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版:能源·化工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13日 星期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东方日升“换帅”:创始人回归能否扭转困境?

    本报资料室/图

    东方日升展示的光伏产品。

    本报记者张英英吴可仲北京报道

    全球光伏组件重要生产商东方日升(300118.SZ)“换帅”的消息扑面而来,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林海峰或再次回归掌舵。

    9月2日,东方日升发布人事变动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总裁谢健的书面辞职报告。谢健因工作调动原因,申请辞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其不再担任董事长、总裁、董事会战略管理委员会召集人职务,但仍继续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同时,孙岳懋接任公司总裁一职,林海峰、伍学纲被补选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东方日升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谢健将主要负责营销,也相当于降职了。另外,目前公司董事长一职空缺,重回董事会的林海峰能否通过后续选举胜出尚不确定。

    6个月内不得公开发行证券

    谢健不算是东方日升“元老级”的人物。

    2018年6月,其开始供职于东方日升,曾在道勤控股、平安证券及晶澳太阳能任职。2019年5月,谢健被聘任为公司总裁,一年后又在董事会换届中从林海峰手里接棒董事长一职。如今,谢健辞职后,将由曾在天合光能、晶科能源任职的孙岳懋接替其总裁一职。

    事实上,谢健在任职的一年多时间里,东方日升可谓“动荡不安”。

    受制于玻璃和原料涨价等因素,又不具有垂直一体化产能,东方日升的成本控制经受了前所未有的考验。2020年以来,其业绩频现亏损,并不尽如人意。

    2020年~2021年上半年,各报告期内东方日升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60.63亿元和83.3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65亿元和-0.91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35亿元和-2亿元。截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销售毛利率降至8.84%,电池及组件毛利率仅为0.74%。

    很关键的一点是,2020年发行可转债失败给了东方日升沉重一击。发行失败的原因在于,其在申请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债事项过程中,存在申请文件或信息披露资料相互矛盾或者同一事实表述不一致且有实质性差异的情形。

    为此,2021年6月24日,东方日升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根据《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八十一条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并同时采取六个月内(2021年6月18日至12月17日)不接受公司发行证券相关文件的监管措施。

    受此影响,东方日升公开发行融资暂时受限。而实际上,在竞争激烈的光伏市场中,光伏企业都是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和扩大产能,从而降本增效和保持战斗力。若公开发行融资受限,无异于战场厮杀过程中没了子弹。

    记者注意到,截至2021年一季度,东方日升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4.14亿元,到上半年期末已经变为-7.26亿元。同时,2021年上半年期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已逐渐接近70%。

    “卖卖卖”求生

    无奈之下,东方日升选择“断臂求生”,开启了“卖卖卖”模式。

    6月17日,东方日升公告将持有的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12.76%股权转让给成都康晖大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作价3.55亿元。

    6月30日,东方日升进一步转让电站资产,将持有的宁海新电电力开发有限公司、五莲京科光伏发电有限公司、铜鼓县铜升电力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湖北岚风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交易总价为5.79亿元。

    进入8月,东方日升还转让其持有的控股子公司江苏斯威克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威克”)的控股权。东方日升持有斯威克62.08%股份,通过转让52.49%后将变身为后者的参股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斯威克是光伏胶膜生产商,在光伏胶膜市场排名第二,属于东方日升的优质资产。2020年5月,东方日升曾计划将斯威克分拆于创业板上市。如今,走到出售地步,业内人士为之惋惜,也有股东声讨反抗“贱卖”。

    不过,东方日升人士告诉记者,不存在“贱卖”。叠加发行可转债事项受到影响,斯威克实现尽快上市基本没有希望,出售控股权希望回笼资金,聚焦主业。此外,目前竞争对手已经实现上市,融资优势逐渐突出,市场存在不确定性。

    记者还注意到,东方日升方面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上述电站资产和斯威克控制权转让业务产生的收益将计入公司三季度经营业绩中。

    由此看来,高层人事变动或许仅仅是东方日升逆境之中的自我调整。

    但近期东方日升并非首次发生人事变动。7月21日,东方日升董事、副总裁、战略管理委员会委员黄强辞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作为公司的重要技术负责人,黄强曾是东方日升推动新一代光伏电池技术HJT(异质结)的重要倡导者。在资本市场上,异质结概念此起彼伏,对外其也是东方日升的一个“标签”。然而,记者采访获悉,考虑到光伏电池TOPcon的成本优势,东方日升也在储备该电池产线的扩产。

    当然,尽管东方日升在垂直一体化趋势竞争中成本优势不明显,且融资频频“碰壁”,但是其在全球光伏组件出货排名的地位并未发生明显变化,仍位居第七名。此外,其收购聚光硅业多晶硅项目,一期1.2万吨产能目前已进入标准化生产,并实现出货。

    不过,这并不代表东方日升可以高枕无忧。一个趋势是,目前光伏组件竞争格局日渐向头部企业集中,2022年多晶硅暴利也将逐渐消退。而那时,东方日升创始人林海峰能否稳住多年打下的“江山”,这显然仍是需要直面的问题。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事件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评论
   第08版:评论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
   第13版:银行·新金融
   第14版:新金融
   第15版:新金融
   第16版:保险
   第17版:保险·信托
   第18版:资管
   第19版:资管
   第20版:资管
   第21版:区域·地产
   第22版:地产
   第23版:地产
   第24版:地产
   第25版:地产
   第26版:地产
   第27版:家居·建材
   第28版:地产·家电
   第29版:医药·健康
   第30版:医药·健康
   第31版:物流·汽车
   第32版:游戏
   第33版:TMT
   第34版:TMT
   第35版:TMT
   第36版:TMT
   第37版:能源·化工
   第38版:能源·化工
   第39版:商业案例
   第40版:与老板对话
   第41版:车视界
   第42版:车视界
   第43版:车视界
   第44版:车视界
   第45版:快消
   第46版:快消
   第47版:快消
   第48版:快消
东方日升“换帅”:创始人回归能否扭转困境?
风电“价格战”愈演愈烈 行业进入淘汰整合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