80%实现控股,而如今已变更为深圳市粤美特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粤美特”)持股比例98%。

    记者再次试图联系粤美特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了解世纪晶源华芯有限公司的投产经营情况,相关负责人以世纪晶源华芯有限公司与粤美特无直接业务往来,粤美特不知道其他情况等为由婉拒了记者的核实采访。

    闲置致使违约不断

    近年来世纪晶源由于企业自身原因导致土地闲置而遭遇了多宗诉讼,其中涉及的工程多次延期开工,闲置致使多起经济、行政纠纷。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世纪晶源闲置50多万平方米面积的土地,其背后折射出众多债务违约以及行政纠纷。记者在裁判文书网发现,近年来世纪晶源由于企业自身原因导致土地闲置而遭遇了多宗诉讼,其中涉及的工程多次延期开工,闲置致使多起经济、行政纠纷。

    根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此前公布的深圳市粤美特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与世纪晶源科技有限公司、世纪晶源激光技术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审判决书(【2017】粤03民初385号)显示,早在2006年8月30日,世纪晶源与深圳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签订了《深圳市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受让位于南山某园区内宗地为T205-0093号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用于建设科研办公楼。

    按照合同规定,世纪晶源须在签订合同之日起一年内动工施工并在2008年8月30日前竣工,事实上该科研办公楼并未如期开工。

    2008年5月20日世纪晶源再次与国土局签订补充协议,以调整竣工时间,补交地价等事宜,后经协商协议改为2010年5月20日竣工。

    事实上,直至2010年9月25日,世纪晶源仍未开工,深圳市国土局认为该地块可能已构成土地闲置,向世纪晶源下发《闲置土地检查通知书》,同年11月29日,世纪晶源向深圳市规土委提交了项目用地延期报告的申请,12月29日,规土委回复称涉案地块是否构成闲置再行处理延期事宜。

    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土地开工延期后,世纪晶源将该地块股权转让粤美特。

    根据判决书显示,2011年1月6日,粤美特与世纪晶源签订了《股权转让暨项目合作协议》,约定世纪晶源该地块的100%股权以1424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粤美特,并约定如需补缴地价,违约金或因延期开工引起的各项税费、手续费等等各种费用,则由世纪晶源负责支付。

    事实上,在签订了上述协议后,世纪晶源并未如约支付土地闲置费以及罚款等各类费用。最终判决世纪晶源赔偿粤美特损失3000万元,土地闲置费9633304元,仲裁案件执行费200万元等。

    事实上,世纪晶源由于企业自身原因致使土地长期未动工,深圳市规土委光明管理局(下称“光明管理局”)也多次将其认定为闲置土地,在这过程中世纪晶源多次发起行政诉讼,以光明管理局作出的闲置土地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等为由,请求法院撤销光明管理局作出的《闲置土地认定书》,但均被予以驳回。

    “雷声大、雨点小”

    世纪晶源1号、2号厂虽然投产,但其LED产品却始终没有露面,仅在2009年深圳高交会,世纪晶源以“全球首创超大屏幕全高清三维立体激光电视”在公众前昙花一现。

    据人民政协网一篇名为《高敬德:祖国养育了我我应回报祖国》的报道显示,2005年,以高敬德为首的30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合提出了《关于加快发展化合物半导体产业的提案》,被全国政协作为促进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提案予以大力支持。

    随后,由高敬德全额投资建设的世纪晶源科技有限公司暨化合物半导体产业基地落户深圳。

    据称,该产业基地已成为了全球最大最全、我国唯一“产业全覆盖、产品高端化、技术核心性、自主创新型”的化合物半导体产业基地和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产业化基地。该项目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极佳,更是填补国家化合物半导体产业的空白。

    而世纪晶源的规划,看起来更是“前途无量”。

    根据2010年世纪晶源一份规划资料显示,2011年世纪晶源即可自主创新制造MOCVD尖端设备。计划2011年试产3台,2012年产量15台,2013年产量30台,2015年产量60台。整个LED产业,预计2015年可实现年销售额约30亿元人民币以上。

    2013年12月11日,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深圳国家创新型城市总体规划实施方案》,其中强调要建设一批高新技术重大项目,当中也包括对世纪晶源化合物半导体项目建设,以促进电子信息制造业向产业链高端环节延伸。

    事实上,声势浩大的产业基地,在2009年投产后,却雷声大雨点小。据此前报道,世纪晶源1号、2号厂虽然投产,但其LED产品却始终没有露面,仅在2009年深圳高交会,世纪晶源以“全球首创超大屏幕全高清三维立体激光电视”在公众前昙花一现。

    相关专业机构统计,2010年,中国LED产业总产值1260亿元,同比增长50%,预计深圳全市LED产值不超过400亿元。而按照世纪晶源在2005年项目落地时的规划,3~5年其产值超过1000亿元。实际上,2010年深圳市高新技术产品产值才首次突破1万亿元,为10176亿元。

    号称项目投产后产值将过1000亿元的世纪晶源化合物半导体产业基地,也成了“烂尾工程”。

    闲置背后

    “如果土地闲置原因全是企业自身问题的话,政府理论上完全有权全部收回,但实质上长年未收回,可能是具体的政策执行环节有难以管控的地方,企业利用这些东西,抓住了政府的辫子,让政府有话没法说。”

    世纪晶源承诺的新兴产业基地规划以及半导体等规模性项目建设并未如期落地,其背后原因,世纪晶源也承认是产业规划调整以及借款等问题所致。

    根据此前世纪晶源对媒体的回应称,该公司拥有基地范围内80多万平方米的高科技产业性质土地资产,因产业规划调整和借款问题,此土地资源目前未能有效盘活。

    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分析指出,对于世纪晶源而言,它的营业额并不足以支撑它拥有足够的资金实力去投产千亿规模的半导体产业基地。“世纪晶源的钱都只能来自于银行贷款,首先要有银行能给它贷这么多的钱,其次银行贷款能不能及时归还,这都是一个问题,一旦资金链过于紧张,不及时归还银行的话资金链就会断裂,也因此没这么多钱去投产这么大规模的产业基地,这也是它千亿产业基地一直无法落成的原因。”

    80万平方米的土地资源,近67.5%的土地资源均位于光明新区,如今它的高科技产业基地,仍是一片空旷。

    之所以闲置了近7至9年的土地政府均未收回,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认为政府方面有它的软肋,使得其对世纪晶源不敢轻举妄动。“如果土地闲置原因全是企业自身问题的话,政府理论上完全有权全部收回,但实质上长年未收回,可能是具体的政策执行环节上可能会有难以管控的地方,企业利用这些东西,抓住了政府的辫子,让政府有话没法说。”

    梁振鹏告诉记者,半导体产业在一二线城市均非常稀缺,而政府为了政绩通过各种政策优惠来招商引资半导体产业。“当地政府非常重视半导体产业,在贷款政策优惠、税收优惠以及人才引进方面都提供了非常大力的支持,因此世纪晶源也能够得到深圳市政府的重视。”

    此前也有专家分析指出,世纪晶源正是利用了政府急于招商引资的心态,以无限做大的“新兴产业基地规划”获得政府支持,继而取得银行的信任。

    “解局”之惑

    深圳市规土委表示,相当部分的闲置土地因涉及其他经济纠纷或蓄意制造诉讼案件而处于司法查封状态,这是该部分闲置土地无法有效处置的重要因素,也是全国各地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在闲置土地处置工作中遇到的共性问题。

    支持与信任之后,产业基地的承诺却并未如期兑现。

    事实上,规土委光明管理局早在2016年已开始着手处置世纪晶源的闲置土地,但目前光明新区世纪晶源涉及地块仍大片空旷。

    根据《市规划国土委光明管理局2016年工作总结》显示,世纪晶源13宗闲置土地(面积约54万平方米)处置已核发闲置土地认定书、听证权利告知书,并组织了听证,根据规划,光明管理局拟收回世纪晶源13宗约54万平方米土地。

    根据最新的《市规划国土委光明管理局2017年工作总结》则显示,光明管理局已按照市政府相关工作部署,推进世纪晶源13宗闲置土地处置。

    深圳市规土委表示相当部分的闲置土地因涉及其他经济纠纷或蓄意制造诉讼案件而处于司法查封状态,这是该部分闲置土地无法有效处置的重要因素,也是全国各地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在闲置土地处置工作中遇到的共性问题。“尤其对于拟采取征缴土地闲置费、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等方式处置的闲置土地,往往因司法查封而无法有效推进后续处置工作。”深圳市规土委负责人表示。

    事实上,根据《民事诉讼法》最新司法解释,冻结存款期限最长为1年、查扣动产期限最长为2年、查冻不动产和其他财产期限最长为3年,且到期后可按照原来的期限续期。

    广东佰仕杰律师事务所何丽国律师认为,低成本查封以及因错误查封存在赔偿困难等问题是导致相当部分土地闲置僵局的根源所在。“现在最高院关于执行或查封、扣押、冻结的司法解释,基本上都要求对方当事人同意,或者现金担保。然而,诉讼保全的申请人只需要提供保函或较少的担保成本就可以申请查封,近期最高法对错误查封的赔偿也有规定,可以说得到赔偿比较困难。”

    对此,何丽国律师表示,如能有反担保相关规定,对于此类僵局会起到促进作用。“如果能够有反担保的相关规定,细化到如提供等值现金或担保物,置换担保;担保公司或保险公司出具反担保函;第三人提供人保或物保等,会对此类僵局有促进作用。”

    宋丁则认为,对于蓄意制造诉讼案件使得涉案土地长期处于司法查封状态的,一旦查实应追究涉事方责任。“对于其他经济纠纷或蓄意制造诉讼案件而处于司法查封状态,就要诉诸司法部门尽快司法解封。尤其是蓄意制造诉讼案件的,一旦查实要追究法律责任,我觉得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尽快化解僵局。”

    就相关世纪晶源闲置土地更多详情本报记者致函了深圳市规土委光明管理局,截至发稿,未获进一步回复。

    钟广莲对本文亦有贡献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中文商业传媒网 联系QQ:25991759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宏观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财经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银行
   第10版:银行
   第11版:保险
   第12版:银行·保险
   第13版:新金融
   第14版:新金融
   第15版:资本·交易
   第16版:资本·交易
   第17版:资管
   第18版:金融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地产·家居
   第28版:家居·建材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二手车电商“多国杀”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车视界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专题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陷“无力开发”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