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版:公司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04月13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疫情令创业公司融资雪上加霜
创投的“非常时期”:中小机构加速出局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令创业公司融资环境雪上加霜。

    本报资料室/图

    本报记者 李甜 北京报道

    “避开不幸并不会让人幸福。”这句来自电影《寻找幸福的赫克托》的台词,可以用来总结当下一些创投企业应对危机的态度。

    继2018年募资环境严峻化后,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令创业公司融资环境雪上加霜,机构投资工作亦增添了许多不确定性。

    “我觉得应该谈不上机会,只能说这个时候,更拼内功,拼谁能生存下来。”4月7日,资本顾问公司Scale Partners合伙人谢晨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整个行业很差的话,覆巢之下无完卵,对所有投资机构,都是很严重的一个考验。”

    谢晨星提道,“很多小的投资机构更加雪上加霜,过去两年和今年,肯定会有很多的小机构死掉。”

    “融资节奏被打乱”

    谢晨星告诉记者,“现在整个行业基本上应该都处于收缩和裁员的状态,对于大部分中长尾的机构来说,主要都是生存问题。”

    “现在堵在一起要融资的项目很多,之前五六个月能做完的融资,现在可能要八九个月甚至更长,企业要管理好自己的现金,撑过这段时间,活下来很重要。”2月23日,在早期VC创世伙伴组织的线上分享会上,高鹄资本管理合伙人金明如是说道。

    根据高鹄资本在春节后对60多家头部投资机构的调研,有38%的投资人表示疫情不会影响他们的投资策略,27%的投资人表示会重视疫情带来的机会,73%的投资人表示会积极看新项目。

    金明认为,疫情为创投行业带来的一大挑战是“融资节奏被打乱”。

    据介绍,正常融资的时间节奏本是创业者拿着2019年的数据和2020年的预算方案,在春节后和投资人充分沟通谈融资。客观上,疫情导致出差和碰面不便,让很多刚启动或者准备启动的项目遇到了挑战。

    金明认为,受疫情影响,大部分创业公司一季度的数据不会太好看。投资人要在看到数据的反弹时,才会有投资的信心和安全感。所以,对于春节前后才启动融资的新项目,要投资人在第一季度做重大投资决策的可能性不大。目前来看,也确实如此。

    在此情况下,金明认为,投资人一季度最可能出手的三种情况,加码已经投资的公司、投之前跟踪很久的公司、在最熟悉的行业里找项目。

    Scale Partners于2019年成立,近期正在招聘资深分析师、投资经理等,石墨文档是Scale Partners去年非常成功的项目。谢晨星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团队有10来人,今年可能会再翻一倍。去年公司签约项目有11个,目前10个完成交割或正在交割中,今年成交项目预计也翻倍。

    谢晨星告诉记者,“现在整个行业基本上应该都处于收缩和裁员的状态,对于大部分中长尾的机构来说,主要都是生存问题。”

    风云资本创始合伙人侯继勇对记者说,过去两年,小投资机构、欠缺投资逻辑的机构分批倒下。2020年,他认为还会再倒一批,包括“太过激进、现金流管理不好的投资公司”,资金、项目将进一步向头部集中。

    环境不佳使得行业中具有专业背景的机构,拥有更多可信度,进一步“出圈”。

    有一些企业会主动找到Scale Partners。比如,面临较大财务压力的公司会对融资比较着急,有的公司处于早期阶段,收入较少,也有估值数十亿元的公司。

    谢晨星提道,“优秀的企业,也会更愿意积极地来做融资,考虑寻求专业的顾问来帮助。而在市场好的时候,企业可能随便用一个,或者甚至不用资本顾问,都可以融到钱,但市场不好的时候,越能体现出来我们的价值。”

    谢晨星说,现在远程办公,反而效率更高了,以前一天最多开4个现场会议,现在能开六七个会议。机构正在积极扩张,推动更多项目落地,有很多公司有融资需求。

    “首先从一个基本面来说,我们是非常坚定地看好中国有一个巨大的长期机会。在市场不好的时候,泡沫没有了,剩下很多不专业的玩家,基本都会被市场淘汰,但在这种环境下能够继续玩下去的,都是要有硬实力。”谢晨星说。

    不过,希望在“冷峻”环境下,能够大干一场的谢晨星也有担心。如今,由于疫情在全球蔓延,跨境贸易和国内消费市场均受到影响。

    创投行业是“环境敏感型”行业,谢晨星担心多变的环境,使中美金融体系和科技体系出现脱钩,从而影响我国科技、金融产业的进一步发展。这两年,中美之间贸易摩擦、中兴和华为事件作为第一波动荡;疫情暂停了中美之间很多航班和商业往来,这是第二波动荡;近期瑞幸自曝的财务造假事件,对很多中概股有影响,以后中国企业去美国上市可能更难募集到资金,这是第三波动荡。谢晨星认为,目前,美国仍处于科技和金融的战略高地,中美之间需要科技交流、金融接轨。

    “争取活下来”

    “创业公司本身现金一般都是比较紧的,现在融资环境差,我们已经给很多公司表达了类似的建议,在这个时候,不要太指望资本市场。”

    今年2月,社区内线下健身项目“觅跑”创始人毕振对记者说,“应该是今年上半年,可能很少投资公司会出手。”公司面临着资金压力,毕振当时向银行申请贷款,但手续问题较为复杂,也不顺利。

    金明提到,这次疫情对医疗健康、在线教育、文娱游戏、生鲜电商行业,较为利好。企业服务呈冰火两重天。

    谢晨星说,目前比较利好的,如AI、远程办公、线上零售,但线下零售、线下教育受到冲击较大。

    “更加关注公司的生存能力、现金流情况,对于整个资本市场,我们也是更加地谨慎,这个时候,可能我们在行业上也收紧了。去年,我们核心的三个方向是高科技、企业服务、新零售。但今年,我们目前还是聚焦在高科技,尤其是AI方向,然后是企业服务方向。其他领域,我们现在都会更保守一点儿,零售今年受到的影响很大。”谢晨星说。

    如今,疫情在国外蔓延,美股多次熔断等外部因素,也影响到最近一两年在境外上市的创业公司的计划。

    侯继勇说,“一些公司本来预计今年上市,但受疫情影响,销售额一下子没了,不符合上市条件了,没法上市了。”

    谢晨星告诉记者,其最近了解到,部分计划上市公司的IPO已经受到影响。“可能明年去IPO,现在看的话,因为疫情来了,所以还要再融一些钱,做资金储备,IPO还要往后推。”A股现在反而更好,计划于A股上市的公司一般,如果财务状况较健康,上市计划受影响较小。

    金明认为,如果创业公司的现金储备可用一年以上,应专心发展业务,寻找疫情带来的机遇。如果现金储备够支撑6~12个月,应该立刻着手准备融资,同时启动人员精简、减少投放等节约支出的措施。最佳向投资人推介的窗口是,大家对疫情向好基本形成一致意见,但是疫情还没有完全过去。如果现金储备不足以支撑6个月,公司面临的挑战是非常大的,也应该立刻着手准备融资。这类公司需要仔细测算现金流状况,分析不同情况下疫情对公司的影响,挖掘公司长期的价值,立即启动较大规模的裁员等费用精简措施。同时,向老股东及时汇报公司的困难,寻求老股东的资金支持。

    “创业公司本身现金一般都是比较紧的,现在融资环境差,我们已经给很多公司表达了类似的建议,在这个时候,不要太指望资本市场。首先是自我造血、裁员、加大商业化,实现正向现金流利润。在融资方面,优先级也是先找老股东,然后再考虑市场上新的创投公司。”不过,谢晨星说,现实中,老股东支持被投企业的案例“不太多”,因为创投公司的钱也较为紧。

    对于受冲击大、恢复弹性小的企业,高鹄资本给出“争取活下来,考虑转型”的建议。

    金明给出非常时期的三点建议:第一,及时、有效沟通,主动积极地跟老股东、新投资人、员工、客户沟通;第二,合理估值,不要纠结估值,拿到钱最重要,如果估值实在谈不好,可以适当降低融资额,活命的钱是无价的,可以考虑用CB可转换债或者正向对赌的方式弥补估值不足;第三,灵活变现,这是非常考验企业家韧性和灵活性的时期,要想尽一切办法创造现金流,例如,找老股东、“风险债”融资、应收款回收(尤其是来自国企、金融机构、政府的应收款)、接一些短平快的项目、找朋友借钱等。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事件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特别报道
   第08版:财经
   第09版:新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保险
   第14版:信托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新金融
   第17版:资管
   第18版:资管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地产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家电·家居
   第27版:地产
   第28版:地产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车视界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创投的“非常时期”:中小机构加速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