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06月29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提振消费需要“慢工出细活”

    社评

    此前公布的5月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仍呈现回升态势,同比下降2.8%,降幅比上月收窄4.7个百分点,但总体而言,消费仍未恢复至无疫情的正常水平上,对消费拖累较大的行业包括餐饮和石油及制品类,其实就是因为疫情导致的出行和就餐需求下降所致。

    近年来,消费对我国GDP增长的贡献稳步保持在60%左右,如何稳步促进消费又好又快发展其实一直都是学界关注的重点问题。此前很多专家学者提出发放消费券、给特定耐用消费品补贴(家电下乡、汽车下乡)、减税、给困难群体发放补助甚至放松楼市调控等政策建议,其中一些政策确实也被各地方政府所采用,对提振消费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但不容忽视的是,如给特定商品补贴等政策更多的是体现在短期对消费的提振上,可当居民这部分耐用消费品需求短期快速释放后,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就不会再有此方面消费,消费升级现象不明显。

    其实,真正对良性经济增长贡献较大的是随着居民收入水平增加所反映出的消费升级,可从不同收入阶层居民结合不同消费品类型两个维度进行综合考虑,再由此制定有针对性的政策,这样才可做到有的放矢。居民收入是消费的前置条件,不同收入阶层居民的消费意愿是不同的,中低收入阶层存在边际消费倾向递增的规律,而高收入阶层则存在边际消费倾向递减的规律,需分别讨论。

    对于低收入阶层而言,其最大的消费支出在于生活必需品,影响其消费的最大问题是收入如何增加,只要保持收入持续增加,其消费增速会更高。根据《中国统计摘要2020》的住户收支调查表,中国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家庭户共有6.1亿人,年人均收入为11485元,月人均收入不到1000元,这也是国家近年来为何持续加大扶贫力度的重要原因,未来仍需加大产业发展特别是第三产业发展,因为第三产业是吸纳就业的主力军,以产业发展带动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只有居民收入增加了、钱袋子鼓了才能有底气去消费。至于如何鼓励这部分居民消费,其实主要应由市场去解决,政府少直接参与,让企业从如何为其提供物美价廉的生活必需品入手,在这方面“某多多”APP其实就抓住了市场机遇,以此为切入点,近年来得到了快速发展。

    对于中等收入阶层而言,一方面存在其收入随自身努力不断增加所带来的消费升级,体现在日常消费品和耐用消费品的档次上,比如原先每月赚5000元的居民通过努力几年后每月赚20000元,其消费升级会体现在所用手机和汽车档次或者旅游目的地的变化等多个方面,这方面并不用相关政策进行刺激,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过程,通过正常的市场竞争即可充分满足。真正应做的是消除当前政策对这部分潜在消费的不合理限制,比如几个大城市对居民购车上牌的限制,未来更应通过市场化行为进行引导,创造公平的市场环境;另一方面则在于不变收入背景下如何给中产阶层减负上,毕竟中产阶层是消费的主力军。中产阶层虽然表面上收入尚可,但其实背负着子女教育、养老、房贷等诸多负担,真正能剩下用于消费的并不多,因而给他们减负是刺激中等收入阶层消费的重要途径。在这点上,我国从2018年起就开启减税模式,突出代表是个税改革不仅提高了起征点,更增加了子女教育、继续教育、赡养老人等专项附加扣除,对增加中等收入阶层居民收入、间接鼓励消费确实起到了一定效果。短期虽然再增加减税力度难度很大,但未来配合税制改革仍大有可为,毕竟我国整体收入分配结构中住户部门可支配收入占全部收入的比重较发达国家仍有较大差距。

    对于高收入阶层而言,必须考虑边际消费递减倾向的存在,高收入阶层消费是不会随收入的增加而同步增加的,特别是近些年房地产价格的增长更是使高收入阶层的资产成倍增加,招商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金葵花及以上客户(指在该行月日均总资产在50万元及以上的零售客户)264.77万户,占全部零售客户的1.8%,金葵花及以上客户总资产余额60852亿元,占全行管理零售客户总资产余额的81.2%。高收入阶层本身对消费的拉动作用却十分有限,未来需要通过税制的改革来调节高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速,具体而言就是增加对资产收税的直接税比重,减少当前对企业收税为主的间接税,如此一方面可以加大对中产阶层的减税力度,促进其消费,另一方面还可保证总体税收不因减税而减少。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长期影响消费意愿的主要因素还是在收入上,而中低收入群体是消费的主力军。当然这并不是说发放消费券、给困难群体发放补助不必要,相反,在短期消费大幅下滑的情况下通过这些手段是可以达到促进消费、保护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的。

    此外,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房地产,毫无疑问,短期通过房地产刺激政策的确是可以促进房地产上下游包括水泥、建材、家电等行业的消费,但每次房地产行业短期大涨都会对居民中长期消费形成较大的抑制作用,因为当前居民购房主要是通过贷款加杠杆实现的,2017~2019年每年居民新增贷款都超过7万亿元,这在世界房地产历史上都是较为罕见的,这些贷款未来都是需要居民逐月进行偿还的,房贷的增加势必会减少居民每月剩余的资金,尤其是在当前居民负债占可支配收入比重已超过美国的背景下,未来将导致居民可供消费资金的减少。因而,坚决落实“房住不炒”,形成房地产长效调控机制对保证消费市场平稳是十分必要的。

    综上,提振消费的政策可以分为短期和长期政策,短期政策仅适用于特殊时期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上,长期而言,提高中低收入阶层居民收入,增加对高收入阶层资产直接税比重,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才是鼓励消费的原动力。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事件
   第05版:金融
   第06版:银行
   第07版:银行
   第08版:保险
   第09版:资管
   第10版:资管
   第11版:新金融
   第12版:区块链
   第13版:区域经济
   第14版:区域经济
   第15版:区域经济
   第16版:地产
   第17版:地产
   第18版:地产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车视界
   第22版:车视界
   第23版:车视界
   第24版:车视界
   第25版:公司
   第26版:TMT
   第27版:TMT
   第28版:快消
   第29版:快消
   第30版:能源·化工
   第31版:能源·化工
   第32版:与老板对话
   第33版:公告
   第34版:公告
   第35版:公告
   第36版:公告
   第37版:公告
   第38版:公告
   第39版:公告
   第40版:公告
   第41版:公告
   第42版:公告
   第43版:公告
   第44版:公告
   第45版:公告
   第46版:公告
   第47版:公告
   第48版:公告
提振消费需要“慢工出细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