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版:先锋话题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08月12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南头体制”外贸新篇

    1838年的港岛及海湾,当时香港主要是一个海岛型渔农社会。图片选自冯邦彦著《香港地产业百年》。

    荷兰画家笔下的十七世纪广州外港,即南头。图片选自荷兰学者包乐史著《中荷交往史》中文本。

    历史复盘

    文/李庆新

    20世纪30年代,“广东十三行”之一天宝行梁氏的后人,年轻的中国经济史学者梁嘉彬在《广东十三行考》一书中称,他在西班牙传教士有关记载中,发现1556年(明嘉靖三十五年)葡萄牙人入广州市场之初,有“十三商行(馆)与之贸易,其中广人五行,泉人五行,徽人三行,共十三行等语。”他由此指出,当时中国对外贸易“已有集中于广州为输出入总口之势”。

    屯门海港国际码头

    其实,上述这种趋势早在明正德年间(1505~1521年)已经出现。《东方志》的作者葡萄牙人皮列士说,广州是中南半岛到中国沿海的“贸易中心”。“是全中国无论陆路还是海路大批商品装卸之地”,是“中国的码头”。当时到过广州的其他外国人——例如1534年(明嘉靖十三年)皮列士使团中为数极少的幸存者之一克里斯托旺·维埃拉发自广州的信——盛赞广东是中国最好的省区之一,这里拥有“不计其数的稻米和其他食粮,全国的商品都汇集在这里进行交易,因为它毗邻大海,别国的商品也运到这

    里来贸易”。这里的土地是“世界上最富饶的,世间的一切业绩都是在广东的地盘上创造出来的。毫无疑问,广东省享有比印度省更大的光荣。”

    不过皮列士的观察显然比其他人仔细,他指出广州贸易有一部分是“持有许可证的”,在城内交易;另一部分是“没有许可的”,在南头交易。这里所谓的“许可证”,也就是明朝前期朝贡贸易使用的“勘合”。那些持有“勘合”的外国国王派来的使节在城内交易,属于朝贡贸易;没有“勘合”的属于商舶贸易,地点在距广州30里格(里格

    是过去欧洲人通常在航海时使用的长度单位,1里格约5公里)的南头。皮列士记述的内容不见于中国文献,因此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说明当年广东官方在对待朝贡贸易与商舶贸易时,采取不同的政策,但非法的商舶贸易已经事实上获得默许。因此广州—南头之间的中外生意非常红火,南头成为广州的外港,那里的贸易构成广州贸易的重要部分。

    皮列士指出,南头及其附近海岛是马六甲船只停泊的岛屿,也成为各国的港口:

    从广州这边到马六甲30里格

    处,有一些岛屿,与陆地上的南头,被规定为各国的港口,如普罗屯门(Pulo Toumon)等等,当上述船舶在这里停泊时,南头的首领就把消息送往广州,商人立即到来估计商品的价值并支付关税……然后他们携带着这种或那种物品组成的商货,各自回家……如前所述,上述马六甲的船只前来停泊在距广州20或30里格的屯门岛外,这些岛屿靠近南头的陆地,距大陆有一里格的海路。马六甲船停泊在屯门港,暹罗的船停在濠镜港。我们的港口比暹罗的更接近中国三里格,商货运往该港而不输往别处。

    “官牙”当道“蛮夷”杂沓

    分析以上史料,可以揭示如下重要事实:一是官府对广州与南头之间“非法的”但客观存在的中外私商贸易已经“习惯”,南头及其附近海岛(即今香港一带)已经被默认为对外贸易的场所。“非法的”贸易不允许在广州城内存在,但在比较掩蔽的偏远海滨则无妨,因为这种贸易能够带来实在的经济效益。

    二是中葡贸易揭开序幕。马六甲其时为葡萄牙人占领,马六甲与广州(南头)的贸易实际上就是中葡贸易。据《明史》记载,正德年间广东布政使吴廷举等对番舶“不拘年分,至即抽分”,广州“番舶不绝于海 (堤岸),蛮夷杂沓于州城”。这应该包括中葡贸易。

    不过,这种关系为时不长,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明武宗去世,遗旨:哈密、吐鲁番、佛郎机等“进贡夷人,俱给赏,令回国”。明世宗即位,下旨将皮列士等押送至广州,责令葡人恢复满喇加国(即马六甲),“还其故土”。随后明朝水军在东莞屯门、新会茜草湾与葡萄牙舰队激战,葡人被全部清除出广东,南头贸易中断。

    三是“广州—南头”之间,出现皮列士提到的中间商——牙商。商品交换离不开牙行。另外官府容许中外贸易,但不愿意直接面对外商,需要中间商接应。官府特许一些商人贩货到南头,与葡萄牙人交易,同时负责收税。这些具有官商属性的官牙,是官府控制贸易的一种组织,后来海道副使汪柏在广州设立“客纲”“客纪”,大概就是此类牙商。

    荷兰学者包乐史教授说,早期荷兰人与中国官员打交道时碰到“各自代表大相径庭的文化和思维方式”,常常“非常难以理解对方的立场”。当外国人前来时,传统的世界观桎梏了中国官员们的创造性思维和灵活的反应能力,于是,他们宁可由本地商人去与外国人打交道。这里的“中国商人”,就是指具有官商属性的行商。

    “南头(屯门)体制”遗风不绝

    《剑桥中国明代史》曾评论说,明初朝贡贸易是“皇帝按照宋元两代的成例建立起来的”,并且“一开始就与实际上的国际贸易交织在一起”。朝贡贸易为合法,而且还存在“抽分”。不过统治者为怀柔远人,显示富强,对贡使实施减免优惠,相当于今天进出口税的“抽分”成为一纸空文。

    南头贸易属于不合法的走私贸易,然而通过征税可以为官府带来滚滚财源,贸易越红火,官府获得的收益可能就越大,因而对地方当局有很大的吸引力,官府往往睁一眼闭一眼,给南头贸易留下相当的发展空间。皮列士给我们提供了难得的贸易税收资料:

    马六甲人为胡椒付20%,苏木付50%,新加坡木付同样数目。估价完毕后,一艘船按总数交纳。其他商品付10%。马六甲人不逼迫你购买,他们是真正做生意的商人。他们非常富有,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胡椒上。他们诚实地出售食品,交易结束后,各自返回自己的国家。

    广州对商舶抽分可能在明景泰(1450~1457年)初年已经存在,正德四年(1509年)开始公开化。税率初为十分抽三,后降到十分抽二。从皮列士的介绍可以看出,南头贸易胡椒是大宗,税收20%,但其他征10%,最高的征50%。可见正德四年广州贸易税收,并不是所有货物都“十分抽二”(20%),这点可以补充中国文献之不足。

    南头贸易对中外各方都有好处,尤其是广州官府和商人。皮列士说:“当地人肯定地说,从广州把商品输往那些岛屿的人,每十分可获利三分、四分或五分,中国人采取这种做法,以免土地被夺走,也为了征收进出口的关税。”

    屯门是葡萄牙人份首次登陆的中国领土,是中葡也是中国对欧洲首次发生关系的地方。屯门的中外商人走私活动,在广东官方默许下,形成一套中外商人共同遵循的权宜性贸易规则,可称为“南头体制”或“屯门体制”。

    屯门地区(相当于后来的香港)的海外贸易从非法到合法,从无规例到有规则,逐渐为官方默许与接纳,后来事实上成为“澳门体制”的一个来源。探讨明代海外贸易制度的演变,不应该忽略“南头体制”的“示范”作用。长远看来,明清时期粤澳及粤港关系中的贸易机制,不同程度保留着“南头体制”的遗风,这是我们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的原因。

    作者为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与孙中山研究所所长,兼广东海洋史研究中心主任、《海洋史研究》主编。本专题文章节选自《濒海之地—南海贸易与中外关系史研究》一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文字略有修改,大小标题为本版编辑所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中文商业传媒网 联系QQ:25991759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特别报道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封面故事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保险
   第13版:信托
   第14版:资本·交易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新金融
   第17版:资管
   第18版:资管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文旅
   第27版:地产
   第28版:家电·家居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车视界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南头体制”外贸新篇
上接E1
道光年间那彦成治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