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版:与老板对话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事件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05月06日 星期三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芯片”是决定汽车行业未来发展的“命门”

    声音

    ——访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

    搭载车规级AI芯片(适用于汽车电子元件的规格标准人工智能芯片)征程二代的长安汽车全新车型UNI-T,预计将于2020年年中上市,这是中国首款量产的车规级AI芯片。不同于英特尔Mobileye与车企合作的封闭模式,该芯片提供开放工具链、参考算法等AI开发平台,可以让车企实现差异化的功能。这预示着,汽车将可能变成真正意义上的“车轮上的超级计算机”。

    这款备受瞩目的芯片由一家创立不到5年的中国企业——地平线研发。在2019年,地平线获得6亿美元(约合40亿人民币)左右的B轮融资后,估值达30亿美元(约合200亿人民币),也成为目前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AI)芯片企业。值得关注的是,此轮融资的领投方中,国内数家一线汽车集团给予了地平线上亿美元的投资,也是中国车企目前在AI领域最大规模的投资。

    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博士是中国人工智能界的“大神级人物”,也是中国第一个人工智能研究中心的创建和负责人。他于2015年创立了地平线公司,并在短短的两年半后推出了中国第一款基于自主研发芯片架构BPU的边缘人工智能芯片。汽车AI芯片重要性在哪里?未来会对整个汽车行业有什么影响?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余凯博士。

    车载AI芯片是人工智能产业的“珠穆朗玛峰”

    在机器人这样一个应用的大范畴里面,第一个大规模落地的应用一定是智能汽车。这也是难度最大、要求最高的应用领域,就如同是人工智能产业的珠穆朗玛峰。

    《中国经营报》:你做过一个有意思的比喻,当前大部分汽车企业“身体”已经进入信息化产业,但是“头脑”还停留在以前的阶段。而汽车产业未来的“生死门”将从发动机转换到芯片,这个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余凯:我认为以前汽车的“生死门”是发动机,而未来就是芯片。在我看来,汽车行业一定会越来越遵循PC产业的发展规律,过去汽车的功能是通过硬件实现的,而现在更多是通过软件升级实现的,这就需要足够强大的处理器,上层所有的软件应用都是根植在底层芯片处理器的基础上。上层的软件,中国有充足的人才可以去做。而底层的处理器,以及其中涉及的一系列关键技术,无疑是被某些国家的巨头企业“卡脖子”的。我们的主机厂,无论是传统企业,还是新造车势力,都要重视。今年初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11部委联合印发的《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也特别指出要推进车规级芯片、智能计算平台等核心技术的研发与产业化,这足以看到国家顶层设计上对芯片的重视。

    《中国经营报》:有人认为特斯拉的优势是在“软件”上的,而恰恰这项“卡脖子”技术不仅仅是中国企业,还是很多世界传统汽车巨头企业目前的“焦虑”所在,你认同吗?

    余凯:我认为智能化肯定是未来汽车产业发展的大趋势,任何车企都绕不过。特斯拉走的是计算机产业发展的逻辑,就像苹果当年自己做iOS系统、芯片和软件,重新定义智能手机一样。特斯拉从去年3月开始主动搭载FSD芯片,然后通过OTA去升级软件功能,真正实现软件定义的智能化汽车。特斯拉冲击汽车业就像2007年的iPhone冲击手机产业,颠覆性是一样的,甚至更大。汽车将成为一个超级智能终端,是四个轮子上的超级计算机。地平线也主要在智能汽车这个方向发力,从门槛最高、挑战最大的车规级AI芯片着手,为软件定义汽车提供底层算力和技术支持,加速汽车产业的智能化发展。

    《中国经营报》:很多人认为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领域存在着不少泡沫,你怎么看?

    余凯:我在人工智能领域20多年了,并没有“转行”。人工智能技术要落地需要找到应用场景,自动驾驶其实是人工智能的一个典型应用场景。地平线其实是一家使命愿景驱动的公司。我们的底层信念在地平线的使命中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赋能万物,让每个人的生活更安全,更美好。选择自动驾驶方向是基于我们对终局的思考。大部分人思考的是当前的局势和变化,而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什么东西20年不变,看到长期的趋势,思考如何创造长期的价值,也就是一种终局观。

    我们判断在人工智能时代,大量的计算会往边缘发展,所谓边缘就是互联网、云计算的边缘,也就是在终端上面。所以地平线从成立之初就选择要做机器人时代的英特尔,像英特尔一样成为一个赋能型的平台工具型企业,通过打造边缘人工智能芯片和计算平台,能够承载、托起整个人工智能产业。在机器人这样一个应用的大范畴里面,第一个大规模落地的应用一定是智能汽车。这也是难度最大、要求最高的应用领域,就如同是人工智能产业的珠穆朗玛峰。

    “技术基因”公司应同样重视“产品化”和“商业化”

    地平线经过几年技术、产品、商业模式的尝试和积累,已经逐渐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以边缘人工智能芯片和计算平台为核心,聚焦智能驾驶这个核心应用方向,底层赋能,为产业提供具备极致效能、全面灵活的赋能服务。

    《中国经营报》:硅谷有句俗语:“Talkis cheap,showme the code”(口说无凭,代码为证),你认为? 当前地平线处于什么阶段?

    余凯:其实地平线两年前在内部提出“Talk is cheap,showme the product”(产品胜于雄辩),我们是一家技术基因很强的公司,但是我们一开始就知道作为企业,必须重视产品化和商业化,在这方面也取得了不错的进展。2017年年底,地平线发布中国首款边缘AI芯片——面向智能驾驶的征程一代和面向AIoT的旭日一代,并在2018年就已经实现了大规模商用。2019年不仅迎来了产品丰收年,也迎来了商业化“大年”:产品迭代方面,2019年下半年地平线先后宣布量产中国首款车规级AI芯片——征程二代、新一代AIoT智能应用加速引擎——旭日二代。商业化方面,地平线则通过为越来越多的公司提供芯片及解决方案,实现了智能驾驶和智慧物联网的齐头并进。

    《中国经营报》:所以你们认为正在用产品说话?

    余凯:是这样的,在智能驾驶领域,地平线车载AI芯片及解决方案无论是在前装还是后装市场都取得了不错的表现。在汽车前装市场,地平线已在高级别自动驾驶、辅助驾驶(ADAS)、多模交互等方向斩获多个国家的客户的前装定点。在今年3月初,长安发布搭载征程二代的全球首款智能人机交互SUV——UNI-T,并将于6月正式量产上车,这意味着地平线正式迈入车规级AI芯片的前装量产元年。今年地平线征程二代在L2/L3自动驾驶领域将会有多款前装量产车落地。

    在汽车后装市场,地平线的商业化落地亦在加速推进。目前,地平线已同包括首汽约车、SK电讯在内的多家国内外出行服务商、运营商达成合作,基于地平线AI芯片及算法,提供辅助驾驶、车内多模交互、高精地图建图与定位等一系列智能化解决方案,并已实现批量部署,预计未来两三年内能够部署上千万辆汽车。此外,地平线的明星产品Matrix自动驾驶计算平台,也得到了国内外自动驾驶厂商和Robotaxi运营车队的青睐,目前已在海内外赋能近千辆L4级别的自动驾驶车辆。

    地平线经过几年技术、产品、商业模式的尝试和积累,已经逐渐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以边缘人工智能芯片和计算平台为核心,聚焦智能驾驶这个核心应用方向,底层赋能,为产业提供具备极致效能、全面灵活的赋能服务。

    《中国经营报》:在这些背后,地平线当前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余凯:就我个人感受来说,地平线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还是在于我们比较年轻,企业文化需要长时间的积累。沉淀文化,把文化转化成每天点点滴滴的组织行为规范、流程、质量控制,这些都需要时间。我们当前核心的挑战是,怎么把企业打造成有质量的企业,坦率地讲,目前离我们的目标差距还是蛮大的。我是技术背景出身,科学家的创新是技术的创新,而企业家的创新一定是面向市场的管理的创新。管理是驱动一群人去研发面向市场的产品,怎么去驱动这样一群人,让他们有自发永恒的动力去创新和面向客户,需要整合组织、管理、文化、制度、价值观等多种要素,是很具挑战的。

    “短平快”的生意没有“护城河”

    AI芯片这件事,必须坚持长期主义,短平快的生意是没有护城河的,但是也需要追求护城河和业务的同步成长。

    《中国经营报》:疫情后的市场会不会对自动驾驶的需求扩大?为什么?

    余凯:我认为“黑天鹅”事件可能会加速或者延缓某些进程,但是并不会改变时代趋势。此次疫情也让国人意识到公共交通和共享出行等领域存在的风险,以及提升私家车出行安全的必要性。从某种程度上说,疫情加大了国人对汽车安全、健康等相关技术的关注度。从长期发展的角度看,疫情将促进个人出行的发展,个人买车的意愿会更强,疫情也将加速无人系统在各个领域的深化,并推动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自动驾驶、智能出行、无人系统等趋势的演进。

    《中国经营报》:你一直说地平线和自己都是长期主义者,这也是地平线存在的价值。但长期主义者可能要牺牲一些挣快钱的机会,你是如何平衡和看待的?

    余凯:AI芯片这件事,必须坚持长期主义,短平快的生意是没有护城河的,但是也需要追求护城河和业务的同步成长。我们发现,有时候慢就是快。因为我们越聚焦平台赋能,做的事越标准化,就越能有大规模增长;而且当你不做集成项目,不去挣“快钱”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朋友会变多,反而容易形成规模效应。

    投资人也信任我们,我有时候开玩笑说他们特别“佛系”,从来不催我们,我非常感谢投资人跟我们一起坚定地信仰长期主义。中国赚快钱的企业已经很多了,没有多少企业像地平线一样愿意赚慢钱。

    《中国经营报》:你之前判断2025年“自动驾驶”实现落地不是很乐观,2030年规模化的商业应用可能会落地。这么看,这的确是桩“慢生意”。

    余凯:自动驾驶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其市场规模巨大。2020年和2021年,国内辅助驾驶汽车将开始逐步规模化量产,未来3~5年的时间,将成长为一个千亿规模的市场。而到2025年,搭载L3级自动驾驶系统的车辆将在市场中占有相当的份额。真正的无人驾驶一开始应该是toB的产品率先落地,2025年可实现某些场景下的无人驾驶,例如港口、码头和矿山等,而真正面向消费者的大规模落地还需要时间。

    在汽车智能化的浪潮中,行业已普遍认识到:车载AI芯片是人工智能产业的“珠穆朗玛峰”,而地平线正在攀登这个最高峰,在攀登的过程中一路都有收获。目前,地平线已经成功推出中国首款车规级AI芯片,也是全球首个前装量产的车规级AI中国芯,已登陆长安新推出的主流车型。

    而从商业价值观上来说,地平线永远不变的是把成就客户作为信仰,以客户为中心,打造成就客户的产品。客户的需求,社会进步的需求,永远都是驱动企业创新的方向。所以,在我看来,创新只是手段,成就客户才是企业前进的指南针。我们需要以这个为方向为指引,这是不变的。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事件
   第04版:特别报道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事件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银行·保险
   第14版:资本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新金融
   第17版:资管
   第18版:资管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区域经济·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家电·旅游
   第28版:家电·地产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能源·化工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车视界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芯片”是决定汽车行业未来发展的“命门”
老板 秘籍
真正的“独角兽”企业不是用钱砸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