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版:商业案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特别报道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10月12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芯片产业发展之熵

    观察

    1865年,德国物理学家鲁道夫·克劳修斯提出“熵”这一概念后的几百年间,人们逐渐认识到宇宙间一切事物都是从有序趋向无序,从平衡走向混乱和不确定,但最终又会重建平衡。

    对于当今的芯片产业来说,同样处于这样一个有序到无序,有待重建平衡的状态。正如有分析所指出的,“英伟达对ARM的收购,只是撕开了芯片产业变局的裂缝”。

    一家国内知名手机厂商的技术负责人告诉记者:“不管有没有这起收购,CPU和GPU的整合肯定是趋势,苹果的A13、A14芯片都已经在做整合了,尤其手机业务对于GPU的需求越来越大,这会重新调整芯片产业链上不同企业的位势。”

    而整合的背后,合作将变得越发重要。最典型的就是收购数量的增加,以英特尔为例,近年来英特尔不断通过收购初创公司来实现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快速扩张,甚至在路线图中标出GPU方案。

    同样的,2019年,在对以色列公司Mellanox的收购中,英伟达击败英特尔,最终以69亿美元的价格成交,创下了英伟达历史上的最大一笔收购。

    不仅如此,芯片产业链上的合作还有着更深刻的内涵。由于芯片行业包括一个庞大而复杂的产业链,整体上可以分为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四大环节,每一个环节都需要相互衔接,高度互动。仅仅在制造环节,就需要集中全球最优势的资源。以全球光刻机市场霸主——荷兰ASML公司为例,其生产的EUV光刻机由于制造难度极高,需要多个国家、多个领域的顶级公司通力合作,几乎代表着工业制造各领域的最高成果。

    或者,这也正是孙正义所看到的机会所在。在他眼里,以芯片为核心,完全可以基于物联网的时代打造一个全球化链接的产业生态。

    然而,孙正义错判了国际形势的发展,当国家的元素被突出强调,原本完美设计的“全球化链接的产业生态”却不得不因为各国之间科技博弈(有时又无法绕开地缘政治的关系)而被割裂。

    美国祭出的CFIUS和高科技出口管制法案首先卡住了中国科技企业华为的“脖子”,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这条产业链上上游企业的营收。众所周知,芯片产业研发周期长,投入巨大,一旦产品成功,很大的目标都会锁定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没有消费就没有收入。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是对全球整个芯片产业生态的重大打击。

    根据公开报道,三星、SK海力士、台积电、联发科等厂家已经向美国商务部提交申请,希望能继续向华为提供产品。高通公司则试图游说特朗普,取消向华为出售芯片的限制,否则就可能会把价值高达80亿美元的市场拱手让给高通的海外竞争对手。

    由此,无论是技术还是市场,芯片产业链在全球都面临着有史以来的最大悖反,产业链的本义需要全球性的合作和链接,而各国科技竞争的冲动又将不断打破原有的平衡。

    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屈丽丽采写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特别报道
   第04版:事件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专栏
   第08版:评论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金融
   第11版:金融
   第12版:银行
   第13版:财富论坛
   第14版:财富论坛
   第15版:财富论坛
   第16版:财富论坛
   第17版:资管
   第18版:资管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地产
   第22版:地产·建材
   第23版:物流·家电
   第24版:地产·健康
   第25版:地产
   第26版:汽车
   第27版:快消
   第28版:快消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能源·化工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商业案例
   第35版:先锋话题
   第36版:先锋话题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车视界
芯片的战争:重构与平衡
芯片产业发展之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