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封面故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13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逃出缅北

    一线调查

    本报记者万笑天北京报道

    一年后,在缅北边境的隔离点,赵斌终于进入了回国的最后一道程序,云南的国门近在咫尺。几天前从诈骗窝点逃走时,他兴奋得一晚没有睡觉。

    “今年还答应我爸踏踏实实赚点钱,回家把房子稍微装修一下,结果发生了这种事情,都不敢面对我爸了!”赵斌没敢告诉父亲自己被骗到了缅北。如果一切顺利,隔离7天后,会入境继续隔离,但赵斌的核酸检测结果几次反复,回国的时间已不知在何时。

    因全国各地的劝返行动,近几个月,回国的人员在缅北与云南的边境排起长龙。根据部分地方的“劝返政策”,这些人员需直接或委托家属联系户籍所在村(居)委会或派出所,在指定日期前主动联系报备后入境回国的,视为自首,依法从轻处罚。否则,一律视情依法提请宣告失踪、死亡直至注销户籍。

    即便如此,仍有人直言想去缅北工作,那里有着获取暴利收益的诈骗犯罪者,容易做的生意,还有泛滥的毒品、枪支、博彩;而在其中的人,有人被诱骗至诈骗公司,做不出业绩,或不愿走上违法犯罪之路,被毒打、关水牢,想尽办法交纳赔付、逃跑。

    在边境的排队隔离还在继续,一些地方也将回国的截至日期从6月延后至9月中下旬。诈骗团伙所在的大楼空荡了许多,打击之下有的业务仍在继续,并进行人员招聘。对缅北电信诈骗者的打击、劝返,显然不在一朝一夕。

    逃离

    赵斌来到这里后,从未出过门。

    清晨6点,房间内的人睡去不久,他们同往常一样玩乐到凌晨两三点钟。赵斌则需要保持清醒,脑海中谋划着,决定要逃离这里。

    他身在缅北果敢特区,一个大约200平方米的院落。院子里住着二三十人,他们在此处办公、居住,主业是经营“杀猪盘”,对国人进行诈骗。很多人把院子租给诈骗团伙,一个院子就是一个窝点。院子的围墙上带着铁丝网,还有两名穿制服的当地“安保”人员,手里拿着枪,轮流值守。

    “一般诈骗团伙每个月都会给当地安保费用,让他们看着被诈骗团伙控制的人。”赵斌说,不听话的人也会交给他们惩罚,比如逃跑失败或者顶撞老板,拉到附近的山上一顿毒打,关水牢、小黑屋。他也曾因逃跑被抓到山上,关了一天的小黑屋,“还好没有关水牢”。

    赵斌第一次逃跑是在月底聚餐的时候,没跑多远就被抓住了,“跑得太慢了,地方小容易被发现”。如果不被信任,就不会再允许出门,接着就是被卖。他被卖到了这里。

    在前一个窝点,几个被卖来的湖北人趁外出买东西时逃跑,一个人被抓了回来,赵斌看到他被守卫和带头的几个人拳打脚踢,趴在地上半个小时才起来,最后联系家人付钱。不过赵斌不知道,他到底是被放了,还是又被卖到了别的团伙。要离开需要交纳所谓的赔付,名义是诈骗团伙承担的车马食宿费用,一般需要三四万元。

    他开始行动了。这栋楼有两层,一层房间是上下铺的铁架床,房内的九人都在熟睡,他蹑手蹑脚地起来,装作拉肚子睡不着,带上了准备好的一套衣服和自己的手机离开。房间对面就是保安的住处。

    目标是一层卫生间的通风口,刚来这里赵斌就发现了它,防护网用螺丝固定在上面。这里只有两个卫生间,一个在一楼,业务员共用,另一个在二楼老板的房间。走过宽两米、长十多米的走廊,一排桌子靠着墙,这是他们日常办公的地方,每人会拿到一部手机和一个笔记本电脑。

    卫生间的通风口约两米高,站在洗漱台上可以爬上去,他个子不高,会有些费力。之前桌子上放着的十字螺丝刀,已被他藏在了卫生间的一个洞里。拧下螺丝,打开通风口,大小恰好可以让一人通过。上半身先钻出去,脚勾在通风口的边沿,双手可以触到地面。

    接下来就是翻出院子。之前赵斌在阳台上确认过院子后面的情况,院墙和楼体之间的间隔,可以用两脚支撑着爬上去。因为被体罚,每天要做100多个深蹲,两腿没有力气,他险些没有翻过去。如果不是长期体罚,他也不会冒险逃离。

    赵斌来到这里后,从未出过门。因不配合诈骗,不能带来收益,没有收益就不能出门。起初,他常常能到阳台上整理东西,从这里可以看到周围的环境,位置在一个菜市场附近。他说,白天很少能上去,一般都是在晚上,看不清楚下面是什么,“楼上有灯,楼下黑漆漆的”。

    有一次下面的人叫赵斌,没有看到他,发现他在楼顶的阳台,问他在上面做什么,他答晒太阳。之后就把进入阳台的门锁上了。

    “跑出来后躲了几个小时,浑身都在发抖。”他说,不认识路,就往人多的地方跑。

    逃到了城市,但赵斌身无分文,寸步难行。于是他又投靠了前一个团伙中的代理,因为分赃不均与老板分道扬镳。代理负责管理业务员,在一个十几人的团伙中,分为三个组,负责的组长即代理。赵斌说,这个代理与原先的诈骗团伙头目是发小,他知道二人产生了矛盾才敢来。下转 A6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事件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评论
   第08版:评论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银行·新金融
   第14版:新金融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保险
   第17版:保险·信托
   第18版:资管
   第19版:资管
   第20版:资管
   第21版:区域·地产
   第22版:地产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家居·建材
   第28版:地产·家电
   第29版:医药·健康
   第30版:医药·健康
   第31版:物流·汽车
   第32版:游戏
   第33版:TMT
   第34版:TMT
   第35版:TMT
   第36版:TMT
   第37版:能源·化工
   第38版:能源·化工
   第39版:商业案例
   第40版:与老板对话
   第41版:车视界
   第42版:车视界
   第43版:车视界
   第44版:车视界
   第45版:快消
   第46版:快消
   第47版:快消
   第48版:快消
逃出缅北
缅北大劝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