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版:证券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16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涉亿阳债违约 中山证券、华泰联合证券被追索超6亿

    对于这两起合计约为6.64亿元的诉讼,控股股东锦龙股份在其公告中称:“中山证券经过评估认为其需要赔偿的可能性较低,预计不会对公司利润产生重大影响。”                                                 本报资料室/图

    本报记者王力凝北京报道

    东北民营企业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阳集团”)曝出连环违约近三年来,如今依旧余波未了。

    2020年5月底,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实施变更后的《亿阳集团重整 计划草案 ( 万怡投资)》。根据重整计划,普通债权人将获得10万元的现金清偿,超出部分将实行“债转股”。由于对重整计划不满,投资人将亿阳集团、债券主承销商中山证券、华泰联合证券告上法庭。

    根据中山证券控股股东锦龙股份(000712.SZ)近期发布的公告,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外贸信托”)和深圳市融通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通资本”)提起诉讼,被告方为亿阳集团和债券承销商中山证券、华泰联合证券,两起诉讼合计约为6.64亿元。

    早在2018年,黑龙江证监局曾向中山证券、华泰联合证券下发警示函,认为两家在债券发行中,对亿阳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主体尽职调查不全面、对公司治理及资信状况尽职调查不充分,对诉讼情况、股权转让、关联交易、债务信息等事项核查不到位。

    债权人不满赔付方案

    有机构提起诉讼,希望从亿阳集团的债券承销商处获得赔偿。

    亿阳集团是位于黑龙江哈尔滨市的一家民营企业,成立于1988年,主营业务为能源、新材料等商品贸易、IT应用等。2017年,亿阳集团还登上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7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排在第342名。

    因涉嫌单位行贿案,亿阳集团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邓伟被带走协助调查。随后,亿阳集团债务危机爆发,企业发行的“16亿阳01”“16亿阳03”“16亿阳04”“16亿阳05”“16亿阳06”等多只债券接连违约。

    2018年10月,亿阳集团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2019年3月21日,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亿阳集团破产重整一案,并指定黑龙江新时达律师事务所担任亿阳集团的破产重整管理人。

    2020年2月底,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草案(华图方案)》。按照草案,上海华图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图”)要对亿阳集团投资10亿元,另外向亿阳集团提供为期三年的借款2亿元支持重整后企业发展、2亿元现金借款用于流动资金。

    不过由于上海华图的资金迟迟不能到位,亿阳集团随后向法院申请变更重整方案。

    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在2020年5月29日发布的民事裁定书,裁定亿阳集团重整投资人变更为东北另一家民营企业——大连万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万怡”)。截至8月10日,管理人黑龙江新时达律师事务所已经累计收到大连万怡支付的资金3亿元。

    裁定书提到,亿阳集团的债权人合计1392人,债权金额212亿元。在这些债权中,有财产担保的债权只有25人,债权金额为63.18亿元,剩余均为普通债权。

    根据草案,亿阳集团将针对普通债权人“现金+债转股”的方式清偿:以现金清偿10万元(不足10万元的据实清偿),超出10万元的部分全部作为亿阳集团增资扩股出资。

    只能拿到10万元的清偿,这对于1367名普通债权人简直是晴天霹雳。如今,已经有机构提起诉讼,希望能够从亿阳集团的债券承销商处获得赔偿。

    根据公告,中国外贸信托在2016年7月买入“16亿阳05”债券45万张,本金4500万元。2018年5月,中山证券召开了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宣布债券提前到期,债券本金及利息一直未能兑付。中国外贸信托请求判令亿阳集团赔付本金、逾期利息合计6148万元,中山证券和华泰联合证券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相较于中国外贸信托,融通基金旗下的融通资本遭遇的损失更大。2016年3月,融通资本通过其管理的私募基金,共买入“16亿阳03”债券500万张,本金5亿元。融通资本请求判令亿阳集团赔付本金、利息合计6.024亿元,同样请求判令中山证券和华泰联合证券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中介机构担责判定困难

    认定中介机构责任,主要是看中介机构在债券承销中是否做到勤勉尽责,是否承担责任要看法院的裁判认定,而不是由中介机构自行评估。

    对于这两起合计约为6.64亿元的诉讼,锦龙股份在其公告中称:“中山证券经过评估认为其需要赔偿的可能性较低,预计不会对公司利润产生重大影响。”

    “中山证券是有过评估的。”锦龙股份董秘办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预计中介机构赔偿的可能性较小。该人士表示,现在没有更多消息需要披露,随后有相关进展公司将会及时公告。

    记者注意到,相较于锦龙股份的公告,另一家被告华泰联合证券却没有对外披露这一情况。华泰联合证券是华泰证券(601688.SH)持股99.92%的子公司,华泰证券在近期并没有专门发布公告对这两起诉讼予以说明。

    “这个事情对我们来说没有重大影响,所以无需公告。”华泰证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公司已经注意到锦龙股份发布的相关公告,案件现在也没有开庭,对公司没有影响。

    华泰证券该人士还提到,既然中山证券认为他们赔偿的可能性较低,华泰联合证券作为第三被告,对公司的影响就更小了。

    早在2018年4月,黑龙江证监局就对亿阳集团发行债券的三家承销商——大通证券、华泰联合证券、中山证券下发警示函,提到这三家券商对亿阳集团及其实控人主体尽职调查不全面。2018年,黑龙江证监局向中山证券、华泰联合证券下发警示函,认为两家券商在证券发行中,存在对亿阳集团的治理及资信状况尽职调查不充分,对亿阳集团的诉讼情况、股权转让、关联交易、债务信息等事项核查不到位,未及时向投资人提示风险,未有效督促亿阳集团披露经营情况变化等问题。

    “中介机构是否要承担责任、要承担多大的责任,还有待于法院的认定。”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副会长宋一欣告诉记者,7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之后,类似中介机构在证券承销中的责任认定案件,大多悬而未决,司法实践中一直在等有明确的判例出来。

    在宋一欣看来,认定中介机构责任,主要是看中介机构在债券承销中是否做到勤勉尽责,是否承担责任要看法院的裁判认定,而不是由中介机构自行评估。

    亿阳集团的重整能否进展顺利、中介机构是否要承担债券违约的赔偿责任,记者将进一步关注。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进博时刻谈创新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保险·资管
   第14版:资本·交易
   第15版:金融科技
   第16版:金融科技
   第17版:金融
   第18版:证券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建材·物流
   第28版:地产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广告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营业部前总经理频踩红线 中航证券风控短板凸显
涉亿阳债违约 中山证券、华泰联合证券被追索超6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