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银行·新金融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20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资本金、不良率皆承压 安徽多家农商行定增补血

    本报记者郭建杭北京报道

    用于支持化解地方中小银行风险的2000亿元中小行专项债接近使用完成。尽管该专项债覆盖19省,且涉及其中的几百家中小银行中以农信系统银行占据九成,但国内近4000家的农信机构中,尚有部分不在覆盖范围内但需要补充资本金的农信机构。

    近日,安徽枞阳农商行拟定增2亿股。截至2021年6月底,该行不良率为8.91%。包括安徽枞阳农商行在内,2021年安徽省已有8家农商行提交了定增申请,分别为安徽霍山农商行、安徽含山农商行、安徽叶集农商行、安徽颍上农商行、安徽怀宁农商行、安徽舒城农商行以及安徽凤台农商行。

    梳理以上农商行的定增申请书可看到,8家农商行的不良率全部高于商业银行2%的不良率监管警戒线,部分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等指标不符合监管要求。

    根据各家的定增申请,均要求“认购方在认购新股份的同时,需另行出资购买银行不良资产”。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农商行发布的拟认购对象中,出现了地方国资的身影。

    地方国资入场

    随着净利差与净息差水平呈下降趋势,未来不可避免要面对息差空间缩窄的挑战。

    根据证监会披露安徽枞阳农商银行定增申请说明书,“该行拟定向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20000万股(含2000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0000万元(含20000万元),发行价格为人民币1.00元/股。”

    根据枞阳农商行公布的财务数据,2020年营收2.42亿元,净利润同比下滑75.05%,为1423.14万元。根据枞阳农商行的定增计划,“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以传统业务为主的利息净收入。2019年度、2020年度、2021年1~6月,公司利息净收入分别为33982.48万元、23902.54万元元、12406.99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注的比重分别为98.89%、98.68%、95.84%。报告期内,利息净收入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

    然而,随着净利差与净息差水平呈下降趋势,未来不可避免要面对息差空间缩窄的挑战。

    安徽枞阳农商行提出的应对方式是,“调整经营策略,强化市场营销,提高产品议价能力,大力拓展存贷业务,加强成本精细化管理,加快综合化经营步伐,多措并举努力实现存贷业务、中间业务和金融市场业务协同并进,力争净息差保持平稳”。

    目前,枞阳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为国有企业,安庆发投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持有公司5000万股,持股比例9.97%。已确定的发行对象中,也有两家国资背景的企业。

    其中,枞阳县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为地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枞阳县水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为国有公司。上述发行对象认购股份后,合计持有申请人股份19.95%,将成为申请人并列第一大股东。

    对于枞阳农商行的定增申请,证监会官网目前已披露反馈意见,要求该行就核心监管指标不达标、业绩下滑、客户集中度高等问题补充说明。

    同时,监管层也关注到拟认购对象同为国资的问题。证监会反馈意见提到,“上述发行对象认购股份后,合计持有申请人股份19.95%,将成为申请人并列第一大股东”“上述2名发行对象是否构成一致行动关系”等。

    梳理在发布定向发行计划时未确定发行对象的农商行可以看到,霍山农商行暂未确定发行对象,但要求另行出资0.42元认购不良;怀宁农商行截至定向发行说明书出具日尚未确定发行对象,但也要求须按照认购股份数量的0.6倍金额置换该行的不良资产。

    根据此前已完成的定增结果来看,就有其他商业银行、国资平台或国企参与认购的情况。

    耒阳农商行在定增计划中,确定了发行对象2名。其中,湖南湘江新区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认购3000万股,衡阳弘湘国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认购1亿股。

    对于本地国资入股农商行的情况,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金融与财务管理系杨长汉教授告诉记者,“地方国资与本地农商行相互比较了解,有利于减少地方国资与本地农商行的信息不对称、提高农商行增资成功的可能性。地方国资对当地经济金融状况比较熟悉,可以更好地监督和支持本地农商行发展。地方国资入股本地农商行,同在当地,有利于当地政府部门协调监管。”

    但同时也认为,“地方国资成为本地农商行大股东,容易产生关联交易,需要加强关联交易监管。同时,本地农商行基于本地国资大股东地位,农商行业务具有向本地国资大股东集中的倾向,需要加强业务集中度监管。而且,本地国资的实力直接影响入股农商行的资本规模、结构、质量,进而影响所入股农商行的业务发展”。

    农商行从业者认为,地方中小银行在未上市之前,由于区域限制、退出方式等原因,大额资金方并不好找。除经济发达地区、一线城市外,大部分地区的大型企业或机构的数量比较有限,因此,地方国资成为农商行最有可能找到的认购方。

    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定增是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重要方式,但这也同时说明城商行和农商行驱动盈利增长的模式亟待改进,盈利对资本内源补充的支撑力不够。”

    值得注意的是,枞阳农商行多项监管数据目前尚未达标。截至2021年6月30日,安徽枞阳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5.00%、5.00%、5.00%,均未达到监管要求大于等于10.5%、大于等于8.5%、大于等于7.5%的规定。

    高不良困扰农商行

    农商行定增与不良资产搭售,容易产生资本金、贷款、不良资产之间的关联隐匿交易,隐藏金融风险、转移金融风险,最终对农商行、增资股东、金融监管部门都有不利影响。

    目前,安徽省共有83家农商行。其中,马鞍山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在排队IPO中。数据显示,亳州药都农商行不良率为1.52%,马鞍山农商行不良率1.47%,为拟IPO农商行中不良率最高的两家农商行。

    事实上,安徽省提交定增计划的多家农商行均面临高不良率的困扰。

    根据披露的信息可知,颍上农商行不良率为4.59%,含山农商行不良率为2.57%,叶集农商行不良率为2.28%,霍山农商行不良率为3.53%,凤台农商行不良率为4.97%,舒城农商行不良率为3.97%,怀宁农商行未披露不良率数据。而近期提交定增申请的安徽枞阳农商行不良率为8.19%。

    银保监会在今年5月发布的2021年一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农商行整体不良率为3.7%。

    在农商行整体不良率普遍高于其他商业银行的背景下,提交定增申请的多家农商行中,不良情况并不乐观。

    根据公布的数据可知,安徽枞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在过去两年下降明显,但仍是安徽省8家定增农商行中最高,2019年、2020年、2021年1~6月,枞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65%、12.94%、8.91%。

    对于不良率高的原因,安徽枞阳农商行解释为,“由于本行主要面向三农经济、中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整体风险较大,同时由于本行处于经济欠发达地区,贷款客户经营风险较大。公司不良贷款率主要受公司不良贷款和贷款总额规模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安徽枞阳农商行在此次定增计划中,也要求认购方同时认购不良资产。定增计划显示,“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须承诺每认购1股另行出资0.75元用于购买该行不良资产”。

    对于定增搭售不良资产可置换出的不良规模,枞阳农商行认为,“通过本次增资扩股,预计可以置换15000万元不良贷款,可以进一步降低公司不良贷款率,提高公司资产质量。”

    对于目前多家农商行在定增的同时要求认购方认购不良贷款,杨长汉认为,“很多农商行定向增发股票时附带要求认购方同时认购一定比例的不良资产,这是农商行化解不良资产的权宜之计,甚至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

    同时,杨长汉指出农商行化解不良资产的“正道”是:加强信用风险管理,提高信贷资产质量,强化贷前贷中贷后管理,控制不良资产的产生。一旦产生不良贷款,应该积极控制不良贷款迁徙率,降低呆坏账的比率。最终不能消化的不良资产,也应该积极采取合规的市场化的资产处置办法予以处置。

    农商行定增与不良资产搭售,容易产生资本金、贷款、不良资产之间的关联隐匿交易,隐藏金融风险、转移金融风险,最终对农商行、增资股东、金融监管部门都有不利影响。

    另一家不良率达到4.97%的凤台农商行,则面临单一客户授信集中度高的问题。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1~9月,凤台农商银行单一客户授信集中度分别为23.69%、67.32%、64.42%,明显高于监管要求。

    当时证监会在审核中要求凤台农商行补充说明报告期各期单一客户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单一客户授信集中度高于监管指标要求,说明公司是否存在被相关监管部门采取行政处罚的风险。

    对于目前不良率较高的原因,怀宁农商行解释称,“由于怀宁农商行前期偏离‘支农支小’市场定位,发放大量大额贷款,内部管理、风险防控不力,造成存量贷款风险较大;另外,怀宁农商行主要面向三农经济、中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整体风险较大,同时由于怀宁农商行处于经济欠发达地区,贷款客户经营风险较大。”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经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评论
   第05版:封面故事
   第06版:封面故事
   第07版:快消
   第08版:快消
   第09版:金融
   第10版:银行
   第11版:银行
   第12版:银行·新金融
   第13版:新金融
   第14版:保险
   第15版:资管
   第16版:资管
   第17版:区域·地产
   第18版:区域经济·地产
   第19版:地产
   第20版:地产
   第21版:地产
   第22版:家电·物业
   第23版:医药·健康
   第24版:医药·健康
   第25版:TMT
   第26版:TMT
   第27版:TMT
   第28版:行业观察
   第29版:TMT
   第30版:旅游·物流
   第31版:游戏
   第32版:能源·化工
   第33版:车视界
   第34版:车视界
   第35版:车视界
   第36版:车视界
   第37版:特刊
   第38版:特刊
   第39版:特刊
   第40版:特刊
   第41版:特刊
   第42版:特刊
   第43版:特刊
   第44版:特刊
   第45版:特刊
   第46版:特刊
   第47版:商业案例
   第48版:与老板对话
利率下行 消金遭遇获客盈利双重挑战
资本金、不良率皆承压 安徽多家农商行定增补血