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封面故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16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天工国际收购引11年诉讼战:被指重复起诉致民企变黑户

    2008年11月22日,天工集团投资安化华林钒业签约暨揭牌仪式在安化县政府举行。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报记者郑丹南京报道

    2020年10月14日上午,48岁的池晓林和年过六旬的戴克华早早地来到南京宁海路75号,等候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庭审。这是他们就同一案件第四次上诉到该院。

    12年前,温州民营企业家池晓林、戴克华、陈光华在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经营安化华林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林钒业”),钒矿行情看好,企业也正一片红火。在当地政府介绍下,当年,华林钒业被江苏天工集团以4500多万元的价格收购。

    天眼查资料显示,江苏天工集团有限公司(其香港上市公司为天工国际,00826.HK)于1984年在镇江市丹阳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原为朱小坤,现变更为朱兴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制造、冶炼、加工工具、刃具、量具、工具钢等产品。

    不料,自天工集团收购后,五氧化二钒市场价格一路下跌,从2008年的22万元每吨,跌到2009年不足20万元。

    “天工集团就开始要我们退钱,他不要这个厂了。”戴克华称,天工集团的态度与当年谈判收购事宜的诚恳截然相反,“可是我们没办法退了,200多名员工和厂子都移交给他了。”

    池晓林3人屡次拒绝返款后,天工集团于2009年将池晓林、戴克华、陈光华3人告上法庭,双方开始了长达11年的官司,其间,天工集团被指3次针对同一份合同“重复起诉”,而作为被告的3名民营企业家也经历了从事业巅峰到低谷的人生起伏。

    “招商引资”重大成果

    事实上,五氧化二钒的价格不仅没有攀升,反而直线下跌。

    天眼查显示,华林钒业成立于2004年11月14日,注册资金500万元,目前已注销,未吊销,法人依旧是池晓林。

    2008年11月22日,天工国际有限公司投资安化县华林钒业签约暨揭牌仪式在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隆重举行。时任镇江市代市长刘捍东(现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江苏省侨务办主任、省海外交流协会会长韩健民,镇江市委常委、丹阳市委书记李茂川(现任镇江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天工国际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朱小坤参加本次揭牌仪式,益阳市委副书记、代市长胡衡华(现任陕西省委副书记),市委常委、副市长蒋跃建(现任江苏省南京市委委员、常委、副市长)出席。

    对安化县来讲,于2007年在香港港交所主板上市的天工国际有限公司能入驻安化,是安化引进的一重大战略投资者,也是招商引资的重大成果。安化新闻网、益阳新闻网、《镇江日报》、中国选矿技术网、财华社香港新闻中心等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

    天工集团对此次收购前景也很有信心,在其2008年11月23日公开协议中表示:“本公司注意到,过去12个月五氧化二钒市场售价下跌。但是,随着国家宣布增加政府支出以刺激经济,预计包括诸如钒(用于强化钢材)等原材料的需求将会增加,本公司相信五氧化二钒之市场需求将会攀升。”

    事实上,五氧化二钒的价格不仅没有攀升,反而直线下跌。从2008年的近22万元每吨,到2009年每吨价格浮动在19万元左右。

    随着钒价持续下跌,池晓林3人的麻烦也接踵而至。自2009年4月15日,天工集团以“未办理楚凡钒矿安全生产许可证”为由,向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解除协议,并申请保全池晓林3人的财产。

    池晓林及家人名下的所有房产均被冻结;戴克华上海的3套房子、长沙的一套房子,安化还有几处小房子及现金200多万元,全部被冻结;而另一位股东陈光华,唯一一套价值600万元的房子也被冻结。

    “电视上一提到江苏,我就害怕,脑子里立马浮现这个事。”池晓林告诉记者,迄今为止,官司打了6场,其中镇江中院负责该案的法官换了至少12个,门口的保安都认识池晓林与戴克华。当年中间搭线的政府人员不是退休,就是离开。而池晓林3人,财产被冻结至今,不得不面临遗留的一系列问题。

    法庭拉锯战

    “未办理楚凡钒矿安全生产许可证”为由向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记者获得一份于2008年10月签约的《关于天工国际有限公司与湖南安化华林钒业公司股东的股权转让协议书》,协议第六部分约定:池晓林等3人应该向天工集团移交的资料包括:各级政府的批答、工商登记执照、环评证书、安全生产许可证(正在办理之中,池晓林等3人肯定办到)、房产证、土地使用证、公司成立有关资料、采矿许可证(正在办理之中,池晓林等3人肯定办到)等。第十一部分协议约定:池晓林等3人必须完成的事项包括:办妥华林钒业公司安全生产许可证。华林钒业公司工商营业执照完成年检,并办理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登记。记者注意到,该协议盖章为“江苏天工集团有限公司”。

    2009年3月2日,天工公司通知池晓林等3人在一个月内,办理完成华林钒业公司的合法采矿权(包括矿山安全生产许可证、采矿许可证在内)的全部法定手续。如果不能完成,协议将于2009年4月15日自行解除。

    到了2009年4月15日,天工集团以“未办理楚凡钒矿安全生产许可证”为由向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09年镇江中院判决书显示,华林钒业公司自2008年11月至2010年2月间经营的净利润为-201869.66元。而被告池晓林一方认为,股权转让协议的标的是华林钒业公司的股权,钒矿安全生产许可证是次要问题。3人已将华林钒业公司资产交付给原告,原告已正常运转一年,至于转让后企业能否正常生产,亏损还是盈利与股权转让没有关系。

    另查明,楚凡钒矿原为个体商户,于2007年6月注销。2008年,池晓林等人在安化县工商局进行华林钒业公司楚凡钒矿分公司名称预登记。

    2009年8月,安化县安全监督管理局出具情况说明,证明楚凡钒矿不符合现场验收条件。池晓林等3人认为:天工集团未完成矿山安全生产的基础设施建设是楚凡钒矿安全生产许可证办理延迟的唯一原因。

    2010年,镇江中院判双方股权转让协议解除,池晓林3人于判决30日内共同返还江苏天工集团股权转让费45209014.49元。池晓林3人随即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被江苏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次败诉后,池晓林3人决定前往最高人民法院再审。2014年4月18日的最高院判决书认定:楚凡钒矿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并非无法办理,合同各方努力,继续对矿山进行安全生产基础设施后,仍然可以实现合同目的。而天工集团主张安全生产许可证未办成是池晓林等3人单方面责任,法院不予支持,并认定池晓林3人未能办妥楚凡钒矿安全生产许可证,虽已构成违约,但该行为并未构成根本性违约,天工集团无权以此为由解除合同。

    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撤销此前于镇江中院、江苏高院的民事判决。

    池晓林3人松了一口气。

    安全生产许可证难题

    2016年1月,镇江中院判决池晓林3人在判决生效6个月之内投入费用完成安化县楚凡钒矿与安全生产有关的基础设施建设,验收合格后申请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在此过程中,天工集团应予配合。

    最高院判决后不到一个月,池晓林、戴克华、陈光华3人再次收到了与以往内容几乎一致的起诉状——2014年5月,天工集团在镇江中院第二次起诉,要求解除与池晓林等3人签署的收购合同。

    彼时,49岁的陈光华已经因为财产被封,银行拒绝贷款且长期被催债,陈光华经营的工厂资金链断裂,于2014年破产。此后,他无法乘坐飞机、火车等交通工具出行,无奈决定放弃参加这场无休止的庭审。

    “前几年我还撑着打官司,毕竟企业还没倒掉,2014年破产以后,我就不愿意再想这个事情,很痛苦。”陈光华告诉记者,为了躲债,他搬回老家的宅基地,频繁地换电话号码。“经常做噩梦,半夜吓醒。”

    2014年8月,镇江中院第二次判决解除合同,案件进入上诉阶段,池晓林通过安化的熟人得知,镇江中院两位法官出差办案期间与天工集团财务总监等工作人员同吃同住,遂向有关部门进行公开举报。后镇江中院核实确有其事,两位法官均被处理。该案后亦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

    2016年1月,镇江中院判决池晓林3人在判决生效6个月之内投入费用完成安化县楚凡钒矿与安全生产有关的基础设施建设,验收合格后申请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在此过程中,天工集团应予配合。

    池晓林与戴克华不服,向江苏高院再次上诉,2016年11月11日,江苏高院维持原判。

    “我们马上写信给他(天工集团)要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的材料,因为印章都在他们手里。我花钱让工程队进矿,你要承认委托我们。”池晓林向记者出示一份于2016年12月11日致天工集团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天工集团将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相关材料于10日之内通过快递寄给自己,第二日,天工集团复函拒绝配合。

    2017年1月9日,池晓林的矿工队刚打开楚凡钒矿矿山坑口进行安全生产基础设施建设时,现场被安化县国土资源局以没有合法有效采矿许可证、施工系违法行为进行立案查处,并下达了(2017)矿字001号《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

    池晓林找过镇江中院请求强制执行,命令天工集团提供所需证件。“但法院认为天工集团有权利不配合。”池晓林告诉记者。

    2019年,天工集团董事会主席朱小坤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否认自己拒不配合池晓林等人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的说法。并称公司每年为了生产高速钢产品,要购买1000多吨钒。“他那个钒矿如果能生产,我还用花那么多钱去买?”朱小坤还强调,天工集团支付了4000多万元收购款,10年来没有获得一分钱收益。

    记者致电曾经参与此次招商引资的安化县副县长邹雄彬。“现在办了安全许可证也不能开采,我们这里的钒矿因为环保问题都停了好几年了。”邹雄彬向记者表示,“我们认为天工国际是一家有势力的企业,我们那时候就希望有势力的企业入驻安化……签约以后,他们自己谈判,后来他们之间有了矛盾,就自己打官司了。”对于此后谈判的具体内容,邹雄彬表示并不清楚。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进博时刻谈创新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保险·资管
   第14版:资本·交易
   第15版:金融科技
   第16版:金融科技
   第17版:金融
   第18版:证券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建材·物流
   第28版:地产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广告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天工国际收购引11年诉讼战:被指重复起诉致民企变黑户
上接A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