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版:医药·健康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事件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05月06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莆田系李金圆资本“续命”:国丹健康赴港IPO

    国丹健康旗下深圳雪象医院。

    陈婷/摄影

    本报记者陈婷曹学平深圳报道

    若不是墙体刷上了不同于周边一排排乳白色民宅的黄色,并且挂着医院的招牌,很难发现栖身于人来人往街市中的深圳仁康医院(以下简称“仁康”),大楼一层除了医院入口,还有不少商户经营着铺面,与医院融为一体。

    无独有偶,深圳健安医院(以下简称“健安”)、深圳雪象医院(以下简称“雪象”)周围亦是鳞次栉比的民居。走访健安当天,《中国经营报》记者观察到有不少到医院就诊的患者手里拿着药品步行离开。

    上述3家医院均属于国丹健康医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丹健康”),依公司在招股书中的说法,医院主要服务当地社区的不同患者群体。

    近日,国丹健康带着旗下收购而来的5家医院拟第二次赴港上市,其控股股东是来自福建莆田的李金圆、李爱金。

    记者发现,李金圆手中还持有1家新三板公司——ST希思(深圳希思医疗美容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思医美”),彼时以成立4年便上市引起广泛关注,上市后,希思医美却一路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李金圆控股的希思医美以及拟上市的仁康、健安等5家医院均遭遇多次行政处罚,时间跨度为2014年~2019年末。另外,希思医美亦曾控制雪象、仁康,李氏家族成员亦裹挟其中。

    对此,国丹健康方面对本报记者表示,鉴于目前公司还处在联交所审批阶段属于敏感期,不方便接受采访。

    希思医美一路亏损

    2018年~2019上半年,希思医美持续亏损,公司将原因主要归于深圳市场医美行业竞争加强,客人同比减少。

    希思医美是一家提供医疗整形美容服务的专科医院,成立于2013年,其前身可追溯到于2004年成立的深圳市国丹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丹实业”),彼时股东为李金圆、李国园(二人为兄弟关系),后经增资、股权转让、名称变更,2016年9月股份公司成立,中间经手的股东有李爱金(与李金圆为夫妻关系)、李金国(与李金圆为兄弟关系)、黄志刚。

    2017年3月10日,希思医美在新三板的挂牌申请获得批准并于当日挂牌。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1~7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901.58万元、5398.14万元、4339.0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958.73万元、-210.79万元、215.34万元。

    上市前,希思医美的业绩发展势头向好,亏损幅度缩窄且开始盈利,2016年全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51.66%,净利润为694.07万元,较上年同期扭亏为盈。

    然而半年后,希思医美的盈利能力急转直下,2017年全年更是亏损1392万元,同比下滑300.55%,期末货币资金同比下滑89.2%、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同比下滑75.34%,公司在年报中称,主要原因是投入的广告费、推广费、咨询服务费有所增加,且当期投入效益没有释放。

    2018年~2019上半年,希思医美持续亏损,公司将原因主要归于深圳市场医美行业竞争加强,客人同比减少。

    连续两年亏损且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的希思医美在2019年4月23日随即开始实行风险警示,股票简称改为“ST希思”。

    提示性公告指出,鉴于公司目前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希思医美可能出现持续经营风险,董事会还为此提出了12项措施拟改善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

    另一方面,上市以来,希思医美人事方面接连动荡,2017年~2019年9月离职的高管逐年增多,李金圆也于2019年5月辞去公司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职务,3个月后,国丹健康谋求赴港上市,李金圆作为灵魂人物之一再度出现。

    左手倒右手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国丹健康旗下多家医院与多家相关公司进行了数次“左手倒右手”式的转让。

    国丹健康在广东省拥有并经营一个由5家营利性民营医院组成的网络,其中4家是位于深圳的综合医院,余下1家是位于中山市的中医医院。公司专注于治疗常见疾病、多发病及慢性病,一般为当地社区居民提供医疗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国丹健康旗下的雪象和仁康曾是希思医美的子公司。

    雪象原为深圳市博伦医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博伦”)设立,2005年1月取得批复正式开业。2005年8月,深圳博伦与李金圆签订协议,将雪象以3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李金圆,2005年8月,雪象完成变更,设置单位由深圳博伦变为希思医美的前身国丹实业。

    2016年2月,为办理雪象的商事登记,深圳雪象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象公司”)设立,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实收资本0万元。2016年4月,雪象公司被转让给李金圆、李爱金夫妇实际控制的深圳市国丹健康医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国丹”),转让价格0元。

    希思医美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雪象为李金圆出资购买,国丹实业仅作为名义设置单位,并未实际出资,医院存续期间也未参与其实际经营、未对其实施控制,亦未取得任何利益回报,所以未将其纳入合并报表。

    与雪象相似的是,仁康在开业后不久也被李金圆收购。2003年10月,仁康开始正式营业;2004年6月,仁康控制方深圳市爱康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康实业”)与李金圆签订协议,将仁康以630万元转让给李金圆,当月随即完成变更。

    但是爱康实业在2015年仍为仁康设立办理商事登记的深圳仁康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康公司”),后在办理商事登记的过程中查实仁康的设置单位已变更为国丹实业,随转让仁康公司股权给希思医美,转让价格1元,仁康商事登记完成后,仁康公司股权又被转让给深圳国丹,转让价格0元。

    此外,李金圆对国丹健康旗下的罗岗医院、健安医院、中山国丹中医医院(以下简称“中山国丹”)的收购也参杂着李金圆控股的其他公司身影和李氏家族的多个成员。

    其中,中山国丹彼时由中山投资(李金圆、李国园分别持股60%和40%)全资拥有。2013年7月14日,作为对李金添(李金圆堂兄弟、中山国丹当时的雇员及总经理)的股份奖励,中山投资将中山国丹的10%股权转让给李金添,代价为1000元,其随后不再是中山国丹雇员和总经理。

    不料,2014年5月5日,中山投资按照李金圆的指示以相同的价格1000元从李金添手里购回10%股权,至此,中山国丹仍为中山投资全资拥有。

    完成一系列股权转让后,国丹健康在上市前夕相继注销了3家于2014年前后成立的附属公司,其中2家从事提供医疗咨询服务、1家从事生物技术研发。招股书提到,这3家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未参与任何商业活动和维持非活跃状态,为何选择在2019年2月13~14日注销? 是否与公司赴港上市的需求有关?暂不得而知。

    2019年8月,国丹健康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资料;2020年4月6日,国丹健康更新了上市申请,准备好二次IPO冲刺。

    2017、2018及2019财年,国丹健康分别实现收入2.02亿、2.14亿及2.15亿元;毛利率分别为38.9%、37.8%以及38.9%,但公司净利润有所下滑,分别为2872.1万元、2507万元及1837.2万元。

    频遭行政处罚

    公开信息显示,希思医美、仁康、雪象、健安、罗岗医院多次遭到行政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李金圆出生于1966年5月,本科学历。1989年10月~1997年8月就职于中国远洋运输有限公司上海公司,任轮机管理部主管;1997年8月~2004年5月就职于海南国丹药业有限公司,任总经理;2004年创立国丹健康,于2017年8月被委任为董事,并于2019年6月调任为执行董事,负责监督公司的整体营运及策略规划,同时负责国丹健康的投资、监管公共事务管理及资源开发。

    国丹健康招股书称,李金圆在医疗行业拥有逾20年经验,其目前担任深圳市智慧健康服务行业协会主席、深圳市非公立医疗机构行业协会副主席等。

    只不过,天眼查信息显示,李金圆手中的希思医美、仁康、雪象、健安、罗岗医院多次遭到行政处罚,涉及广告违法行为、对患者实施治疗不告知、非卫生技术人员开展医疗卫生技术活动行为、以“轻症住院”方式骗取社保金行为等,时间跨度为2014~2019年末。

    最新一版招股书亦显示,截至2020年3月27日,国丹健康涉及两宗尚未了结的医疗纠纷,公司估计,有关该等纠纷的最高承担风险总额将不会超过28.23万元。

    第一起纠纷发生于2017年11月,根据民事起诉状,1名持续性腹痛患者被送往雪象医院,被诊断为胆结石及肾结石,前后经历两次手术。该患者称,第一次手术后的并发症乃因医院错误地切断其胆总管而非胆囊管所致,且医院并无告知其有关情况,亦并无及时采取补救治疗。患者声称,于第二次手术中,在进行治疗前,医院没有告知患者及其家属有关风险及选择,造成多种后遗症且其病历并无得到妥善编制及存置,故向法院提起诉讼,索赔8.2万元。

    第二起纠纷也发生在2017年11月的雪象医院,一名患者因交通事故受伤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在手术过程中,发现亦有其他器官受到损害,手术后,医院告知患者家属,手术成功。翌日,患者在医院死亡。验尸检查显示,存在医院未发现的多处损伤。死者家属称,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为医院未能诊断伤情,亦未能将其转移至更适合提供治疗的其他医院,故向法院提起诉讼,索赔15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0月至2019年11月,国丹健康也存在3宗已解决的医疗纠纷,分别发生在雪象及健安医院,背景包括患者麻醉后心脏及呼吸停止、患者在接受肺积水治疗后死亡、患者在进行输尿管结石清洁手术后出现急性肾衰竭,3宗纠纷的解决方式为调解,且没有进行司法鉴定,赔偿金总计58.5万元。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事件
   第04版:特别报道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事件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银行·保险
   第14版:资本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新金融
   第17版:资管
   第18版:资管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区域经济·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家电·旅游
   第28版:家电·地产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能源·化工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车视界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个别药品“高价”中标 湖南地方版带量采购遭质疑
莆田系李金圆资本“续命”:国丹健康赴港I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