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版:先锋话题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事件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05月06日 星期三
放大 缩小 默认
无敌舰队与帝国权谋

    此画是为了庆祝英格兰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而绘制,画中隐约可见伊丽莎白一世巡视驻防海岸要塞英军。

    先锋话题

    开篇语/400多年前的“无敌舰队之战”,不仅是欧洲史上的大事件,也是16世纪末新老世界霸权兴替之战。太阳底下无新事,正如当代英国历史学家、牛津大学教授约翰·埃利奥特所言:“现实的呼应,更为戏剧化的历史重塑,注入动人心扉的力量,仍将感染读者与之同行。”在世局动荡的当下,重新审视那场日渐远去却仍众说纷纭的“热战”,在冰冷的北大西洋海面上爆发前夕,当事各方错综复杂的权谋与心思,不仅很有裨益,也相当必要。

    文/(美)加勒特·马丁利译/杨盛翔

    1587年行将过去之时,疑虑日益笼罩了西欧的每个角落。这种疑虑事出有因,也完全可以理解。随着冬天临近,聚集在里斯本的舰队赶在年前起航的可能性正越来越低,但另一点也就越发确定无疑——舰队会在春天出发,直击英格兰。

    事实上,尽管腓力(编按:西班牙国王,1556~1598年在位,又兼葡萄牙国王,1580~1598年在位)还在写信授意他驻欧洲各国的大使们,要对无敌舰队的目的地严加保密,而身在巴黎的西班牙驻英大使及军事理论家博纳迪诺·德·门多萨,仍然谜一般地缄默不言,还暗中调动一切他能想到的安全和反间谍机构,防止走漏风声。尽管西班牙军主将帕尔马公爵也在努力误导外界的猜测,放风说英格兰这显而易见的目标,只是一个幌子,突袭瓦尔赫伦(位于荷兰泽兰省的斯凯尔特河口一座岛屿),才是西班牙的用意所在。可是,腓力的计划已经明白无误地露出了端倪。

    时在西班牙帝国统治下的里斯本,永远云集着各路外国人,即使最没有经验的观察家也能判断出,如此大规模地调动船只、水手、士兵和火炮,绝不只是为了保护西印度群岛(西班牙帝国在中美洲的殖民地)的商业,或是在爱尔兰搅出一点风浪。到那一年11月末,计划蓝本浮出水面,帕尔马的军队将在一支西班牙舰队的运载和护送下穿越英吉利海峡,而荷兰和英格兰的海军也做出了针对性的部署。既然如此,在奥格斯堡银行家、威尼斯商人以及巴黎城内酒店中争论不休的闲汉那里,计划就更算不上什么秘密了。

    高调“突袭”门户洞开

    伊丽莎白一世或出于自愿,或自认为因时局迫不得已,而经常玩耍高级政治游戏。

    整个基督教世界都在屏息打量这场竞赛,一方是英格兰,这一道狭窄海峡的传统领主,另一方是巨人西班牙,雄心万丈的新兴帝国,梦想成为各大洋的主人。最重要的一点事实在于,长期以来,西班牙一直在腓力的领导下从胜利走向胜利。这就是“命运”,16世纪的人们这样称呼它,或者视为“神圣天意”,是不可违背的上帝意志。

    而在海峡的那一边,伊丽莎白一世(编按:英格兰及爱尔兰女王,1558~1603年在位,也是名义上的法国女王,在此期间英格兰成为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之一)究竟有多么看重这一情势,我们不甚明了,只知道她一贯反对民众议论国家大事,因此尽可能地限制这场有关不详预言的议论,恐怕是她理所当然会采取的决定。更何况那年冬天,英格兰人民的神经已经绷得够紧了。就在12月,一则虚假的谣言传来,说西班牙舰队已经出现在海峡之中,一些胆怯的居民为此立刻从沿海城镇撤退到内陆地区,这让沿海各郡的治安官垂头丧气,也令女王大为光火。

    压制一种令人不快的言论,却又授命专人进行驳斥;一手握紧友谊,一手暗藏利刃;可以同时贯彻两条表面上相互抵触的政策路线,怀着戏剧化的热情,一身分演两个全然彼此矛盾的人物角色,让至交故友也绝难分清,她的举止是出于真诚还是表演。这就是伊丽莎白一世或出于自愿,或出于自认为因时局迫不得已,而经常玩耍的高级政治游戏。

    到了女王治下的第三十年,臣民们早就熟悉了这种模棱两可的姿态,她却仍然在继续施放烟雾,难解实情的除了敌人,还有她身边的陪侍和谋臣。人民这时又一次落入迷局,在那个令人焦虑的冬季,当英格兰正期待与前来突袭的强大无敌舰队交锋之时,许多人却因为她的举止备感困惑。

    里斯本热火朝天的准备工作和帕尔马大军获得的增援,明明白白地吐露了西班牙国王的开战意愿。可是伊丽莎白却将英军主将德雷克牢牢束缚在普利茅斯的港口内,又拒绝采纳霍金斯关于封锁西班牙海岸的方针。她口口声声断言,自己现在没有与西班牙交战,也永远不希望与之开战。她想要的只是让那位国王在尼德兰(荷兰)的臣子,不要目无法纪、肆意妄为。

    整个秋天,女王把她所有的高桅横帆船全都紧锁在船坞中,既没有配备索具,也没有装卸物资,舰船的火炮还在伦敦塔中束之高阁,甲板上只有少许负责看守工作的水手。如果西班牙海军主将圣克鲁兹能在10月赶到英吉利海峡,帕尔马几乎能够一路畅通无阻地径直奔往伦敦,公爵事后也的确曾经提及这一点。英国的海员们和政治家们意识到了这巨大的风险,只能相互悲悼,对于女王的毫无心机和国家的门户洞开痛心疾首。

    下转 E2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事件
   第04版:特别报道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事件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银行·保险
   第14版:资本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新金融
   第17版:资管
   第18版:资管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区域经济·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家电·旅游
   第28版:家电·地产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能源·化工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车视界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无敌舰队与帝国权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