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金融科技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16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疯狂的瀚华担保

    本报记者石健北京报道

    近日,沈阳盛京能源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发展”)因为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致使两只城投债券“18沈公用PPN001”和“17沈公用PPN001”发生违约。Wind显示,上述两只债券由担保方瀚华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华担保”)完成兑付。

    事实上,自2018年开始,沈阳发展利润表开始呈现亏损状态,并且在此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另外“瀚华担保2018年主体评级报告”显示,2017年末,瀚华担保融资性担保责任放大比例和担保责任放大比例同比均大幅上升,清偿性还本付息能力有所减弱。

    瀚华担保为何在自身清偿能力减弱的同时,对经营状况下滑且出现负债压顶迹象的沈阳发展进行债券担保?瀚华担保对于沈阳发展两只城投债券的风控评估如何? 此次兑付又将对瀚华担保带来哪些影响?

    或有负债持续上升

    根据天眼查平台显示,沈阳发展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为0.3亿元。一位城投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沈阳发展早期发展态势较好,但是自从2017年开始,公司经营情况出现下滑。”

    根据评级报告公布数据显示,沈阳发展2018年度至2020年8月的利润表均呈现亏损状态。评级报告认为,公司扭亏困难且盈利能力不足,主营业务开展面临困境。因到期债务未能清偿,形成诉讼和执行案件,部分资产被查封冻结,企业陷入一定程度的经营困境,存在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情形。

    除了公司面临亏损,自2017年开始,沈阳发展面临高负债率的问题。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早在2017年,整体有息负债有92.29亿元,其中短期有息负债71.77亿元,彼时,报告中就提示,“短期面临很大的集中偿付压力”。而截至2019年6月末,沈阳发展总资产为165.55亿元,总负债137.3亿元,净资产28.25亿元,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82.9%。

    在2017年出现负债增加,2018年开始出现亏损的情况下,沈阳发展接连发行了两只债券“17沈公用PPN001”和“18沈公用PPN001”,发行额分别为4.2亿元和0.8亿元。

    对于彼时沈阳发展的经营状况,瀚华担保是否有所了解?记者根据获悉的瀚华担保内部组织架构图看到,瀚华担保在风险管控方面设立了多个部门,如省级机构风险管理部、流程管理中心等。对于担保前,瀚华担保对沈阳发展进行了哪些风控审核,记者向瀚华担保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前,对方未予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在对上述两只债券担保期间,不仅沈阳发展经营状况不佳,彼时的瀚华担保也面临着一系列经营问题。根据“瀚华担保2018年主体评级报告”显示,瀚华担保在开展担保业务所形成的担保责任余额构成瀚华担保的或有负债,近年来,瀚华担保或有负债规模大幅上升。尤其是在2016年至2017年末,担保责任余额同比分别增长45.86%和19.10%。截至2017年末,公司或有负债剩余到期期限主要集中在1年以内和3年以上,上述期限担保责任余额分别为196.59亿元和144.37亿元,占总担保责任余额的比重分别为40.75%和29.93%,短期到期期限较为集中。这意味着如果形成代偿损失,将对瀚华担保流动性管理带来压力。

    与此同时,瀚华担保清偿性还本付息能力有所减弱。2015年至2017年末,公司实收资本均为35亿元,净资产分别为38.42亿元、40.39亿元和40.97亿元。截至2017年末,公司融资性担保责任放大比例和担保责任放大比例分别为8.69倍和11.77倍,同比均大幅上升,清偿性还本付息能力有所减弱。

    对此,中国金融智库首席金融学家宏皓分析认为,“国内担保机构的担保放大倍数一般不超过10倍。担保放大比例越大,担保机构所要承担的风险也就越大,需要担保机构具备很高的风险控制和风险管理能力。”

    流动性管理承压

    此次代偿之后,会对瀚华担保带来哪些影响? 宏皓认为,“此次代偿势必会提升瀚华担保的代偿率,且由于沈阳发展处于破产重整阶段,未来有很多不确定性,导致瀚华担保的代偿回收率会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评级报告中就对瀚华担保因代偿而引发公司流动性管理带来压力有过提示。报告提到,“受未到期责任准备金增加影响,瀚华担保负债规模持续增长,担保责任余额大幅上升,且到期期限较为集中,需关注可能形成的代偿损失对公司流动性管理带来的压力。”

    同时,报告中还提到对债券业务担保的压力,“从结构上看,瀚华担保负债主要由担保赔偿准备和未到期责任准备金构成,其中2015年至2017年末担保赔偿准备分别为7.89亿元、6.83亿元和5.85亿元,占比分别为54.90%、39.16%和28.10%;未到期责任准备金分别为2.78亿元、5.96亿元和6.54亿元,持续上升,主要是由于公司确认的担保费收入在担保期间内摊销,将归属于以后会计期间的部分确认为未到期责任准备金。由于近年来公司新增大量期限较长的债券担保业务,担保费确认为未到期责任准备金规模上升。”

    “‘瀚华系’与辽宁省的合作已经很多年。一方面,瀚华在辽投资了大量资本,另一方面,瀚华担保等公司在辽进行了大量放贷和担保业务。所以,如果放眼双方的整体合作,这种担保合作则不难理解。”采访中,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说。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瀚华担保与沈阳盛京金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了沈阳恒华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2016年后,瀚华担保旗下子公司辽宁瀚华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瀚华担保”)与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省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管理中心]成立了鞍山激光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中心(有限合伙)。2017年,辽宁瀚华担保与沈阳市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了沈阳市菁华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同年,瀚华担保在辽宁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累计开发供应链金融产品10余个。

    此外,瀚华担保曾因设立产业基金而致使出现大额负债。根据评级报告显示,辽宁省政府与瀚华担保共同成立产业基金后,瀚华担保出资部分合计4.47亿,该部分资金系负债所得,而瀚华担保当年的有息负债才4.54亿元。

    此外,瀚华担保旗下的辽宁瀚华担保经营亦存在不佳的情况。记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辽宁瀚华担保旗下鞍山分公司、锦州分公司、营口分公司等多家子公司注销。

    眼下,“瀚华系”与辽宁省的合作仍在继续。今年4月28日,瀚华担保的大股东瀚华金控(03903.HK)发布公告,将与辽宁省沈抚新区下属国资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一家规模30亿元的有限合伙企业,用于投资在沈抚新区新设的普惠融资担保公司。虽然合作内容为融资担保,但是出资方并非瀚华担保,而是瀚华金控及其下属辽宁瀚华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计出资10亿元。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进博时刻谈创新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保险·资管
   第14版:资本·交易
   第15版:金融科技
   第16版:金融科技
   第17版:金融
   第18版:证券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建材·物流
   第28版:地产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广告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经营性现金流入不敷出 科蓝软件增发募得仅六成
疯狂的瀚华担保
小贷业务显疲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