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版:保险·资管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16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天乾资管的“借贷游戏”

    本报记者樊红敏郑利鹏北京报道

    一边是融资路径不断收窄的地产公司,一边是无放贷资质的地方AMC,两者碰触能产生怎样的“火花”?

    近日,中天金融(000540.SZ)发布《关于为子公司提供担保的公告》称,“因生产经营需要,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天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城投’)向湖北天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乾资管’)申请融资10亿元,融资期限不超过5年。”“目前,资金已到账,担保现已生效。”

    值得一提的是,对外“放贷”背后,天乾资管自身也在进行大规模融资活动。

    其背后,有着怎样的商业逻辑?

    融资“萝卜蹲”

    《中国经营报》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2019年下半年以来,天乾资管已通过银行、债券、信托等多个渠道进行融资,累计近30亿元,最高融资成本或超过10%。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天乾资管银行授信31亿元,已使用26亿元。截至2019年底,天乾资管获得银行授信额度45.63亿元,已使用额度34.86亿元。此外,天乾资管还分别于2020年3月11日和2020年5月6日,以疫情防控债的名义,发行了20天乾01、20天乾02两期债券产品,累计融资规模15亿元,这两期债券对应的票面利率分别为7.5%、6.5%。

    记者注意到,天乾资管以疫情防控债名义发行的债权,其票面利率远高于同业AMC普通债券票面利率。如,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今年以来发行的20鲁金01、20山东金融MTN001、20山东金融SCP001票面利率分别为3.1%、3.77%、2.36%。陕西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今年以来发行的20陕金01、20陕金02、20陕西金融PPN001对应的票面利率分别为3.9%、3.9%、3.89%。

    此外,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2019年下半年以来,北方信托先后为天乾资管发行了两只融资产品,分别为金玉九十七号、金玉九十九号。

    具体融资用途均为“向天乾资管发放流动资金贷款,天乾资管将用于日常经营周转、归还股东借款及其他金融机构融资(借款)。”其中,金玉九十七号信托规模1.2亿元,融资期限为“18个月,成立满6个月受托人有权终止信托计划”,预期收益率为8%至8.5%;金玉九十九号发行规模1.4亿元,产品期限15个月,预期收益率7.7%至8.8%。

    此外,股东借款亦是天乾资管资金的来源之一。天乾资管通过北方信托所融资金的用途之一就是“归还股东借款”。

    不过,记者注意到,天乾资管控股股东武汉天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盈投资”)亦通过多种渠道进行融资。Wind数据显示,天盈投资于今年6月8日分别发行了20天盈01、20天盈02两期债券,累计融资6亿元;截至2020年6月,天盈投资银行授信额度27.63亿元,已使用授信25.67亿元。

    北方信托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发行的天盈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1期于2020年1月17日正式成立,融资方为天盈投资。

    此外,天眼查显示,今年以来,天盈投资还曾向融资租赁公司、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出质过股权。“公司(天盈投资)所持天乾资管的股权绝大部分被质押,公司权益稳定性偏弱。”《武汉天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020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信用评级报告》(以下简称“《信用评级报告》”)提到。

    主业放缓

    实际上,融资难是地方AMC面临的行业性问题。

    《中国地方资产管理行业白皮书(2019)》(以下简称“《白皮书》”)提到,“2019年,资金问题是制约大部分公司发展的主要问题。”

    地方AMC的不良资产处置以司法清收、债务重组与退出等传统方式为主,其特征是需要较长的运作周期,因此需要高久期、低风险偏好的资金支持。”“即使到了2020年,部分地方AMC已经开始通过发行债券进行融资,但融资难、融资贵等瓶颈始终是大部分地方AMC面临的首要问题。

    《白皮书》调研数据显示,“对于2019年经营过程中遇到的主要问题,有35家公司认为其在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方面遇到了问题”“2019年,融资渠道有限、融资成本较高仍然是公司经营的主要问题”“对于2019年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主要发展瓶颈,有24家公司认为资金成本较高是主要瓶颈之一,有20家公司认为资金实力较弱同样是瓶颈”。

    颇值一提的是,相较国资控股的AMC公司,民营AMC融资问题更为突出。

    《白皮书》同时提到,相比于四大AMC公司和银行系AMC,地方AMC在资本补充以及外部融资能力等方面存在一定劣势。目前来看,主要体现在融资渠道少、资金成本高,特别是民营型地方AMC,由于缺乏金融类或地方政府级股东背景,没有银行同业业务资格,融资渠道相对更少,成本也更高。

    天眼查显示,天乾资管成立于2016年12月,注册资本27.21亿元,控股股东天盈投资(持股比例34.54%)为武汉“当代系”旗下公司,为民营企业。天乾资管官网显示,该公司于2017年4月25日获得中国银监会批准(银监办便函[2017]702号),参与地方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是湖北省第二家地方AMC。

    记者注意到,融资问题一直是天乾资管面临的棘手问题之一。

    天乾资管官网信息显示,早在2018年年度工作会议中,天乾资管就提到,“持续推进增资扩股,积极拓展融资渠道”“2018年,公司顺利完成主体评级,获联合资信长期信用等级AA认定”。

    据本报此前报道,天乾资管在2018年就试图通过发行债券募资,彼时,天乾资管计划发行20亿元债券,但之后这笔公司债券募集计划迟迟没有下文。

    天乾资管官网2019年5月份发布的文章还提到,“2019年5月,湖北省金融监督管理局陈宽宏副局长一行到公司开展现场检查。”“陈宽宏副局长肯定了公司‘困境企业投资银行’的定位,鼓励公司推动业务下沉,加快上市步伐,进一步增强资本实力和竞争力。”

    此前就曾有业内观点认为,如果资金成本较高,处置收益将很难覆盖成本,很难运转下去;高额的资金成本容易引发短钱长投、资金期限错配等问题。

    实际上,资金问题已然影响到了天乾资管不良资产处置主业。

    “近年来,受制于结存业务处置周期及资金来源等影响,天乾资管收购不良资产(包)新增规模有所放缓,收购来源由2017年以金融机构为主转变为2018年以来的以非金融机构为主。”《信用评级报告》中提到。

    天盈投资公司债券2020年跟踪评级报告亦提到“2019年,受制于存量业务处置周期较长及资金来源有限等影响,天乾资管收购不良资产(包)新增规模有所放缓”。

    中金公司今年7月份发表研究文章提到,“天盈投资为民企,下属子公司天乾资管为湖北省第二家地方AMC,不良资产经营规模小且处置效率一般。而且近年公司杠杆水平和净短债规模逐年增加,目前未使用外部授信无法覆盖净短债,且账面资产变现能力较弱,流动性压力很大。”

    类信贷业务依旧?

    尽管始终被资金问题困扰,但天乾资管却并未将有限资金全部用于不良处置主业。

    记者注意到,天乾资管官网关于业务板块的介绍中,提到了不良资产收购、并购重组、固定收益投资、股权投资几大业务板块,其中关于“固定收益投资”板块的介绍为“通过基金、信托等投资工具投资于标的企业,到期收回资本金并获取投资收益。主要通过独立第三方设立信托计划、有限合伙企业、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等方式向融资方提供资金”。

    《信用评级报告》中也提到天乾资管的企业债权投资、收益权产品、委托贷款业务。“企业债权投资主要是提供借款、投资信托和资管计划等,企业债权投资收入2017年贡献了65.23%的收入,系因天乾资管成立初期开展了较多资金类业务所致,2018年以来,随着逐步回归不良资产的收购和处置主业、减少资金类业务规模,以及前期重组业务逐步确认了收入,企业债权投资收入占比大幅下降;收益权产品投资主要是受让各类资产收益权为交易对手提供流动性支持,对外投资的期限一般不超过1年,属于补充业务类型,受客户需求、市场偶发变动因素的影响较大,收入有所波动;委托贷款收入近年来逐步下降,系缩减资金类业务所致,2019年在金融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基本停止新增委托贷款业务。”

    天盈投资公司债券2020年跟踪评级报告亦提到,“在金融监管趋严的背景下,自2018年末已不再有委托贷款业务余额,2019年再无委托贷款收入。”

    不过记者注意到,除文章开头所述那笔5年期10亿元借贷业务之外,第三方企业信用信息查询平台显示,今年7月,一家名为“山东鑫苑置业”的公司曾向天乾资管出质了一笔股权,质押数额为5000万股,被出质股权标的企业同样为地产类公司,名为“青岛科达置业有限公司”。

    此前,2017年、2018年均曾有多笔股权被质押给天乾资管,2019年1月,亦有两笔股权被质押给天乾资管,被出质股权标的企业多数为地产类公司。

    就天乾资管的融资渠道、成本、类信贷业务规模等相关问题,记者多次致电天乾资管,均无人接听。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进博时刻谈创新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保险·资管
   第14版:资本·交易
   第15版:金融科技
   第16版:金融科技
   第17版:金融
   第18版:证券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建材·物流
   第28版:地产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广告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健康险增长爆发 中小险企三大难题待解
天乾资管的“借贷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