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版:TMT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01月20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十年双减半”倡议被热议
政企业界代表共绘共享经济蓝图

    《大共享时代》中文品鉴版正式亮相。

    全球共享经济论坛北京峰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就“大共享时代与共享经济理论和前沿议题”发表观点。

    “其实中国人吃饭就是共享的模式,共享自己的餐食。在欧洲,大家一般会每人拿一盘菜自己吃自己的,我们会面对面坐在同一张桌子上,但却没有共享我们的食物。”1月16日,在“大共享新经济——全球共享经济论坛北京峰会”上,全球共享经济联盟常务主席、塞尔维亚前总统鲍里斯·塔迪奇这样表达了自己对于共享的理解。“因此我觉得共享不是一个新的模式,我们在新的时代用新的方式使用共享,我们是采用过去的高效的模式来创造新的模式,与此同时了解怎样变得更加高效、灵活。”

    而在经济领域,近几年,共享经济已然成为热度最高的商业、经济模式之一。无论是在中国、美国或其他国家,共享经济模式正不断地落地生根、优化成长。在“大共享新经济——全球共享经济论坛北京峰会”上,与会嘉宾也对共享经济的概念、模式、商业落地及发展前景进行了讨论。

    “大家对‘共享经济’这个名词非常熟悉了,但是到底理念包含什么内容? 根据研究来看,这里总结包括了零工经济、实时供需、集体采购及抱团经济。”天九共享集团董事局执行董事、全球CEO戈峻向包括《中国经营报》在内的媒体记者表示,“国家信息中心在2019年下半年发布中国共享经济的报告,让我们看了特别受鼓舞,因为中国在这一块儿已经起到了引领世界的作用。”

    重新定义共享经济

    戈峻认为,共享经济能够在减少新增资源消耗方面发挥最重要的作用,通过共享在不影响生活物质要求前提下,实现全球新增资源消耗的减半。

    每一个时代的跨越,都来自先行者对趋势的把握与推进。

    1978年,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 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Joel.Spa-eth)提出共享经济,概括为: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基于这个定义,近年来常规上只有一些新经济平台企业才被视为共享经济企业。

    然而在戈峻看来,所有在陌生主体间转移,包括但不限于物权、智慧产权、资源和渠道等价值要素并产生利益交换的经济行为都是共享经济。

    “传统共享经济概念限制了人们的视野和思考,我们近期出版的《大共享时代》提出了广义共享原理,即不论是新兴共享经济组织,还是传统业务以‘共享’为主的经济组织,在推广和运用‘共享’方面,本质是无差别的。通过广义共享经济的视角,我们不仅可以更加深刻地认识当前被称为共享经济企业的业态,也可以帮助传统经济企业主动拥抱共享经济。”

    国家发改委原副秘书长范恒山也有类似观点。“这几年来,共享经济这个词变得非常得热而且流行,到现在为止,绝大部分关于共享经济的讨论局限在比较微观、甚至比较无知的层面。”

    在他看来,首先共享经济是一种节约经济,共享模式消去了闲置资源和资源的闲暇时间,是将一些实际生活中在大部分时间里处于闲置状态的物品推向了现实的实用利用的可能,能够使它做到物尽其用。因此,资源配置效益会大大的提高,这也使这种效益经济同时成为效率经济。在本质上符合绿色发展的理念和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要求,提供了通过存量调整、推进发展方式转变的一种新路径。由于动员资源的广泛性,共享经济有利于在更高水平、更具效率、更加合理的方面来配置资源,实现供给与需求紧密对接,与此同时,能够有效激发社会创新活力,并使社会尽快的分享最近最好的创新成果。而经验、规则、平台等的分享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增长,而且能直接成为发展方式转变、结构优化调整的手段和保障。

    共享经济的前提是产权更加明晰,相关机制和法律更加健全。在此基础上,这种模式带来了人民及资产参与的灵活性,使参与者通过角色转换和自有资产的利用获得了更多的收入,并提供了充分的机会。而人人参与、人人消费的模式也带来了人人监督,这为推动形成性价比的共享服务提供了有效的制约。

    而共享经济对生态的改善,与会嘉宾在此方面也达成了一致。全球共享经济联盟常务主席、哥斯达黎加前总统何塞·玛丽亚·菲格雷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经济发展目前跟相关产业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产生了深度融合,不仅催生出新经济、新业态,而且直接促进了传统产业的转型提升。这意味着共享经济不仅是产业结构优化提升的推力,也直接体现着产业结构的升华。

    “共享经济发展带来了创业生态环境的一系列改善。它要求开放统一竞争的市场体系,要求诚实守信的敬业素质,要求公正透明规范的法规体系,要求及时贴心和共享的政府管理。这也是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优化、动能增长所需要的生态。”何塞·玛丽亚·菲格雷斯说。

    据悉,在2019年11月29日,全球共享经济联盟在维也纳成立,得到了来自全球各个国家企业界、商业界、商会、协会等多方面的支持,有26个国家的前政要参与。

    对于全球共享经济联盟,戈峻这样表达了对该组织的理解和认知:“第一是希望有更多机构加入到这个联盟中来;第二是我们要进一步构建大共享经济的理论研究体系,扩大并完善大共享经济的实践、经验、总结、积累让我们做得更好一些。同时,我们也希望在大家的一起努力下推广大共享,实现‘十年双减半’的目标。即希望通过企业界、研究界、政府一起共同的努力来践行大共享经济,在2030年实现人们幸福指数不断上升的同时,全球新增资源消耗减少50%,人们的劳动工时减少50%。”

    戈峻认为,共享经济能够在减少新增资源消耗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通过共享在不影响生活物质要求前提下,实现全球新增资源消耗的减半。同时,通过对生产和资源消耗的减少,人们劳动时间会相应减少。省下来的劳动时间可以专注于更多的创新。

    “我们(天九共享)在2016年开始实施四六工作制,让员工的工作时间已经减少40%,从40小时减到了24小时。4年来公司做这样的事儿并没有影响到公司的产出和业绩。公司估值从45亿发展到300亿元的规模。根本原因是天九告别了单打独斗开启了共创共享和共赢的大共享经济模式。可以看到2019年8月,日本微软实现四天工作制,它的结果是员工当月的工时减少了25%左右,但是打印的纸张减少了58%,办公用电减少23%,工作效率却提高了40%。”在戈峻看来,世界性的产能过剩和存量资产过剩一定程度上成为全球性共享经济的内在驱动力,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为大规模的共享平台提供了技术准备。在2019年前后20年间,将是全球共享经济风起云涌的20年。

    独角兽概念的深层商业逻辑

    戈峻总结道,从共享经济十大行业中,大家可以看到有金融共享、知识技能共享、生活服务共享、信息技术共享、共享物流、共享出行、共享教育、共享房屋、共享医疗等。

    记者注意到,当前全世界已上市的公司中,市值前10的公司,其中有7家是带有共享经济属性的平台型公司。

    “我们可以看到它已经展示出了现在共享经济中的一系列经济与商业逻辑。这些平台有自己的应用程序、软件和社交网络,他们的市值有很多贡献于一系列的共享内容所创造出来的。”何塞·玛丽亚·菲格雷斯如是说。

    而在尚未上市的独角兽公司中,也不乏共享经济为主要商业模式的企业。

    以爱彼迎为例。记者从现场了解到,万豪酒店作为全球酒店业的领军品牌,占有着全球市场27%的份额。万豪酒店有14亿间房间,而他们的市值已经达到了400多亿美元,占据大约27%的市场。而爱彼迎已经进入了2000多个城市及十个国家。它名下没有任何的房产,市值却有400亿美元之高。几乎和万豪酒店在市值上打成了平手。

    何塞·玛丽亚·菲格雷斯又以WeWork举例说明。“WeWork是一家为大家提供共享办公场所的企业,它目前面临着众多挑战,包括上市状况的不理想。但WeWork所创造的商业模式是十分成功的。首先企业不再需要跟房东打招呼,不需要自己去找工作的场所,企业再也不需要布局自己的资源在固定资产当中,而可以把资产和资源用在最重要的商业活动当中,并且共享自己的办公场所。更为重要的是在WeWork的办公场所中有众多的创新行为,大家在共享的空间中工作,可以激发出更多的灵感。”

    除这些头部的明星企业外,天九共享也为多个有代表性的共享经济模式的公司进行了加速赋能。

    365网创始人胡旭亮向记者介绍称,365是一个找人的模式,通过互联网把人和人连接在一起,目前已经在全国大概67座城市正式开展业务,业务覆盖面覆盖到家政、同城快递等方面,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可以即时解决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我们每个人有服务需求的时候,可以在我们平台上发一个订单,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通过平台去看到这个需求,并给他提供服务。说白了就是全民用户、全民兼职的概念。现在我们目前整合的全国兼职服务提供者大概有107万,2019年的订单是将近2000万。”

    “这里的订单很好玩儿,包括有家里面养宠物的需要一个人临时遛狗和父母聚餐。还包括涉及到法务咨询类的合作。之前我们把这个模式拿到海外,我们当时在悉尼测试了一下这个模式,受到华人群体的关注。我们用这个模式,用互联网的基础以人帮人,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服务的需求者,也可以成为服务的提供者。”胡旭亮说。

    戈峻总结道,从共享经济十大行业中,大家可以看到有金融共享、知识技能共享、生活服务共享、信息技术共享、共享物流、共享出行、共享教育、共享房屋、共享医疗等。

    “而天九在其中所做的,就是把资源和智慧两大板块进行有效整合。资源方面,企业家有它的市场渠道,有金融资本、有人力人脉;在智慧端、创业端,项目方有很好的商业模式,有优质的商机、有创新的科技。通过把资源端和创新端有效对接,就形成一个好的现象,就是共享经济。这就是共享做的探索,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实践。”据戈峻介绍,在2019年,成功进入天九共享独角兽加速器的中外企业超过300个,实现了智慧和资源之间的充分整合。“此外,天九共享在大共享经济理论方面做了一些探索,戈峻还推出了一本新的著作——《大共享时代》。“我们要做的实行一定要总结、归纳,让我们自己的智慧跟企业家的智慧、专家学者的智慧融合在一起,为社会提供一些支撑,尤其是为经济未来发展方面提供一些思考。”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事件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评论
   第07版:专栏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银行
   第10版:银行
   第12版:区块链
   第13版:保险
   第14版:信托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金融
   第17版:区域经济
   第18版:区域经济
   第19版:地产
   第20版:地产
   第21版:地产
   第22版:交运·文旅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家居
   第25版:医药·健康
   第26版:医药·健康
   第27版:商业案例
   第28版:与老板对话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车视界
   第34版:车视界
   第35版:车视界
   第36版:车视界
   第37版:快消
   第38版:快消
   第39版:快消
   第40版:能源·化工
政企业界代表共绘共享经济蓝图
数据安全问题亟待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