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进博时刻谈创新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16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允许试错,中国的创新会做得更好”
专访霍尼韦尔中国总裁张宇峰

    图为霍尼韦尔中国总裁张宇峰。

    受访者/供图

    编者按/第三届进博会在全球疫情尚未稳定的情况下,仍然如期召开,不少国际参展商提前抵沪,接受隔离,参加进博会,对中国经济和市场的信心十分坚定。在本届进博会期间,创新和研发成为了参会企业界、工商界人士共同关注的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围绕这一议题,专访了包括微软、霍尼韦尔等在研发和创新领域有丰富经验的500强企业,以便对中国的创新和自主研发有所资鉴。

    本报记者裴昱上海报道

    “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创,我们的公司也在思考如何尽快走出来,实现正增长。”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作为世界500强企业霍尼韦尔(Honeywell)的中国总裁,张宇峰的表达十分直白。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参加进博会了。

    和全球绝大多数跨国企业一样,霍尼韦尔(Honeywell)的供应链经历着较大的考验。这是一家产业横跨航天航空、炼油化工、智能建筑、医疗设备等领域的大型产业集团。现在,疫情最先得到有效防控,并在全球范围率先实现复工复产和经济复苏的中国,在霍尼韦尔(Honeywell)的全球业务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正是如此,张宇峰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充满信心,也对霍尼韦尔(Honeywell)在华的投资和商业前景更加看好。当中国将创新和研发摆在十分重要的地位上时,张宇峰一样认为,这对于外资在华企业是很好的机会,中国改革开放伊始,外资企业的命运,实际上就已经和中国经济的方向与速度紧紧绑定在了一起。这家在中国第一架自主研发的大飞机C919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跨国公司,正在书写它关于中国的新答案。

    进博会带来机会

    《中国经营报》:今年是霍尼韦尔第三次参加进博会,也是你执掌中国业务后第二次参加进博会,作为参展商,进博会收获如何?

    张宇峰:第一届进博会,我们更多是响应和熟悉,在这个平台上展示我们的品牌、产品和解决方案。第二届开始我们由被动变成主动,因为从去年我们感觉到进博会上有很多商机,有很多我们以前从来没接触过的客户,他们看一看,觉得你还有这样的技术,这样的产品,就会与我们对接商谈。

    去年,展会前两天有个四川的企业,来看我们的互联方案,跟我们在展台上交流,后来还约我们的业务部门深入洽谈,大概第四天就不仅是一个意向订单了。后来这个开始于进博会的订单,真正变成了一个项目,一个几千万元的项目,这是进博会给我们带来的业务。

    有些领域我们本身是不涉及的,也就是说不是我们传统做的领域。但他们觉得我们在工业互联、炼油化工等领域的解决方案是有效的,通过进博会,更多的人认识到我们,这也使得我们的业务领域延伸到炼钢甚至发电、造纸等,这都是进博会带给我们的福利。

    《中国经营报》:你说了很多进博会带给霍尼韦尔(Honeywell)的机会,能不能谈一谈,今年进博会和去年有什么不同?

    张宇峰:去年的思路布局更多是各个业务集团展示产品和解决方案,今年我们打破业务群,以霍尼韦尔(honeywell)的理念,综合地讲故事,让人家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包括对防疫抗疫可以做什么。

    今年我们刚好和防疫抗疫相结合,现在有些产品完全是疫情当中衍生出来的,比如健康医院。还有一些企业机构办公场景下的远程控制、远程操作、远程指导等。疫情期间,很多专家不能去现场,于是我们在线上通过数据采集来解决这些问题,在客户那里有了及时的解决方案和很好的反馈。

    例如我们新推出的紫外线客舱清洁系统,那个完全是针对疫情的,原本我们并没有这样的业务,但是借着疫情,这个业务推开了。在进博会上,我们把这些产品推出去,这是我们受益的地方。

    新冠考验全球

    《中国经营报》:今年中国和世界都遭遇了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验,你如何看待疫情对全球工商业和市场的影响?

    张宇峰:全球经济遭受很大影响,可以说目前除中国以外,其他地区都是负增长,对各个国家的经济和工商业来说,怎样很快地走出来,包括我们自己的企业如何回到正增长,都是需要共同努力的事情。

    现在,除了中国以外,其他国家的很多员工还没有回到办公室,这是很纠结的事。生产基本上是正常的,但是办公室的员工,由于疫情的原因要尽量减少接触。

    这点中国做得很好,我们2月11日开始复工复产,21家工厂中18家全面复工,3家部分复工,一周后全面复工。2月11日还是弹性工作制,到3月初就全面复工了。

    2021年我们的营收怎么能回到2019年的水平,目前看除了航空航天以外都很有希望。因为疫情带来的有些变化可能是永久性的,举例子说,我回到中国18年,每年去美国出差开会,要有6~8次,今年1月10日之后一次都没去,工作也在进行。明年即使全球疫情得到控制,我可能也不会那么频繁地去美国了。如果是这样,一些国际旅行、商务旅行的频次就会降下来,而商务出行是航空公司盈利的重要部分。

    所以,我们认为全球的航空市场也可能要到2024年才能恢复。不过,我们内部一直认为,中国这个领域的复苏,在2021年、2022年就能够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中国经营报》:你对中国经济的信心还是很足的。

    张宇峰:中国市场恢复特别好,也恢复了常态化。最初,在供应链上我们遇到了一些挑战,不单是自己的供应链,还有原材料的国内生产厂家的供应链,复工复产对我们这些外企相对容易,但我们的供应商里,一些比较小的公司、本地公司,需要我们帮它们跑(复工复产),但是总体来说做得不错,没有太影响到整个供应链。

    后来,更多地开始给国际上提供产品,也碰到一些困难,比如运输等,但目前解决得相对比较好。疫情对中国供应链的可靠度是很好的考验。以前有很多声音认为,是不是太依靠中国供应链,是不是要更分散,但实践证明了中国供应链是可依靠的,不但能够满足国内需求,也能满足国际需求。

    《中国经营报》:霍尼韦尔(Honeywell)的供应链是全球性的,现在全球的疫情实际上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这样对供应链、生产、市场销售的影响是否还会持续下去?

    张宇峰:一些产品跟去年比有所下滑,因为国外需求减少,但防疫抗疫的需求是全面增加的,这不只是对国内的供应,对全球也是。比如5~7月,全球口罩一罩难求,我们有很多(口罩)出口到全球各地。

    我们现在有一个产品,是呼吸机的压力传感器。在霍尼韦尔的全球体系中,这个产品就是南京厂生产,我们不但要满足中国呼吸机的供应,还要满足全球呼吸机的供应,一直到10月初,我们才把以前欠的订单全部做完。需求量几倍增长,南京传感器的生产能力也提高了4倍。

    至于口罩,之前我们有1条(生产)线,后来扩大到4条,还帮助中东、美国新建生产线,扩大生产,满足全球的需求。

    《中国经营报》:跟疫情有关的产能急剧扩大,但这是不是一个特殊情况,你是否考虑过,一旦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或者结束,这些产能会不会闲置下来,给企业带来额外的负担,如何平衡这个问题?

    张宇峰:我们有这个考虑,比如我们一开始增加产能的时候,会不会有额外的负担? 现在看,全球疫情短时间内不会完全消除,中国和国外到现在还是有需求的。所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还是能够摊销成本。同时应该说,这些设备占整体生产成本的比例很小。

    创新和基础工业

    《中国经营报》:刚刚结束的中共第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一系列以“创新”为核心的发展思路,霍尼韦尔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之一,如何评价近年来中国在创新、研发领域所做的制度设计和各种尝试?

    张宇峰:整个国家自上而下,把创新提升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五中全会把自主创新放在非常高的地位。中国发展到今天,无论是财力物力,还是人才,已经具备自主创新的能力。国家也好,社会也好,如果能提供更好的土壤,试错的机会,允许试错,中国的创新会做得更好。

    国家现在有很多资金投入,这点我信心很足。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中国重视研发、创新,会给有技术优势的外资企业带来哪些新的机会? 外资企业如何拥抱、接入中国提倡创新、研发的大势,发挥更大的作用?

    张宇峰:会带来新机会。比如我们现在强调公司转型,作为工业软件型的公司,尤其在数字化、智能化方面给我们带来很多机会,怎么抓住机会,我们一直在做,在适应中国环境。在数字化、智能化方面,相关的政策规定,我们希望能够更明确些,哪些方面,我们可以介入,怎么做,哪些不能介入等,我们希望国际企业能够在数字化、智能化上做更大的事情。

    《中国经营报》:中国作为最先控制住疫情并保持平稳的国家和市场,霍尼韦尔方面如何评估中国市场在集团全球市场中的地位和作用?

    张宇峰:中国5年前就成为我们除美国以外的第二大市场,这个地位不会动摇,只会加强,对中国的投入、发展大方向不会变化。我们已经深耕中国市场这么多年,没有谁轻易会放弃过去40年耕耘的这么好的一块土壤。

    比如武汉公司落地、陕西公司落地,都是对中国市场新的投入。我们在中国的21家工厂分布在不同的省市,供应链布得很长,也在考虑未来是不是能够在供应链上、生产线上进行优化,使得产品质量有更好的提高。

    《中国经营报》:近年来,中国依靠庞大的市场,在应用技术研发的领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和突破。但是,在基础工业体系和技术水平的进展上,表现得相对迟缓,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要进一步提升这一基础工业水平,你认为需要完善哪些问题?

    张宇峰:基础工业水平中国最近这些年进步很多,基础工业、基础材料的研究跟国力相关,要有大的投入,包括资金、人才。改革开放四十多年集聚了很多人才,包括综合国力,还有实际应用,完全是具备这方面能力的。

    中国讲软实力,在研发的管理、产品的商业化这些方面都是软实力。因为这些方面很难说管理的方式方法有IP,我的产品的商业化有IP,更多的是一些基础的IP,但这些往往是关键的步骤,都是诀窍。中国在这个地方实际上是有空间需要加强的,尤其是研发的方式方法和体系是可以考虑加强的。

    《中国经营报》:外企在这方面能扮演什么角色?

    张宇峰:我们实际上也在输出这方面的知识,跟我们的合作伙伴,把我们的一些管理的方式方法,软件化、智能化,包括工厂的管理、研发的管理等方面,分享给他们。

    《中国经营报》:我在采访中有非常明确的体会,很多其实不是中国的技术不行,而是某种材料不行,这其实也是基础工业水平的体现。

    张宇峰:这就是基础材料的研究,一些领域可能还是有差距,这些国外做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中国可能也就是最近二三十年,我相信假以时日这些都会解决的。

    《中国经营报》:你是特性材料的专家,中国在特性材料上跟国际先进水平是一个什么样的差距? 特性材料该怎么理解?

    张宇峰:特性材料实际上是有机分子的结合,新分子的开发更多的是一个分子层面的研究,这一领域中国过去这么多年是有差距的。

    比如说氟化工我们很强,第一代制冷剂,氟利昂22是霍尼韦尔的产品,它的生产难度并不大,但这个分子是我发明的,然后我登记注册,我是有这个专利权的。再有第二代、第三代,现在已经是第四代了。

    这个分子是通过成千上万种分子的比选得到的,你要生产这个东西不难,但要决定哪个分子作为车用制冷剂是最好的,这个过程是很难的。这方面我们的投入实际上是十几年的,花费很多经费、比选、实验。

    在近年如此重视研发之前,中国有多少研究院愿意花十几年的时间去寻找一个分子,从几万个分子中通过不同的配方、配比,选出这一个分子来,这是一个系统的传承和坚持。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进博时刻谈创新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保险·资管
   第14版:资本·交易
   第15版:金融科技
   第16版:金融科技
   第17版:金融
   第18版:证券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建材·物流
   第28版:地产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广告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允许试错,中国的创新会做得更好”
与两位微软高管谈中国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