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版:先锋话题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事件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05月13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先锋话题
亚历山大大帝与东西大竞赛

    文/周鼎

    美国政府与华为之间的较量恐怕将是一场旷日持久、胜负难料的战斗。然而,这场看似复杂的司法诉讼案却揭示了一个异常简单的事实:中美关系的重心正在从合作中的竞争转向竞争中的合作。如果我们放眼千年,今天的中美竞争不过是东西大竞赛的最新篇章。

    横空出世的希腊王者

    他怀揣着恩师亚里士多德亲笔注解的《荷马史诗》,骑着堪与项羽的乌骓马齐名的黑马布凯法拉斯,刻意沿着当年波斯王薛西斯走过的路,由西向东,反向而行。

    据美国历史学家安东尼·帕戈登所说,东西大竞赛起始于2500年前的波斯-希腊战争。对于当代中国人来说,这场持续多年的战争留下的最大遗产是风靡神州的马拉松运动。但是,对于西方世界来说,这场战争“确保了欧洲永远的自由”。如果波斯王薛西斯击败了温泉关的斯巴达勇士或者萨拉米斯海湾的雅典舰队,那么波斯人将会把希腊城邦变成帝国的一座行省。希腊城邦的民主制度会从此成为昙花一现的绝响,而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也不会出现在后世的哲学教科书中。

    尽管薛西斯输掉了战争,但是东西竞逐的大戏并未谢幕。掌控着北非、西亚和中亚的波斯帝国依然是当时最为强大的帝国。又过了一个多世纪,这场大竞赛却因为一个古典“惊奇队长”的横空出世差点迎来大结局。此人正是马其顿的亚历山大三世。当然,后世的人们更愿意尊称他为亚历山大大帝。

    直到今天,喋喋不休的希腊人仍然还对北方邻国北马其顿的国名耿耿于怀。他们坚称,马其顿这个名字属于希腊。换句话说,亚历山大大帝的光荣只能属于希腊。有趣的是,在两千多年前,骄傲的雅典、斯巴达、忒拜、科林斯等城邦觉得自己才是“正宗”希腊人,而位于希腊半岛北部的马其顿人更像是说着希腊语的野蛮人。

    雅典等希腊城邦歧视马其顿,根本原因是马其顿实行君主制。可是,公元前359年,一位魅力非凡且冷酷无情的国王腓力二世即位后,这一切发生了变化。正是凭借君主制的优势,腓力二世在他统治的23年间将马其顿变成了希腊世界最强大的势力。急于证明自己的腓力国王以全希腊代言人的身份对波斯帝国宣战。他宣称战争的目的是为了报复薛西斯在雅典卫城的雅典娜神庙里犯下的渎神罪行;此外,还要再次从外邦统治者手中解放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

    不过,正当马其顿大军厉兵秣马准备远征时,国王却被自己的贴身侍卫刺杀。正如所有的宫斗剧情一样,地位岌岌可危的年轻王子亚历山大在这场暗杀阴谋中究竟扮演着怎样角色令人怀疑。此前,他最担心的事情是,如此伟大的父王也许不会再给自己留下任何再创辉煌的机会。如今,年仅20岁的新国王重新稳定了希腊局势之后,又将目光投向了东方。

    两年后,亚历山大大帝集合起一支大军,包括4.3万名手持长矛的步兵和5500名骑兵。这是有史以来从希腊出发的规模最大的军队。他怀揣着恩师亚里士多德亲笔注解的《荷马史诗》,骑着堪与项羽的乌骓马齐名的黑马布凯法拉斯,刻意沿着当年波斯王薛西斯走过的路,由西向东,反向而行。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王阳明曾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对于所有伟大的征服者来说,占领一座城市容易,占领一颗心灵太难。

    个子矮小的亚历山大从小就相信自己天赋异禀。他的母系家族自称是希腊神话中最著名的半人半神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后裔,而他的父系家族也将自己的祖先追溯到特洛伊战争中第一猛士阿喀琉斯。

    当马其顿大军渡过今天土耳其的达达尼尔海峡之后,亚历山大披盔戴甲站在部队的最前面,像荷马史诗中的英雄一样向沙滩上掷出一支长矛。这意味着神已经将亚洲作为“由矛赢得的”领地赐给了他。随着亚历山大登陆亚洲,一路向东,他的内心世界逐渐呈现。出征之时,他处心积虑地将自己的远征刻画为复仇之战,恰似特洛伊战争重演,但是他的抱负远远超越了阿伽门农及其追随者们。他不仅想要征服,还想要统治。

    亚历山大从波斯人和希腊人的长期斗争中得到教训,长久稳定的统治有赖于被统治者的同意,即使他们只是勉强同意。他决心彻底终结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说的欧洲和亚洲之间的永恒敌意。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不仅向希腊诸神祈祷,还向亚洲的神明祈祷。在后来的征途中,他接受了埃及法老的头衔,宣布自己是太阳神阿蒙之子。

    公元前334年5月,波斯和马其顿的军队在格拉尼库斯河第一次交锋。亚历山大自视为新阿喀琉斯,身披从伊利昂的雅典娜神庙得到的铠甲,头戴一顶两边各有一只巨大白色翅膀的古怪头盔,身先士卒冲向敌军。如果不是身边的战友及时出手相助,他可能会被一名偷袭的波斯贵族杀死。但是,他大胆甚至鲁莽的进攻取得了辉煌胜利。

    随着兵力占优的波斯军队几乎被全歼,波斯王大流士三世狼狈撤退。一条通向亚洲的大道顿时出现在亚历山大的眼前。初战告捷的亚历山大立刻向世人展示了他的政治家风采。在这场战役中丧生的波斯将领得到妥当的安葬,他们被埋在希腊人旁边。马其顿军队还被告知不得按照惯例抢劫战败的亚洲城市。于是,小亚细亚半岛的众多城市接二连三地宣布倒戈投降。

    从此以后,“天命在我”的亚历山大一往无前。他在伊拉克北部的高加米拉战役中再次击败了卷土重来的大流士三世后,立即高调宣布自己是波斯国王,通知所有亚洲的希腊城邦,“所有的暴政现在都被推翻,从此以后,人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法律生活”。他踏着一路花瓣进入巴比伦城,接受了古巴比伦王国的正式头衔。一场征服和复仇的战争正在慢慢转变为一个新帝国的奠基之战。亚历山大要以此实现波斯帝国曾经的野心,将已知世界的东西两半合二为一。在他的全球战略中,这座最古老的伟大城市将作为自己的亚洲领地的新首都。

    公元前330年1月,高歌猛进的亚历山大进入了波斯帝国首都波斯波利斯。帝国金库里面保存了自居鲁士大帝以来积累的巨大财富。5月下旬的某一天,酩酊大醉的亚历山大在手下的怂恿之下纵火烧毁了薛西斯宏伟的宫殿。直到20世纪50年代,人们还可以见到它的遗址。

    亚历山大为什么会焚烧金碧辉煌的波斯王宫? 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他的失望。他满怀希望获得战败的波斯贵族的承认,他应该是当之无愧的新国王,而且还是波斯拜火教的神明阿胡拉·马兹达在尘世的化身。可是,顽固的波斯祭司们却始终无动于衷。

    王阳明曾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对于所有伟大的征服者来说,占领一座城市容易,占领一颗心灵太难。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是亚历山大奉行的霸道。烧毁一座王宫,看似酒后乱性,实则更似蓄意纵火。这一场大火也预示了亚历山大融合东西的惊世壮举迟早沦为一厢情愿的痴人说梦。

    《伊苏斯之战》镶嵌画中的亚历山大大帝。本报资料室/图

    下转 E2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中文商业传媒网 联系QQ:25991759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事件
   第04版:事件
   第05版:事件
   第06版:事件
   第07版:事件
   第08版:财经
   第09版:信托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保险
   第12版:银行
   第13版:金融
   第14版:金融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新金融
   第17版:资管
   第18版:资管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地产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地产·家居
   第28版:家电·家居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专题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车视界
   第41版:快消
   第42版:中国品牌日专题
   第43版:中国品牌日专题
   第44版:中国品牌日专题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亚历山大大帝与东西大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