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版:能源·化工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16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绿色动力高管“出走”百亿债务压力待解

    本报记者茹阳阳吴可仲北京报道

    近日,绿色动力(601330.SH、1330.HK)公告披露,公司副总经理成雁、监事何红“因个人原因”辞职。

    “如公告所披露,(两位)是因个人原因而离职的。”绿色动力董秘办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解释说:“公司的八九位高管这几年比较稳定,核心管理层也一直没变。今年才有个别高管出现辞职,对公司经营没太大影响,且上市公司董监高发生变动也属正常。”

    在上述高管离职背后,绿色动力的资金情况并不乐观。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其负债已增至119亿元。近期,绿色动力公告称,一笔本于2020年四季度到期的3.14亿元控股股东借款,将再次展期3个月。

    应收账款累积

    绿色动力是一家由北京国资控股的固废企业,主要以BOT等特许经营的方式从事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投资、建设和运维。近年来,绿色动力迅速扩张。其2019年年报显示,当年公司先后有15个项目开工,创历史新高;截至年底,运营项目22个,在建8个,筹建14个,业务覆盖20个省市。

    由于补贴拖欠及近期相关政策调整影响,绿色动力报表上的应收账款越积越多。三季报显示,绿色动力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6.5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亿元,同比增长皆为32%;而应收账款则由上年底的4.5亿元增至6.4亿元,增幅达41%。

    此外,绿色动力应收账款在流动资产中的占比也不断上升。2017年至2020年三季度末,绿色动力应收账款分别为1.4亿元、2.3亿元、4.5亿元和6.4亿元,占同期流动资产的13%、18%、28%和28%。

    绿色动力方面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的6.4亿元的应收账款,主要是由已经纳入国补目录但还未收到相关补贴的项目产生的。”中华环保联合会废弃物发电专委会秘书长郭云高近期也讲道:“补贴拖欠在行业内是个普遍的问题,拖欠的周期也确实比较长,像有些新投运的焚烧厂要2~3年才能拿到补贴。”

    随着部分项目垃圾处理费和电费结算周期延长,绿色动力本应回流的现金不断变为应收账款,拖累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多年为负,2020年三季度才转正。据绿色动力公告,2017~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应收账款计提减值分别为1198万元、1220万元、2504万元和2483万元。

    下转 C6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进博时刻谈创新
   第08版:财经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保险·资管
   第14版:资本·交易
   第15版:金融科技
   第16版:金融科技
   第17版:金融
   第18版:证券
   第19版:医药·健康
   第20版:医药·健康
   第21版:区域经济
   第22版:区域经济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建材·物流
   第28版:地产
   第29版:公司
   第30版:TMT
   第31版:TMT
   第32版:TMT
   第33版:能源·化工
   第34版:能源·化工
   第35版:商业案例
   第36版:与老板对话
   第37版:车视界
   第38版:车视界
   第39版:车视界
   第40版:广告
   第41版:快消
   第42版:快消
   第43版:快消
   第44版:快消
   第45版:先锋话题
   第46版:先锋话题
   第47版:评论
   第48版:专栏
河北“煤改气”困局
绿色动力高管“出走”百亿债务压力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