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版:专栏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0月14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丈母娘经济学”是时候谢幕了

    自由谈

    文/张林

    作者为中国奥地利经济学50人论坛研究助理

    中国的结婚率下降速度着实过快,粗结婚率已经从1988年的17‰下降到2018年的7‰,并且仍在加速。而在结婚意愿的调查中,代表女方家庭的丈母娘坚持“无房不嫁”等经济要求,成了男方结婚意愿降低的主要原因。

    从金融学的角度来看,婚姻的作用之一是分担个体的经济风险。既然婚姻是由男女双方共同组成生产单位以分担经济风险,那为何偏偏是由丈母娘来充当“婚姻风险守门人”?

    原因之一,婚姻失败带给女方的损失更大。尤其是在农村,女性一般没有财产继承权,出嫁后土地和房产归兄弟所有,一旦离婚回家就要面对与嫂子、弟妹之间的经济矛盾。即便是在城市里,无论从社会观念还是社会现实来看,离异后的女性更难再次组建家庭。按照经济学中所讲的一般道理,承担风险损失更大的一方有更大的激励来控制经营风险、评估担保价值。

    原因之二,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带来了男女性别比例的失衡。自然状态下的男女出生人口性别比例应在1.02至1.07之间,而中国人口的该统计早在1986年就超过了这一区间,并在1996年之后的20年里保持在1.2左右的高位。

    性别失衡使得男性在婚姻市场上的竞争压力大增。2015年,第16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颁给了一篇于2011年发表的文章,题目叫做《竞争性储蓄动机:中国持续增长的性别比例与储蓄率》。该论文认为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储蓄率的增长以及房价的不断提高,主要是源于男性家庭不得不靠增加储蓄、购买婚房等手段来“打动丈母娘”。这就是“丈母娘经济学”的来源。

    按照上述论文的观点推论,由性别失衡带来的“丈母娘经济学”从某种意义上讲具有相当正面的含义:它鼓励男性增加储蓄,而高储蓄率对于一个国家的资本积累、经济增长具有推动作用;购买房产的需求有助于将储蓄转化为投资从而促进经济增长;婚姻市场的竞争鼓励着男性群体充满奋斗精神。

    但实际上,同样是亚洲地区的新加坡、日本、韩国及台湾在经济高速增长阶段同样受益于较高的储蓄率,而且并未出现性别失衡的状况。储蓄率的高低总体上取决于消费文化。欧美等国家的经济增长更多的是靠外贸、投资以及消费驱动,即便储蓄水平很低,也可以依靠发行股本、举债借贷来融通资本,并通过不断提高消费来拉动经济。这些宏观经济运行的逻辑并不受性别比例影响。

    另一方面,只要恩格尔系数降到30%附近,人们之间的财富差距便主要表现为资产的差距。尤其是随着资本要素的不断充裕、金融深化带来的货币膨胀,无论男女,对于持有房产及股票等资产的需求是普遍上升的,资产价格上涨与性别比例的关系也不大。而一般由男方准备婚房,和亚洲地区财产继承“传男不传女”的社会习惯相关,它给男方带来了更好的经济基础。

    可以说,将“丈母娘经济学”与提高储蓄率及房产需求,并由此拉动经济增长联系在一起是颇为牵强的。至于婚姻市场的竞争可以鼓励男性群体发奋图强的推论,也是值得商榷的。随着经济基本面的稳定、社会流动性的降低,无论何种性别,在社会阶梯上升途中的竞争程度都是在不断加强的。

    于是,赋予给“丈母娘经济学”的所有正面解读都禁不住一一推敲和分析,它不过只是性别失衡的间接表达,而性别失衡却有着非常负面的后果。

    城里皆剩女,村中多旷夫。在城市里,性别失衡带给“丈母娘”很大的议价权,不仅使得男性感觉“娶不起”,也加深了女性群体的“不愁嫁”观念。结婚年龄的推后以及低结婚率的结果,表现为生育率的迅速降低,这在城市里表现得尤为突出。而城市恰恰是社会化生产生活的载体,没有了人,社会的持续发展就无从谈起。

    在乡村里,“过剩男性”往往是和低收入水平联系在一起的,这又可能会引发潜在的社会问题。

    除此之外,“丈母娘经济学”也有可能引发对抗性的家庭后果,当男方为婚姻支付了足够高的成本时,男方家庭对女方的要求也较高,从而增加了更多的婆媳矛盾。

    最终,性别失衡带来了低结婚率与高离婚率的并存,并且可能由此衍生其他的社会问题。而对那些面对高婚姻成本、高竞争压力的男性年轻人来说,“丈母娘经济学”似乎又是一个最好的情绪出口,岳母最终成了性别失衡问题的替罪羊。无论从正面看还是反面看,“丈母娘经济学”的说法和内涵不但有意无意的遮掩了性别失衡本身的危害性,也转移了问题本该聚焦的重点。

    当然,社会本身其实有一定的纠偏能力。特别是当人们意识到下一代是男孩会给家庭带来巨大经济负担时,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本身就会逐渐瓦解。事实上也是如此,当2016年中国全面放开二胎生育后,新出生人口的性别比例在2017年便迅速恢复到了自然区间以内,这可以视作自发的社会秩序对“丈母娘经济学”的回应和反弹。

    其实在当代社会,能用经济学解释的东西越少,这个社会就越文明。“丈母娘经济学”是对人口现象的一个糟糕理解,它是时候谢幕了。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中文商业传媒网 联系QQ:25991759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事件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事件
   第07版:特别报道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银行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资本·信托
   第13版:信托
   第14版:保险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新金融
   第17版:资本市场
   第18版:资管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地产
   第22版:地产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文旅
   第27版:家居·家电
   第28版:家电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车视界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李佳琦的走红与中国消费品市场的变化
弹劾特朗普一场持久的政治大戏
“丈母娘经济学”是时候谢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