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版:资管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13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交银施罗德基金“三剑客”两人折戟 集中持股又踏空行情

    本报实习记者顾梦轩记者夏欣广州北京报道

    2021年,震荡市之下的A股市场,对基金经理投研能力的考验更加淋漓尽致。实力过硬的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往往能抗住市场下跌,而一些原本知名度较高的基金经理则由于研究水平的短板,错过热门赛道行情,慢慢被对手甩到后面。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有交银施罗德基金“三剑客”之美名的其中两位———王崇和杨浩管理的基金跌多涨少,显露出颓势。

    增聘基金经理挽救业绩?

    或许是为了解决基金业绩不佳的问题,9月4日,交银新生活力、交银内核驱动发布增聘基金经理公告:交银新生活力增聘田龙,交银内核驱动增聘封晴,二人分别与杨浩共同管理上述两只基金。

    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铁牛指出,“在基金业绩表现不佳或者管理规模过大,且当前基金经理的能力范围有限的情况下,如果加入一个能力圈互补的基金经理共同管理,可以扭转当前的不利局面,维护投资者体验。”

    奶酪基金经理庄宏东指出,“有一种则是需要引起重视的,基金经理因为个人身体或者投资业绩出现了比较大的波动和亏损之下的增聘基金经理进行共同管理,其实是属于存续产品保持继续运作的无奈之举,需要重新考量新基金经理的水平究竟如何,投资理念和策略是否可以保持一致。”庄宏东说。

    上海证券基金分析师姚慧向记者指出,单一基金经理基金产品增聘基金经理,一般有如下原因:第一,产品管理的协同需要,包括产品策略的协同需要,产品规模过大的协同需要;第二,培养新基金经理;第三,能力圈互补;第四,为原有基金经理减负;第五,为基金经理变更做准备。

    对于分析能力圈互补的问题,姚慧表示,能力圈互补可能拓展基金产品的投资范围,带来更好的收益。特别是,当基金产品近期业绩表现不佳的情况下,加入另一位能力圈互补的基金经理共同管理,期望扭转当前的不利局面,维护投资者体验。

    相比之下,杨浩的业绩表现则“略逊一筹”。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7日,杨浩管理的三只基金——交银内核驱动、交银定期支付双息平衡和交银新生活力今年以来收益率分别为-15.39%、-11.48%和-16.24%,同类排名分别为1564/1603、38/41和1966/1972。

    杨浩在今年基金二季报、半年报中对业绩不佳进行了深刻反思。在交银新生活力2021年半年报中,杨浩称,一直以来较多做逆向投资,以期在一个较低估值起点上买入长期投资。但今年在经济逐季下行和供应链紊乱的背景下,似乎市场更青睐高举高打,对逆周期景气度线性外推较远。我们在高景气度行业上的配置不足,部分长期投资的个股因为供应链紊乱或研发投资期导致当期业绩弱于预期回撤较大,说明我们在中短期交易(组合管理)和中长期投资之间的匹配平衡问题需要优化。

    在交银新生活力二季报中,杨浩阐述了他的投资逻辑:坚持对数智化、海外化、一体化方向的优秀公司投资。数智化的趋势是比较明显的,在后移动互联网时代,数字智能在工业制造、零售供应链、智能汽车家电新场景上都逐步从投资故事转为现实,早期带动相关硬件产品的销售,中期优化企业经营,长期有望创立一些新的高壁垒商业模型。

    “高端制造、工业4.0等方面是杨浩主要的研究和投资方向。从二季报的表述可以看出,杨浩放弃了短期的市场博弈,转而希望通过长期持有公司股票赚成长性的钱,未来投资风格将偏向科技成长型。”王铁牛表示。

    分析基金业绩不佳的原因,王铁牛向记者指出,交银新生活力投资收益没有跑赢业绩比较基准是因其股票投资以传媒、物流、家电为主,而重仓的视源股份、顺丰控股、芒果超媒、美的集团等个股走势较弱,拖累基金业绩表现。“二季度以来,国内投资和消费数据低于预期,互联网平台、教育等行业被整顿,在这种背景下,传统消费板块、家电等传统白马股走势较弱,而新能源、军工、周期类的有色、钢铁等板块走势较好,而后者基金经理配置相关资产较少,故而其净值走势较弱。”王铁牛说。

    天相投顾高级基金分析师宫曼琳也认为,该基金今年表现不佳主要是由于资金多集中于热门赛道,逆向投资在高景气度行业不足。

    根据Wind数据,交银新生活力前十大重仓股中,只有四只年初以来股价增长,且幅度不大。而剩余的六只下跌个股中,芒果超媒年初以来下跌幅度高达37.84%,顺丰控股下跌30.3%,美的集团下跌24.65%。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指出,对比杨浩管理的三只基金的今年一二季报可知,对三只基金基本没有做太大的仓位调整。“在A股市场表现不佳、大盘风格基金表现一般的背景下,杨浩的持仓股票几乎没有任何调整,而且对于持续下跌的股票一直维持着高仓位,这就使得基金的表现萎靡。”孙扬说。

    错过热门赛道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7日,王崇管理的交银瑞丰三年封闭混合今年以来收益率为-0.79%,同类排名为1132/1603,且该基金最近三个月、六个月均跑输业绩比较基准。

    跟杨浩的“高景气度行业配置不足”异曲同工的是,王崇在交银瑞丰三年封闭混合二季报中这样反思:从二季度来看,基金组合整体表现不佳,组合内个别重仓股跌幅较大,我们错过了如新能源(车)等高成长高估值股票的大幅上涨行情,我们一直深刻反思,到底是自己的研究和认知没有到位,还是市场的定价水平远超过自己固守的投资框架内的买入持有标准。

    王崇指出,就我们目前的基金组合而言,这些非热门行业的公司以三四年的视角竞争优势明显,其股价所处的动态估值和当前业绩匹配度较高,并未明显透支未来几年业绩预期,这些估值合理的股票未来几年有望实现较好的年化收益率,其构成的组合也是未来基金实现一定收益率的基础。

    王铁牛表示,交银瑞丰三年封闭混合投资收益没有跑赢业绩比较基准是因重仓股票,比如贵州茅台、顺丰控股、中公教育等走势较弱,拖累业绩表现。“近半年来,消费行业整体走势偏弱,基金组合整体表现不佳,组合内个别重仓股跌幅较大,错过了新能源等高成长高估值股票的大幅上涨行情。”王铁牛说。

    孙扬指出,交银瑞丰三年封闭混合保持中性略高仓位,基金组合整体表现不佳,个别重仓股跌幅较大,为家具家居、石油化工、食品饮料、教育、物流以及物业等服务业相关股票,前十大重仓股几乎跌幅惨重。

    记者注意到,错过高景气度行业、热门赛道都是杨浩和王崇在季报中反思的主要内容。那么,错过高景气度行业的原因何在,这是否反映出基金经理投研水平问题?

    王铁牛认为,如果基金本身是主题基金,那么基金经理坚守自己的赛道没有问题;如果基金不是主题基金,投资行业应适度分散,从长期角度看,基金经理坚持自己对投资风格、行业的选择也无可厚非。但如果完全错过高景气度行业,确实反映了基金经理和基金公司在行业研究方面存在一定问题。

    某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基金经理错过热门赛道其实不一定代表基金经理选赛道的能力不行,只要投资逻辑上知行合一就可以。从今年初白酒股的下跌可以看到,盲目追求热门赛道也不一定是好事。

    孙扬则认为,基金经理要有能力研究宏观经济波动,探究周期轮动时序,把握每次轮动的潮起潮落,错过热门赛道是其研究不足、数据分析能力不足的表现。

    集中抱团持股弊端凸显

    值得注意的是,王崇管理的三只基金前十大重仓股重合度极高,杨浩亦是如此。

    天天基金网显示,杨浩独自和参与管理的三只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几乎同时是海康威视、芒果超媒、视源股份、顺丰控股、美的集团、三环集团、中天科技、荣盛石化、顾家家居和绝味食品;王崇管理的基金前十大重仓股重合度也很高,其重仓股出现频率较高的是:荣盛石化、腾讯控股、海康威视、视源股份、绝味食品、中公教育等。

    集中持股或不仅是上述二位基金经理的“特色”,交银施罗德基金旗下其他基金经理也极其偏爱抱团持股。

    以韩威俊为例,他管理的五只基金:交银股息优化、交银消费新驱动、交银品质升级、交银策略回报以及交银内需增长一年持有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也几乎重合。

    对此,王铁牛指出,最近两年基金抱团集中在消费、医药、新能源、科技等大市值白马股方面。这种现象的核心判断还是在于价值判断,如果抱团股票价格已经远远超越其价值,不管是不是市场风口或热门赛道,长期看都会出现估值回归趋势。

    “虽然大市值白马股相对流动性较好,不过一旦出现黑天鹅事件,抱团股也会造成机构争相踩踏出货,散户割肉出局,并进一步加剧股价快速下跌,对于投资者造成较大损失。”王铁牛说。

    孙扬认为,基金抱团的弊端是,如果这些股票暴跌,会对抱团的基金带来严重的打击。因此基金投资还是分散为上,包括投资的行业要分散。

    某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抱团股出现意外事件时,可能会出现资金出逃的踩踏现象,对基金净值产生额外的损失。同时也需要提防抱团股获利了结的“抢跑”现象。因此在基金投资中,集中抱团持股须谨慎行事。

    另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抱团现象容易导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情形,“一旦市场风格变了,这个公司的业绩可能会出现集体下滑,反之也是一样。”

    针对二位名将投资失利、基金抱团持股等情况,记者给交银施罗德基金发送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尚未回应。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事件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评论
   第08版:评论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银行·新金融
   第14版:新金融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保险
   第17版:保险·信托
   第18版:资管
   第19版:资管
   第20版:资管
   第21版:区域·地产
   第22版:地产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家居·建材
   第28版:地产·家电
   第29版:医药·健康
   第30版:医药·健康
   第31版:物流·汽车
   第32版:游戏
   第33版:TMT
   第34版:TMT
   第35版:TMT
   第36版:TMT
   第37版:能源·化工
   第38版:能源·化工
   第39版:商业案例
   第40版:与老板对话
   第41版:车视界
   第42版:车视界
   第43版:车视界
   第44版:车视界
   第45版:快消
   第46版:快消
   第47版:快消
   第48版:快消
交银施罗德基金“三剑客”两人折戟 集中持股又踏空行情
过度依赖机构资源 太平基金难获基民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