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版:车视界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特别报道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01月28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年度目标未完成市值蒸发超千亿
吉利汽车踩“急刹车”

    2019年将面临更大挑战的吉利汽车。

    本报记者刘媛媛上海报道

    在中国汽车市场出现罕见的负增长背景下,国内汽车巨头吉利汽车亦未能幸免。

    近日,吉利汽车(00175.HK)公布2018年销售数据,全年累计销量达150.08万辆,同比增长约20.3%,名列乘用车第四。但在销量逆势增长的背后,吉利汽车并未完成158万辆的年度销售目标。其中,12月销量为9.33万辆,同比减少39%,环比下降34%,创下16个月以来新低。

    与此同时,《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自去年以来,吉利汽车的股价连续下跌。截至2019年1月24日收盘报12.74港元/股,总市值1144.57亿港元,而在吉利汽车鼎盛时期,总市值一度超过2500亿港元。近期,吉利汽车还遭到评级机构的不看好,包括摩根士丹利和瑞信在内的机构都下调了对其的评级。

    综合考量下,吉利汽车将2019年销量目标定为151万辆,这一目标对于连续4年销量增速超过20%的吉利汽车来说相当保守,仅在2018年150万辆的成绩基础上增加了1万辆,比2018年目标减少了7万辆。

    前两年发展势头猛烈,为何如今突然踩下“急刹车”?业内人士指出,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可能还会持续下滑,在这种情况下,吉利汽车把目标定的谨慎一点,也是为了给自己减压。

    对此,吉利汽车方面回复记者称,在现阶段车市调整期,防守比进攻更为重要,欲速则不达,求稳比求快更有价值。吉利汽车不以销量作为唯一考核指标,一切工作围绕提升市占率展开,未来有信心持续提升市占率。

    销量步入拐点?

    有分析认为,吉利汽车在2018年12月销量暴跌,是因为公司近期放缓了对于经销商的压库行为,是吉利的主动调整,通过牺牲销售量来压低库存。

    根据吉利汽车公布的数据,2018年集团全年销量,突破150万辆,目标完成率为95%,同比增长20.3%。其中12月累计销售新车9.3万辆,同比减少39%。

    在车市整体萎靡的大环境下,吉利汽车能逆势增长实属不易。但对比发现,2017年,吉利汽车的销售数据是124.7万辆,2016年的销量为76.5万辆,2015年的销量为53.8万辆。不难看出,2016年、2017年吉利汽车的销量同比增长均超过了40%。

    另从单月销量数据来看,直到2018年8月,吉利汽车仍保持着单月30%以上的销量增幅。外界普遍认为,按照这样的增长速度,吉利汽车可轻松完成2018年年度目标。然而,从2018年9月开始,吉利汽车的销量增幅不断收窄,9月到11月,增幅分别为14.3%、2.6%、-1.1%,直至12月,销量暴跌近4成。

    具体到各个车型,2018年12月博越销量为1.71万辆,同比下跌45%;帝豪销量为152万辆,同比下跌31%;帝豪GS销量为1.07万辆,同比下跌43%;远景销量为2691辆,而2017年同期其销量还为1.46万辆,下跌最为明显。

    有分析认为,吉利汽车在2018年12月销量暴跌,是因为公司近期放缓了对于经销商的压库行为,是吉利的主动调整,通过牺牲销售量来压低库存。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吉利汽车2018年10月的库存深度达2.8个月,11月稍有下滑达到2.3个月,但仍压力不小。

    吉利汽车方面告诉记者:“经过12个月的清库,目前吉利库销比处于健康水平。吉利汽车经销商盈利水平攀升,2018年单店销量近1450辆,较2017年1314辆同比增长10%。”

    几乎同时,资本市场开始出现对吉利汽车的看空。近4个月内,世界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两次发布报告,将吉利评级由“中性”调为“减持”。2019年1月初,摩根士丹利将吉利汽车目标价由15港元下调至8港元/股,下调幅度达到47%。

    摩根士丹利方面指出,吉利汽车的博越和领克品牌库存增加,最新的渠道检查显示,博越的库存已上升至逾3个月,领克的库存同样连续一个多月上升。与此同时,目前汽车行业的大市场环境也不佳,因此决定下调吉利汽车的评级。

    瑞信也在近期将吉利汽车投资评级由“跑赢大市”下调至中性,目标价从29港元下调至11港元;花旗则将吉利目标价调低至12.7港元,保持中性。

    另从吉利汽车在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距离其2017年巅峰期,如今总市值已蒸发超千亿元。

    “我觉得还是和整个的车市行情有关,基于车市大环境的影响,大的评级机构对布局进行了一个下调,这也是合理的,2019年汽车市场能够恢复的话,像吉利汽车或其他的一些头部品牌,股价会有所上升。”汽车分析师任万付表示。

    领子期权风波

    然而,自从收购戴姆勒股份后,戴姆勒股价就一路下跌。

    除了销量、股价等负面消息之外,近日还有媒体报道称,吉利集团已减持所持有戴姆勒一半股份,原因在于摩根士丹利账面多出了近5.4%的戴姆勒投票权。

    消息发出后,有媒体分析称,吉利集团收购戴姆勒股份中使用金融衍生工具具有极高风险,很可能导致爆仓。

    针对这些报道,吉利集团随即发表声明称:“作为戴姆勒股份有限公司的长期战略投资者和单一最大股东,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没有减持戴姆勒股份的计划,所持有的戴姆勒股份不变。”

    资料显示,2018年2月24日,由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拥有、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管理的吉利集团宣布,已通过旗下海外企主体收购戴姆勒9.69%具有表决权的股份,成为戴姆勒单一最大股东,收购金额约为90亿美元。李书福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吉利入股戴姆勒非单纯财务投资,而是长期的战略投资。

    事实上,当时在收购戴姆勒时,吉利集团采用了一种叫领子期权的金融工具。领子期权是一类经典的期权组合类策略,其构建方式涉及标的资产、看涨期权和看跌期权三类头寸,被认为是一种“标的资产+期权”类的保守型交易策略,特别适合长期持有标的资产的交易者使用。

    吉利汽车方面表示,收购戴姆勒股份过程中使用的期权策略是一种低风险、中等收益的期权组合策略,能够帮助长期看好并持有股票的战略投资者,有效控制无限下行风险。该策略能在市场系统性风险下减小现货持仓的回撤,相比杠杆收购要更为安全。

    据了解,当初在收购戴姆勒的90亿美元资金中,吉利集团并未动用中国境内资金进行收购,其中三分之二的资金都来源于摩根士丹利。因为采用了低风险和中等收益的领子期权,如果股价暴涨,吉利集团只能获得较低或中等的股价上涨收益。如果股价下跌,有美国银行和摩根士丹利分担财务风险,吉利集团也不至于损失过多。

    然而,自从收购戴姆勒股份后,戴姆勒股价就一路下跌。吉利集团宣布入股前一个交易日,即2018年2月23日,戴姆勒的股价还在70.41欧元/股,2019年1月25日,戴姆勒的股价已降至57.89欧元/股。

    有业内人士指出,如果戴姆勒的股价超出领子期权的范围,不排除吉利集团需要提供更多的保证金。而且,通常情况下保证金需要以现金的方式提供。针对戴姆勒股价超出领子期权范围情况下的应对措施,吉利汽车方面并未作出回复。

    发力利润新增长点

    吉利汽车方面亦坦承,2019年市场竞争会更激烈。

    短期内,吉利集团很难从与戴姆勒的合作中获得高额收益,而其自身也陷入了销量下滑的困境中,因此,吉利迫切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2019年1月3日,吉利汽车宣布,由原来供职于比亚迪的郑状担任集团国内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吉利新能源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并把吉利新能源提升到和吉利汽车、领克品牌同等的高度。

    这意味着,吉利汽车已把新能源提到新的战略高度。在目前的车市环境下,布局新能源是大势所趋,李书福曾表示,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将占到吉利整体销量的90%以上。

    “观察吉利前几年发布的战略,公司实际上一直在新能源方面做一些工作,现在是把这些工作落地,从人员布置等重新进行梳理。”在任万付看来,近两年,吉利传统汽车通过吸收、消化沃尔沃的技术,目前已经拥有较大的竞争力,而且各方面运转都比较良好,在这情况下,进一步把主要的战略方向调一调,加大新能源人才的投入和调整力度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从2018年新能源领域的成绩来看,吉利汽车方面给记者的总结是:2018年是吉利汽车全面迈入新能源汽车时代的元年。数据上看,吉利汽车新能源及电气化总销量6.85万辆,其中博瑞GE销量2.48万辆,帝豪GSe销量7484辆,帝豪EV450销量3.14万辆。

    不过,记者注意到,2018年,比亚迪全年累计售出24.78万辆新能源车,同比增长118%;北汽新能源全年销量15.8万辆,同比增长53.11%;上汽自主品牌荣威和名爵的新能源车型全年销量9.6万辆,同比实现翻番;奇瑞新能源在2018年共计销售新车9.05万辆,同比增长146%。

    相比之下,吉利汽车2018年在新能源领域的表现并不突出。但公司方面似乎对2019年相当自信,称2019年会是吉利新能源及电气化产品的爆发之年。吉利汽车方面向记者表示,2019年吉利新能源汽车销量目标是超10万辆,到2020年,将推出30多款新能源及电气化车型。“出于加快新能源发展的战略思考和布局要求,2019年吉利新能源销售公司的设立,将更敏锐、更精准、更高效的把握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

    吉利汽车方面亦坦承,2019年市场竞争会更激烈,合资品牌下探成定局、自主品牌要升级要顶破压力,还有新造车势力的搅局之下,对传统汽车企业造成新的转型压力,公司必须提前做好应对。

    “预计2019年吉利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同时也会有更多的机遇。”李书福在新年致辞中说道。

    本报记者刘媛媛/摄影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中文商业传媒网 联系QQ:25991759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特别报道
   第04版:宏观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财经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保险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信托
   第14版:资本·交易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新金融
   第17版:资管
   第18版:资管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地产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地产
   第28版:家电·家居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专题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车视界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吉利汽车踩“急刹车”
25%股权转让后华晨汽车下一步棋如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